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请安日忽起波澜(上)

作品:《四爷心尖宠(清穿)

    第十一章请安日忽起波澜(上)

    “爷,您看这个······”苏培盛有些吞吞吐吐,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四阿哥瞥了他一眼,有些不耐烦道:“想说就说。”

    苏培盛这才大着胆子屈手指了指四阿哥腰间的荷包,为难道:“您等会还要去福晋那呢,这个荷包是不是该收起来。”

    他今早看到四阿哥系这个的时候差点以为伺候丫头发昏了,给主子爷戴错了荷包,后来琢磨琢磨才明白,丫头哪有这么大胆子呀,十有八九是齐格格自己绣的。

    格格们争宠手段他是见得多了,也没什么稀奇的,可等会四阿哥去福晋那,要是福晋问上一句两句的,自己说了得罪齐格格,不说得罪福晋,两头都是个死哟。

    见着四阿哥这会心情好,苏培盛趁着机会才提醒了一句。四阿哥顺手就解下了腰间那个红鸟荷包,在指间摩挲把玩着,他沉吟一会吩咐道:“书房里不是有个八宝浮雕盒,把这个放进去吧。”

    苏培盛有点愣,那可是四阿哥生辰娘娘特意送得嵌八宝浮雕八棱木盒,每面浅浮雕雕刻一件宝物,雕工精细,材质金贵,这可是了不得的宝贝,用这来装齐格格的荷包?

    他手脚麻利得把东西放进木盒中,心底却为此暗暗震惊。

    ······

    另一边,小院里,齐悦送走了四阿哥,这才长吸一口气,接下来说不定就要上战场了。

    她复又回到梳妆台前,手里摩挲着福晋赏了几件首饰,动作有些犹豫。

    其实她今天是想打扮得稍微浓艳一点的,好在福晋面前表现得略无脑些,做个一得宠就忘行的小宠妾,这样可以苟得长久一些。

    只是四阿哥今早兴起,给她装扮之后,这条路子算是没法走了。

    正烦恼着,就看小丫头雀儿偷偷摸摸跑进来禀告道:“回格格,武格格带着丫头已经出门了,穿得好素净呢。”

    齐悦不用想也能才猜到武格格打得什么主意,指定是昨天丢了脸,今天想打扮憔悴些好让院子里看看,齐悦有多欺负她呢。

    诶?欺负?

    齐悦将这两字嚼了嚼,突然眼睛一亮。

    多谢武格格啊,这哪是故意陷害她,这摆明是帮了她一把嘛!

    虽然她今天打扮上不能走无脑路线了,可她可以从行为上表现出来呀,有武格格亲身作证,福晋她们更不会怀疑什么。

    齐悦这下也不犹豫了,叫过云莺就往福晋正院赶去。

    她们的小院离正院远,要走上好一阵,等齐悦到了时,东边请安的屋子里人都已经到了。

    见她进来,众人齐刷刷地转头看着她。

    李格格登时表情就不太好,只是想着昨天春华在她面前的那一番话,才把已经到喉咙口的嘲讽咽回到肚子里,闭上眼睛假装压根就没看见齐悦,一点也不搭理她。

    这一腔做派倒是让屋子里的其他两个格格并侍妾感到意外,尤其是武格格。

    她那时初承宠的时候,虽说都是格格,可李氏更得宠,在请安时可没少难为她,怎么今天转了性子。

    同样意外的还有福晋。

    屋子里本来福晋这会还不慌不忙得品着茶呢,守着堂子的丫头巧惠就偷偷上前禀告了这桩事情。

    福晋脸上带着诧色,“李格格没闹?”

    巧惠低着头,“确实没闹起来,连话也没说上一句呢。”

    “嗯,知道了。”福晋沉声道,心里对李氏的戒备反而又上了一层。

    这不像她以往的性子啊,从宫里到府里,福晋和李格格相处了好几年,互相的性子早摸透了,往常这会请安准会牙尖嘴利刺上几句,怎么这回安静了。

    因为这件事,福晋便没有故意耽搁太长时间,整理完约一刻钟就带着丫鬟们出来了。

    “奴才给福晋请安,福晋吉祥。”众人忙蹲下来行了礼。

    福晋坐在上首,目光先扫视了一圈,见底下六人都安分得低着头,才满意得开口叫起:“嗯,都坐吧。”

    福晋先点了齐悦的名字,“如今齐格格也伺候了主子爷,往后可要更加尽心。”

    齐悦忙起来又行礼领训,态度表现得很是恭敬,“是,奴才一定尽心尽力伺候主子爷。”

    福晋挥挥手让她坐下,余光却一直看着李格格,发现她只低着头不说话,眼眸越发深沉。

    说起来,比起新承宠的齐氏,如今安静了的李氏反而更让她戒心。

    看来还是得再加一把火,福晋心里想着。

    她的面上越发显得柔和,笑眯眯的菩萨似得开口又道:“嗯,这样就好,如今爷膝下子嗣稀少,我还指望你们能多为爷开枝散叶呢。”

    这话一说出来,齐悦还没什么,宋格格的脸色倒苍白了几分,觉得福晋这句话像刀子一样割在她心里,几欲呕出血来。

    她手用力掐了几下大腿,借着疼痛才把神定了定。要是这个时候闹出事情,福晋准饶不了她。

    多亏这时候李格格开了口,大家注意力全集中到了她那里,宋格格才借着喝茶把脸色缓解过来。

    “福晋这话说的是,奴才们一定好好记住——”李格格拖长了音,右手有意无意得摸摸自己肚子,面上掩饰不住的得意,显然是在炫耀自己的功劳。

    福晋脸上没有太大变化,她似乎没听出来李氏的意有所指,“这样就好,我就放心了。”

    “对了,最近大格格身上可好,夏日炎热,李格格要照顾得仔细些,可别让大格格中了暑气。”

    这是福晋每次请安必定询问的话,大格格是四阿哥目前唯一的子嗣,福晋在她上面还是显得自己很重视的。

    李氏闻言有些不自在的收回了手,挪了挪身子正襟危坐道:“多谢福晋怜爱,奴才和奶嬷嬷一直留心看着呢。”

    “嗯,大格格身子弱,你们要好生照顾些,到时候我在爷面前给你们请功。”福晋一副慈母心肠,看得齐悦却有些难受,她哪里看不出来,福晋这是拿着孩子威胁李格格呢。

    她垂下眼皮,心里思度着若是自己将来有了孩子,若是福晋也这样早晚以嫡母自居时时敲打,她可不能忍。

    那边李格格恭谨得听着,却心里头暗恨,就因为自己是个格格,所以福晋每次询问起大格格都当她是奶娘下人一般,让她倍感屈辱。

    明明是自己的孩子,偏搞得像是福晋生得。

    李格格对侧福晋之位越发迫切起来,只要做了侧福晋,自己就是名正言顺的主子了!春华说得对,她现在最该的就是怀上一个小阿哥。

    福晋敲打了一顿李格格后,就不再开口了,余下几个格格她可没心思一一说话,手上就端起了茶,这是要散的意思了。

    这样看来,似乎今天的请安,真的就要这么风平浪静的过去了。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