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见失势众人踩低

作品:《四爷心尖宠(清穿)

    第十三章

    宋格格在后院一向是紧跟着福晋的步伐,见着福晋离开,她冲着众人笑笑,也抽身出了门,不打算招惹事端。

    李格格则是看了场好戏,自然也心满意足得走了。

    只留下齐悦与武格格并两个侍妾留在原地,武格格是腿软瘫倒在地走不动,侍妾们是不敢比格格们先走,而齐悦留下呢,是为了把自己张狂的形象描写得更完美一些。

    只见她趾高气昂得走到武格格面前,低头不屑扫了她一眼,开口道:“武格格,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别耍小聪明。你以为吴成算撂挑子我不知道原因?你以为针线房磨蹭我不知道内情?哼,不过是因为你入府伺候爷的时间长,看在爷的份上,我多少忍耐你罢了。”

    “没想到我百般忍耐反而助长了你的气焰,还敢当众诬陷我。怎么?难道你还以为我会和之前一样乖乖默认?我劝你呀,别把人当傻子看。人在做,天在看,这次福晋是松了手,下回再招我,”齐悦眼中尽是嘲弄之色,语气冰冷道:“你摸摸你的脖子上,有几个脑袋。”

    撂下狠话,她这才带着云莺走出正院,看着两个侍妾吓白了的脸蛋,齐悦心里摇头,太张扬了,自己这样的做派,妥妥的后宫大反派呀。

    可是,真的好爽啊哈哈哈哈哈ㄟ(≧◇≦)ㄏ。

    她就喜欢正面怼,看着她们又恨自己又干不过自己的样子,开心得今天能吃三碗饭。

    反正她是妾,又不走贤良淑德路线,她走得是以色侍人嚣张跋扈的那种,要是有人明摆着陷害自己,她还圣母似的原谅,那她得就是脑子进水,膈应死了。

    武格格她既然敢站出来陷害自己,那就应该知道事情失败后要承担的后果。

    俗话说的好嘛,出来混,总有一天是要还的。

    齐悦心里想着,也不知道自己有朝一日是不是也会还。不过到那时,她一定不会像武格格这样软弱被动,再不成了享受了几年好日子,干脆点拿根绳子吊死拉倒,还痛快。

    一路上想七想八,等回到院子里的时候,雀儿已经得信慌忙站在院门口等了。

    1云莺看她这个样子就不争气得训了一句:“慌什么,你这个胆子呀,还真和格格给你取的名字一样,雀大点的胆!”

    雀儿见齐悦面色如常,才放下悬着的心,迎着齐悦进门道:“还不是他们传得吓人,说格格被福晋训斥了,说得可吓人了,我是担心格格嘛。“

    云莺往地上啐了一句,“呸呸呸,别胡说,咱们格格可讨福晋喜欢了,怎么会被训斥,你这又是哪来的消息。。”

    见雀儿往门外一指,云莺嘲弄道:“原来是他,吴成算这回可是打错算盘了,被福晋训斥得压根不是咱们格格,是他一直拼命讨好的武格格呢。”

    云莺心底一阵快意,眼见得武格格被禁足,吴成算肯定也讨不了好去,该,就说他这势利眼早晚讨不了好。

    吴成算还靠着院门口庆幸呢,刚刚齐悦进来他也没出声,就怕引火烧身。

    他得意得笑笑,多亏自己跟了武格格,早早就把齐格格撇开了,小顺子消息还真灵。

    吴成算没等多久,过一会功夫就瞧着武格格跟银杏挪步过来,身后还跟着两个手里捧着东西的小丫头,面生,头上也没戴首饰,但是衣服穿得是秋香色,这是福晋院子里下人常穿的。

    吴成算忙迎了过去,脸上笑着奉承:“格格可算回来了,奴才给您打了热水,这会子正合用呢。”

    武格格没做声,苍白着脸靠着银杏就略过了吴成算进了院门,脚步匆匆,还用手帕子遮挡着脸。

    那后面跟着的丫头看着她们踉踉跄跄的背影,就小声跟边上的嘀咕了一句:“武格格这会子可不着急要热水,人家往后呆房里凉快着呢。”

    另一个稍瘦些的就忍不住笑出声来,边笑还边啐她:“你也太刻薄了,好歹是格格呢。”

    “格格又怎么了······”那丫头看了看吴成算,收住了话语,“算了算了,咱们进去吧。”

    那两个丫头在外面整整衣裳,才进了院子。先是去了齐悦屋子里,没敢端着福晋院里丫头的架势,而是客客气气得把福晋挑选的一本佛经奉给齐悦,瘦些的恭敬道:“传福晋的话,请齐格格用心抄录。”

    又去了武格格屋子里,把福晋的训令交代一番,这才携手走了。

    剩下个吴成算在外面是彻底傻了眼,怎么?

    被训斥的不是齐格格?难道是武格格?

    他有些没精打采的,等武格格叫午膳时,出发也不如往常的脚步快。

    等到了膳房时,正好遇见了替齐悦提膳的王福来。

    这小子现在阔气了,进膳房也不似以前那样低头哈腰的问好请安,反倒是内里的一众小太监专门和他搭腔说笑,瞧着比在自己家还自在呢。

    王福来进了膳房,总管太监这档他是见不到的,跟着给副总管问个好,就被他那位把兄弟杜太监拉走了。

    红木桌上摆着四个大大宽宽的食盒,前面三个已经装满了还没人拿,第四个装了一半,他有些疑惑的看向杜太监,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杜太监看出了他的疑惑,用嘴巴努努,“傻了吧,告诉你,别看前两个已经装满了,可那要不按时间拿,等提回去味道就没刚出来好吃了。齐格格这份正好烧完,你提走回去齐格格正好能吃上热乎劲,算弟弟我照顾你吧。”

    王福来朝他比个大拇指,怪道说账房膳房针房是水深王八多。

    这里面的道道要不是杜太监说清,凭他是想不到的,哪有先出头的反而不是最好的道理呢。

    话刚说完,那道现烧的荤菜就装了盘放置在食盒中,杜太监又额外添了一道奶点心,这玩意难得,他留的也不多,这回是全孝敬给了齐格格。

    王福来承他的情,今天得了他的恩惠,以后要是杜太监有事相求,那他就得扶一把,不然当着膳房这么多人的面,他是要被骂忘八的王八蛋的。

    这个点差不多是午膳的功夫,李格格和宋格格身边的太监很快就提上食盒走了,两位格格地位比齐格格高,下人自然也比王福来有面子,都是膳房里巴结讨好送过去的,没让他们拎着。

    王福来提上东西走出去,正好迎上一脸倒霉相的吴成算。

    他没多嘴,这会膳房里多的是看好戏的,没必要生事,冷着脸就走了。

    吴成算倒看着他黑了脸,没用啊,这小兔崽子压根不理他。

    他忍忍气,挤出一脸笑来冲着杜太监哈腰道:“杜哥哥好,不知道武格格的膳食有了没有。”

    杜太监和王福来亲近不假,但那是他特意笼络的,跟吴成算可没这个好性子。

    他不耐烦道:“膳房里现在忙着给福晋做素斋呢,大格格中午又点了份甜品,紧赶慢赶得忙着她们两位呢,哪有功夫空出手来?”

    吴成算苦着张脸,他知道杜太监的意思,这是拐弯抹角找他要好处呢。

    可武格格今儿打发他出门没给赏银啊,如今让他自己出这份银子,他又舍不得。

    只能恬着脸求道:“杜爷爷,算我求您了,多少从其他人里先挪一份吧,我们格格早上就没吃多少,这会子不送过去,饿坏了可怎么好呢?”

    杜太监笑了笑,“多新鲜呐,你这是让我们放着福晋和大格格不伺候,专门给武格格做菜?行啊,要是等不及,你让武格格请主子爷下个令,专门拨给她一个师傅做岂不好?要是请不来啊,您就让她等着吧。”

    说完,他收拾了下桌子,理也不理吴成算,径直就走进了里间屋子。

    旁边几个小太监隐隐以杜太监为首,见他不出面,自己也收拾了家伙,或坐或站的聚在一起闲打牙,就是没一个指点他的。

    剩下吴成算在膳房足足等了半个时辰,实在是熬不住了,隔着门求杜太监道:“杜爷爷,都这会子了师傅们也该忙完了吧,武格格好歹也是个格格呀。”

    杜太监这才端着盘子出来,还假模假样地冲吴成算道歉:“实在是对不住,大师傅说了,武格格的菜早就好了,不知道哪个淘气的耍坏搁在一边也没放进去,来,抬走吧抬走吧。”

    吴成算这才拿着食盒回了院子,小丫头银果见他来还抱怨呢,“怎么这么迟,格格都快生气了。”

    他没答话,等到了屋子里拿出菜来,银杏生气道:“这是什么菜,油得油,面得面,这叫格格可怎么吃。”

    武格格也瞧着生气,看着吴成算,语气硬邦邦的,“这是怎么回事?”

    吴成算噗通一下就跪下了,脸上为难得回道:“回武格格话,膳房那群人您还不知道哇,都是跟红顶白的势利眼,眼瞧着您被福晋禁了足,都换了风向巴结齐格格去了。就这还是奴才千求万求求来的呢。”

    武格格傻了眼,和银杏对视一眼,心里越发苦闷,撂下筷子就赌气道:“我不吃了。”

    银杏劝了劝,可武格格这回气性大,她也劝不动。只得端了饭菜回到小厢房里,将菜式用小茶炉热了一热,同银果分着吃了。菜里油些对主子们说是吃不下,可对她们丫头来说,就算是不错的了。

    吴成算守着院门眯着眼,心里头打算盘,眼见着武格格这头是不成了,自己该不该从破船上早早脱身呢。

    他瞅瞅西边屋子,陷入了深思之中。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