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十二、天外白云城3

作品:《[西叶]执剑人

    这夜西门吹雪依旧在甲板上值夜,早起依旧在舱里补眠。

    叶孤城次日起身,船上的伙计先给他送了净面净手的水,后给他送来一个托盘,内有一盘鱼肉,一碗白饭,一壶清水,一个空杯,还有一碟腌梅。

    小伙计笑嘻嘻的:“昨晚路过小岛,给船上补充了物资和淡水,我在浅水钓到了龙趸,鲜鱼放不久,东家让清蒸了给西门大侠吃,感谢西门大侠夜里帮忙。这是西门大侠说城主喜欢鱼,让另外留下来,等早上做给城主的。”

    经海盗来袭一折腾,现在货船上下都知道搭船的是白云城主了,船东使了眼色,连伙计对叶孤城也格外客气;至于这“西门大侠”,叶孤城听着还真不习惯。

    龙趸是广府、潮汕一带都很喜欢吃的鱼,算是海鲜珍品,一条有十多斤重,说是送给西门吹雪吃,估计当天值夜的伙计都跟着沾光了。如此新鲜的龙趸没有腥味,在海上只用海盐略加姜丝清蒸,鱼肉雪白晶莹,清澈鲜甜,令人食指大动。

    给叶孤城送来的鱼肉已经均匀切片摆在小盘子里,薄薄的一盘全是最肥美鲜嫩的腩肉。哪怕十多斤的龙趸,也只能切出一斤多的翅位鱼腩,整整齐齐给他留着。叶孤城知道沿海老乡爱吃龙趸的,一盘整鱼上来鱼腩总是最先抢光,西门吹雪明说给他留着,暗地里不知道遭了多少腹诽。

    叶孤城点点头,让小伙计进了舱房,把托盘放在他的小炕桌上。

    他起身晚,这时辰吃正餐也没有什么不妥。叶孤城执了筷子,就着白饭勉强吃了几片鱼肉,他慢慢喝了一盏水,含了一枚腌梅压住喉中腥味。

    闻着鱼香,大橙子在舱房探头探脑,然后老实不客气地迈着猫步走进来,蹲在炕桌边上,眼巴巴地盯着叶孤城的动作。

    叶孤城抚了抚它的圆脑袋。这鱼身上最好的一块肉给猫吃是可惜了了,可这也是他唯一的办法。

    他把雪白少盐的鱼肉挑出来放在一边,看大橙子埋头啪叽啪叽地咬着,吃得糊鼻子上脸,快把舌头吞了,连头都顾不上抬。

    这个毛色的猫饭量可真不小。它吃好了就自己给自己洗脸舔毛儿,倒是个慢性子、干净主儿。

    叶孤城在猫头上敲了几下,作势吓唬猫,把大橙子轰出了舱门。

    西门吹雪进来的时候,他正悠闲地含着梅子,面前虽不能说是盆干碗净,也少了大半鱼肉,动了几筷子饭。

    西门吹雪微微皱了皱眉头。

    西门吹雪道:“我昨天吃了他们的清蒸鱼,味道很好。”

    叶孤城点头:“确实味道很好。”

    西门吹雪道:“你之前说喜欢去甲板上看海,快到飞仙岛了,你却常待在舱里。”

    “就是因为快到了,我就不去甲板上了。”叶孤城笑道,“近乡情怯,人之常情。”

    西门吹雪招呼小伙计进来收拾了碗盘,问:“你胃口不好?”

    叶孤城从口中取出梅核,不以为意道:“可能是坐船久了,有些晕船。”

    西门吹雪难以置信地盯着他。

    “你晕船……”语塞片刻之后,西门吹雪切齿道,“……行吧。”

    叶孤城久居南海,在船上如履平地,这理由不仅牵强,而且近乎荒诞。

    自在京师将叶孤城从厂卫手中带出来之后,西门吹雪一路上说一不二。可是自从上了海船,跟滨海各色人等打交道,还得指望叶孤城在前,于是他在态度上谦让了三分。前一日更被叶孤城前所未有一句呵斥,自己与海盗交战之时又下不了水,西门吹雪心中梳理,毕竟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这一路上二人相谈,自己受益良多,以江湖人论叶孤城是在他之前成名的武林名宿,以眼下处境论白云城主更是南海上一等一有身份的人,不能当成陆小凤那群狐朋狗友对待。自己之前得意忘形,言行轻率,怕是多有冒犯而不自知。于是西门吹雪凡事不愿再夺叶孤城的面子,他若回避自己便不再追问,更不在口舌上跟他争长短。

    此时西门吹雪找他,是确有事要说。

    西门吹雪正色道:“我与你平安到达白云城后,我需要尽快返回中原。我的家事,你也知晓。我在赴京找你之前,答应我的妻子会尽快平安返回。她不久后分娩,夫妇之义、父子之亲,都是人之大伦,我必须陪伴她过了这段时间。再者去岁十月,万梅山庄遭火焚重建,老家旧人的生计维系于此,我亦需早日返家。”

    西门吹雪又道:“去岁春日,我曾以为家人与剑,可以兼容。直到你我决战之前,深感学剑之途,技艺妙于毫巅,生死决于倾俄。身死命殒,将性命浪为一掷,是有负于妻儿;而心有他念,眷恋红尘,是有负于剑术至道。博二兔,不得一兔。若要大成,必须大舍。学剑不仅需要诚心正意,也需要全心全意。我此后余生,只会一心向剑。当日我说,只愿与你一战,生死荣辱,都不放在心上。今后你我虽无再战,但你与我而言,切磋琢磨,获益良多,亦师亦友,死生以之,世间再无第二人,山高水远,不能阻隔。只是世间之事,人情义理,一时难以万全,妻儿、故交,请容我安顿好。”

    叶孤城道:“好。”

    他一边沉吟一边道:“这艘船要走南洋,到达飞仙岛后不会久留。我不知白云城近况如何,若是情况如常,大岛常备的海船不少。我给你安排船,第二日我便送你离开,用度之物我尽全力备足,本岛的海船武器很好,远胜过寻常商船,船工技艺纯熟,万不得已备有救生小船,你尽可放心。你若着急,抵达广东后就可改走旱路,广府旧人办事在行,车马你也不用担心。”

    千里追杀,西门吹雪尚且不在话下;路途劳苦,他根本不放在心上。不过能舒服些总是好的,而且他知道叶孤城想要感激他,不妨就直接受了,于是西门吹雪点点头,也应道:“好。”

    西门吹雪又道:“还有一事,倒不是我要看。”

    叶孤城道:“什么事?”

    西门吹雪道:“是因为陆小凤。陆小凤曾与武当木道人谈起白云城,他对城中风貌很感兴趣,又爱胡言乱语,我替他看看城中真貌,也好堵他的嘴。”

    叶孤城心中暗暗好笑,八成是西门吹雪自己想看,却托辞陆小凤好奇,也不戳穿,一口应了。

    最后一夜的值夜,叶孤城凌晨便起身,和西门吹雪一起待在甲板上,因为船主说早晨商船便可到达飞仙岛。本想一起看一场海上日出,可惜阴天,海水灰蓝,漫天雾色,直到辰时,也不见金乌露脸。

    “不晕船了”西门吹雪道,“你不是近乡情怯么?”

    叶孤城第一次发现江湖人称冷若冰山的西门吹雪这等讨嫌。

    隔着灰蒙蒙的天色,影影绰绰望见白云城的灯塔和城堡时,满船的人都知道为什么叶孤城来到甲板上。

    迎面驶来的快船简直就是一支船队。船主得报,他早已是惊弓之鸟,虽然觉得距离飞仙岛如此近不应该有海盗,还是惊慌失措地跑上甲板,看到叶孤城和西门吹雪都镇静自若地坐在甲板上,才长出一口气。

    “这些船是——?”

    不明大船,不发号炮,驶入距离飞仙岛如此近的水域,城主不在,城中极为警觉,常备的小型苍山船,迅速将大船合围。

    商船高大,叶孤城站起身,走到甲板的边沿,俯视驶得最近的苍山船。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