第12章 请安日忽起波澜(下)

作品:《四爷心尖宠(清穿)

    第十二章请安日忽起波澜(下)

    武格格紧攥着手,心底有些焦急。

    她可不想齐悦就这么无事度过了。

    因为昨天下午的事,武格格一整晚都没怎么睡,只要她闭上眼,脑海中就会不由自主得浮现出四阿哥亲手扶齐悦的画面来,他们越亲近,武格格就越愤恨。

    以前在宫里,她就不怎么被四阿哥待见,一年到头也没几回侍寝。等出宫分府之后,四阿哥更是一次也没去过她的屋子,若不是有齐悦这个未承宠的对比着,恐怕她在府中的待遇和几个侍妾都差不多了。

    可是就这么寸,家宴上福晋提了一句,四阿哥就看中了齐悦。如今眼见得齐悦也起来了,武格格哪里忍得住。

    她不敢恨福晋李格格这几个,那是原本就比她得意的人,可齐悦,算什么东西,先是抢了她的院子,现在又要抢自己的恩宠了吗?

    若是被她踩到头上,武格格心里就似蚂蚁啃噬一样痛苦。

    一想及此,她便突然心头一转,想到个毒计来,她便忍不住故意咳嗽了一声,装着不舒服起来。

    福晋果然看了她一眼,武格格不得宠,在后院一向不被她放在心上。这个时候就做着大妇贤惠得关切了一句:“武格格这是怎么了,身上不舒服就说一声,让人去请个大夫看看。”

    武格格见福晋关怀,众人目光看向她,心底暗喜,忙用手捂着胸口虚弱无力道:“多谢福晋关怀,奴才没有什么事,咳咳。”

    李格格不敢和福晋顶嘴,不能给齐悦没脸,可撒气在武格格身上还是有胆的,便阴阳怪气了一句,“福晋这是好心,武格格有什么病就直说,隐瞒什么呢?”

    福晋扫了一眼李格格,收敛了笑容,语气也有些生硬起来:“巧惠,去叫个大夫来给武格格看看。”

    武格格忙慌张得阻止,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齐悦,又怯生生道:“倒不用大夫,奴才这倒不是病,只是因为昨晚上颇为吵闹,奴才睡梦中时常被惊醒才导致的。”

    “睡不好?我怎么记得武格格是和齐格格住一个院子的吧。莫非——”李格格笑得古怪,意有所指道。

    屋子里除了丫头外都不是小姑娘了,自然听得懂武格格的话。

    武格格前段时间都还好好的,怎么就这几天睡不好了?再一联想到四阿哥这几天去了齐格格处,众人眼神都古怪起来。

    啧啧啧,武格格这招狠啊。

    这话一传出去,那是指着齐悦的鼻子骂她放荡呢,齐悦这辈子都别想翻身了,实在是狠,只是手段未免也太粗鄙了。

    齐悦表面上气的发抖,内心却在为武格格疯狂鼓掌,不枉她刚才在武格格面前数十次地抚摸首饰,总算是等到她出手了。

    这段时间相处她早把武格格摸透了,那就是个银样镴枪头,外面看着凶,其实里面一点都不中用,只会耍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今天这出,是既在齐悦意料之外,又在她的意料之中。

    她没等福晋说话,将茶盏一把摔在地上,黑着脸高声反问武格格道:“武格格话还是说得明白些好,我怎么听不懂?”

    “昨天晚上我可还见着武格格精神奕奕的打扮呢,怎么今天早上就虚弱咳嗽了?我们院子虽然是小,可到底还是有房子隔着,也不知武格格的耳朵有多尖,都能被这吵醒,怕是夜里耳朵贴着墙听的吧。”齐悦似乎气狠了,直接开口讽刺道。

    “你——”武格格涨红了脸看向福晋,委屈道:“福晋,您看看齐格格,这也太没规矩了······”

    齐悦开口嗤笑了一声,打断她的话道:“也不知是谁没规矩,昨儿主子爷来院子里,武格格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在爷踏进院门口的时候慌慌张张跑出来,差点撞到爷怀里去,啧啧啧。”齐悦鄙夷得停住了口,让大家自行想象以下画面。

    不就是编瞎话嘛,她也行。反正院子里就那些人,有能耐当面找四阿哥问去。

    武格格被这句话堵在当中,羞愤之下站起身跪在堂前道:“福晋,齐格格欺人太甚,您要给奴才做主啊。”

    唉!蠢货!

    屋内的众人齐齐感叹了一句。

    连几个侍妾都知道福晋最恨有人勾搭四阿哥,光看她对李格格的辖制,就知道那表面上的贤惠只是糊弄人而已。

    如今武格格被齐悦这么一挤兑,不赶紧在声音上做做文章,倒把注意力盯在了什么规矩上,岂不是默认了自己昨晚确实是故意的。

    福晋还能饶了她?

    自己主动挑了头,还找福晋做主,也不想想福晋肯不肯,她脸上笑得像个菩萨,心眼却小着呢。

    果然,福晋虽然面色如常,看向武格格的眼神依旧温煦,但声音却带着一抹威严和不容置疑道:“齐格格年轻,小人家的一时受了委屈气愤下才这样,武格格,你比她年长,应该让着点她。倒是武格格,入府这么久了还不如齐格格懂事,你既然身上不舒服,那就回屋里歇几个月吧。”

    “至于齐格格,”福晋转头看向齐悦,见她面上依旧愤恨不已,看着跪在地上的武氏眼睛都能冒出火来,福晋心里笑了笑,面上的笑容也更真诚些,若说武格格愚笨,那在她看来,恐怕这齐格格也没差她多少。

    连装也不会,就这么明晃晃得和武格格顶起来。

    福晋心里松了口气,就这样的格格,得宠了也能轻易对付,不算什么麻烦。

    福晋沉吟一番,开口道:“齐格格的脾气也太躁了,这样吧,齐格格回屋去抄写几卷经书,好磨磨你的性子。”福晋看着瘫倒在地还欲辩解几分的武格格,头痛得揉揉太阳穴,干脆利落地解决了这场闹剧。

    这话说出来,武格格心就凉了半截,浑身的力气仿佛破了的气球,尽数泄走。

    她听得明白,福晋这哪是让她歇息,这是要把她禁足!

    福晋就这么维护齐格格?她望着福晋走出门口的背影,眉宇间满是不可置信。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