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赴死(3)

作品:《大明1630

    卢象升连续派出好几队使者去催促高起潜的部队向自己靠拢,然而,这些使者带回来的消息却几乎都是:

    “高公公和其他将军们还在研究进军的路线。”

    “高公公他们还在准备吃早饭,吃完饭就出发。”

    “高公公他们还在吃早饭,他们说……”

    “高公公他们还在打包东西,他们说……”

    “高公公他们在准备吃中饭……”

    除了这个坏消息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坏消息,那就是派出的侦骑能回来回报的越来越少。这种情况只说明一点,那就是这些侦骑遭遇了满清的侦骑,并被他们消灭了。

    “卢总督,我们如今孤悬于此,非常危险。如今建胬大军将至,但是高太监和那些关宁军却迟迟不肯来。如今就算他们拔营过来,怕也是来不及了。若是没有他们和我们形成掎角之势,贾庄就不是一个适合防御的地方。总督大人还是要赶快下决心才行!”总兵杨国柱半跪下来,对卢象升说。

    卢象升也知道,贾庄这个位置其实有很大的缺陷,那就是如果没有照应侧翼的军队,就很容易被人切断后路,然后只需要断绝补给,用不了多久,军队就会不战自溃。

    “正是呀,总督大人,贾庄这个地方可不能呆了,如今这里就是一块死地呀!”总兵虎大威也指着地图补充说,“我们立刻拔营,不管是向前进,还是向后退,比如这里、还有这里都有更好一点的地方。”

    两位总兵说的,卢象升也很明白。他也知道,高起潜恐怕是不会动了。所以如今他必须做出是向前还是后退的决断了。

    向前进当然更容易一头撞上清军,如果位置不对,如果军队反应太慢,完全可能在行进中就被满清一举击溃。而向后退却呢?退到一个合适的位置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卢象升虽然是文官,但却打过很多仗,非常熟悉军事,他知道,这种敌前后退实在是最为危险的事情。即使到了现在,敌前撤退也是难度极高的一种战术行动,弄得不好就要完蛋的。如果在撤退的路上被敌人追赶上了,以当时军队的组织能力,那几乎肯定是要溃不成军的了。

    所以在经过了很短的时间的思考之后,(事实上也没有时间给卢象升从长计议了)卢象升下令全军向前移动。

    ……

    拉克申从马上跳了下来,拔出腰间的刀子,走向倒在地上的那个明军侦骑。在刚才的追逐战中,拉克申他们已经干掉了好几个明朝的侦骑了。明朝骑兵的技巧一般,战马也很差,所用的武器也不够好,所以在和他们的战斗中,拉克申他们很容易的就占据了上风,将那些明军的侦骑一个个的砍下马来。如今的那个,已经是跑得最远的一个了。

    拉克申走了过去,那个明军趴在地上一动也没动,他的背上,插着一支箭,单纯是中了一箭,未必会致命,但是带着箭跑了这么远就不一定了。

    拉克申很小心的靠近过去,他先是用脚踩住了那个明军的右手,然后右手一挥,将手中的长刀插进那个明军的后背心里,又用力的搅动了一下。那个明军抽搐了一下,然后就不动了。

    拉克申抓住那个明军的头发,将他的头提了起来,然后挥动手中的刀,只是一刀,便将人头砍了下来。然后他满意的看了看那个明军睁得大大的眼睛,而在他后面的其他的满清侦骑也都向他发出一阵叫好声。拉克申得意的挥了挥手,转身走向自己的战马,在那匹马的脖子下面还挂着有另外的一个人头。

    这时候从远处传来了一阵响动,作为老侦骑的拉克申立刻就听出来了,这是大军行进发出的声音。他顺手将人头系好,然后跳上马鞍,远远的望去,看到有一大片的明军正在向着这边前进。

    ……

    “卢总督,前面就是蒿水桥了。”一个军官指着前方对卢象升说。

    “很好,告诉大家再加把劲,再走个五里路,就可以停下来扎营了。”卢象升点点头对那个军官说。

    就在这时,前面突然响起了一声牛角号的声音,接着又是一声,然后原来越多的号角声都响了起来,渐渐地连成了一片。与此同时越来越的满清军队出现在了他们的四周,一面面的牛录旗迎着寒风招展。

    明军的前军一下子就站住了,军阵中也发出了各种慌乱的惊呼。

    “下令备战!车阵向外,战兵披甲,准备迎击建胬。有惊慌失措混乱军心者斩!让虎大威总兵守护左翼,杨国柱总兵守护右翼!”卢象升立刻下达了命令。

    明军在一阵短暂的慌乱后还是迅速的展开了阵型。

    ……

    “看起来这帮子明军还有点能打仗的样子。”站在一处小山岗上,多尔衮用马鞭指着前方的明军军阵,对站在一旁的豪格说。

    “明军估计也就剩下这么点能打的了。今日被我军一举扫荡,就再也没有能和我军相抗衡的了。”豪格也回答说。

    “只有这一支能打的了?”多尔衮冷笑道,“静海那支不能打吗?”

    “那是荷兰人,不是明军。”豪格道,“你要不服气,回去的时候,你带着你的人去试试?”

    多尔衮听了,却不回答,只是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道:“豪格,你带上你的人,从左翼过去,打开他们的车阵。莫日根,你带上你的人,去切断他的的后路。额尔谨,你去准备盾车……”

    一条条命令从多尔衮的嘴巴里被发了出来。数万人的清军迅速的移动了起来。

    ……

    “卢总督,你看,那是建胬的盾车。”一个军将指着前面渐渐逼近的建胬说。

    卢象升点了点头道:“且助我披甲。”

    卢象升虽然是文官,但是自幼学武,却也可以上阵杀敌。几个亲兵过来帮着卢象升穿上了两层铠甲,又拿来了他的大刀。

    明军的阵型是典型的防御阵型,携带辎重的车队环绕在外,就像城墙一样,负责肉搏的士兵们则拿着长矛和刀剑守在车阵后面,一些轻型的虎蹲炮也被安放在车辆的空隙中。更后面则是负责提供投射火力的弓箭手。

    “敌军五十步!”负责观察的军官报出了距离,明军的弓箭手开始向清军射击。

    明军大量的使用轻箭,这种箭能够及远,如果顺风,抛射的时候射到百步之外也不稀奇。这是这种箭杀伤力不足,通常的时候,大部分的明军会在七十步左右的距离上进行抛射,在这样的距离上,轻箭已经能够对无甲目标造成相当的损伤了。当然这种损伤其实多半很有限,很难直接致命或者让敌人失去战斗力。但是这样做却有相当大的可能造成敌军的混乱。在明朝建国后,尤其是在永乐之后,明朝军队主要的作战对象就变成了国内的起义军和蒙古牧民什么的。这些家伙普遍缺乏铠甲,而且组织度也普遍很一般。所以能在远距离杀伤无甲目标,导致敌军混乱的轻箭就越来越受明军喜爱,成了明军弓箭装备的主流。

    但是这种东西用来对付流寇的确不错,但是用来对付建胬却很成问题。因为如今的满清相比明朝并不缺乏铠甲,通过和山西八大家的贸易,满清获得了不少的铁,再加上目前的满清在政府的组织度上是要远远超过明朝的,虽然如今的满清不能说没有腐败,但在腐败程度上却远没有到达明朝的地步,所以这些铁倒是都能实打实的变成士兵身上的甲片和钢刀。所以满清军队的披甲比例,以及铠甲的状态也都比明军要好。所以卢象升让人把开始抛射的距离降低到了五十步。在这样的距离上,运气好的话,或许还是能伤到一些满清军队的。

    然而事实却是,明军连续的进行了好几轮的射击,但是清军的军阵不为所动,他们依旧依托盾车,整好以暇的慢慢逼近。见到远程攻击的效果不佳,卢象升便让弓箭手停止了抛射,并做好近距离对射的准备。

    满清的盾车继续逼近,明军的火枪在四十步距离上进行了第一轮射击,同时虎蹲炮也开始开火。一阵青色的硝烟顿时将明军的大阵笼罩住了。

    硝烟中,明军的士兵看不清他们射击的结果,敌人逼近的恐惧加上什么都看不清,这给了士兵们非常大的心理压力。在很多时候,满清军队只需要将盾车推进到一定的距离,就可以让明军的士兵在慌乱中疯狂开火,一口气把手里的火器的枪管炮管全都打得发红。从而在满清继续靠近的时候失去射击的能力。

    不过卢象升的天雄军也算是明朝后期少有的能战之军,所以这个问题倒是没有在他们身上出现。但是明朝的火器杀伤力,穿透力不够的问题,却不是他们能解决的。

    在四十步距离上的齐射并没能阻止满清的盾车,即使是虎蹲炮,使用霰弹在这样的距离上也不太可能击穿盾车,这样的射击基本上也就是听个响而已。

    在三十步距离上,天雄军再次打出了一轮齐射,依然没有收到太好的效果。满清的盾车继续逼近一直逼近到距离车阵大约二十步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上,满清的重箭已经能够进行有效的射击了。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