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赴死(2)

作品:《大明1630

    卢象升手中的军队已经有不少被抽调走了,而他本人原本也早就应该因为丁忧回家守制去了。只是因为局面危急,才由皇帝下令夺情,继续留在宣大总督的位置上。如今卢象升手下勉强还有三个总兵,只是这三个总兵手中的兵力也都不满编,加起来,也不过两万余人。

    至于配合他们的关宁军,这可是我大明花钱最多,军阀味道最浓,打起仗来最滑头的军队了。最擅长的招数就是劫掠百姓侵略如火,出兵对敌其徐如林,转进逃跑其疾如风,友军有难不动如山。我大明任何和他们合作过的军队就没有没被他们坑过的。

    其实要是关宁军愿意老老实实的打仗,而不是整日里研究如何“死道友不死贫道”什么的,他们也不是真的完全不能打。这从他们后来投降了满清之后的表现中就能看出来。但是至少在我大明,如今还真没有谁能让他们老老实实的打仗的。

    当然,总是玩“死道友不死贫道”会有报应的,正所谓常走夜路必遇鬼。后来在朱仙镇一战,关宁军也算是被人家“死道友不死贫道”了一次。当时,关宁军从朝廷拿了一笔钱,然后又沿路在老百姓那里抢了一通,然后就准备和左良玉一起去和李自成决战了。谁知道左良玉和关宁军合作过(也就是被坑过),知道关宁军的德性,于是干脆来了个先下手为强,抢在关宁军之前,就首先转进了。总算是成功的坑了关宁军一把。

    也正因为如此,一听说朝廷让自己跟着卢象升去迎击建胬,而配合自己的是关宁军,整个宣大军,从卢象升到下面的总兵们一个个都在心里暗叫不妙。他们都知道,这仗不好打了,别的不说,满清打上来了,这些大爷给你先来个不动如山,再来个转进如风,那可真是要死人的!

    当然,如果卢象升愿意学习一下关宁军的先进经验,别的不说,先来个出兵对敌其徐如林什么的,估计倒也能保住自己。只是卢象升也明白皇帝这个时候下旨意给他的原因。一开始杨嗣昌提出“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的计划,并为此准备和建胬讲和的时候,卢象升就一直是坚决反对的。因为这个计划太过冒险,它如果要成功,就必须依赖于黄台吉是个容易上当的傻帽。而黄台吉一旦不上当,甚至将计就计,大明朝就反而有覆灭之危。在卢象升看来,崇祯和杨嗣昌的这套玩意儿,完全就是病急乱投医的胡闹。

    只是事到如今,崇祯皇帝已经上当了,在剿匪中投入进去的各种资本都已经被套牢了,如今要是半途而废,就真的只能是血本无归了。所以如今崇祯皇帝做出的这个决定他倒是能够理解。现在的确是要赌一把的时候了。

    “而且,要是关宁军真的能和我们精诚团结,我们也不是没有挡住建胬的希望。只要我们挡住了建胬,给朝廷争取出彻底剿灭流寇的时间,将来的国事还是大有可为的。我想关宁军他们也不会不明白这一点的。”卢象升这样对手下的总兵虎大威说。这话有几分像是在安慰虎大威,也有几分像是在安慰自己。

    “卢总督,末将也知道这道理,但是末将实在是信不过关宁军。那帮子家伙从来都是不拿钱就不打仗,就算拿了钱,也从来不好还打仗!”虎大威恨恨的说。

    “皇上派御马监的高公公做关宁军的监军,想来他们也不会太过分。而且皇明存亡,可以说是在此一战了。若是败了,本官也只有以身殉国,以报皇恩了。”卢象升道。

    虎大威张开嘴,好像想要再说点什么,不过他还是叹了口气,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低下头来,目光闪烁。

    ……

    高起潜也接到了命令,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出京去和勤王的关宁军会和。当时很多的大太监都在宫外建有私宅,高起潜自然也不例外。出发之前,高起潜忧心忡忡的回到了家里,而在当天晚上,他的家里就来了一位客人。而这位客人就是杨嗣昌的心腹陈新甲。

    一个月后,高起潜率领关宁军与卢象升在巨鹿会师。依照皇帝圣旨,关宁军应该受卢象升节制。但是对卢象升提出的种种策略,高起潜都以各种理由拒不执行。不过事实上,那些要冒死打仗的要求,就算高起潜答应下来,关宁军会不会执行也不一定。最后卢象升只得妥协,制定了一个以自己所帅的不足两万人的部队为主力,人数多得多的关宁军为策应的计划。几经争议,再加上朝廷又给关宁军拨了一笔银子,这个方案总算是获得了关宁军的认可。

    这个时候,满清的左右两路也已经完成了会师,大军依照黄台吉出兵前的指示绕过京城,逼近巨鹿,卢象升帅军前进,到达贾庄,同时令关宁军依照计划从鸡泽出发,向贾庄靠拢,与自己形成掎角之势。面对卢象升的使者,高起潜满口答应,宣称立刻就拔营出发。

    卢象升的使者刚刚离开高起潜的军帐,参将祖宽就扑了上来,跪下抱住高起潜的大腿就大哭了起来:“高公公,建胬势大,野外浪战,万万不可呀!”

    其他的军将也都跪地大哭道:“高公公,贾庄附近全无险要,俗话说,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如今建胬大军足有十余万人,我军人数也不如建胬。如何打得过呀?”

    高起潜道:“卢总督说建胬的总兵力最多不过十余万,此次入寇最多也就五万,哪来的十多万人?”

    “高公公呀,那是卢总督要坑我们呀!”以勇猛著名的祖宽泪流满面,咧开大嘴哭道,“卢总督他要是不把人说少点,谁敢和建胬打呀?末将等人久在辽西,哪里会不知道建胬的底细?建胬要是只有这么点人,早就被灭了,何有今日呀!别的不说,单就那个多尔衮自己手下,就不止十万人了。其中的白甲兵都超过五万了!”

    祖宽一边哭,一边观察着高起潜,见高起潜还有点犹豫的样子,便继续哭道:“高公公呀!你可知道这建胬和流寇是两码事的呀……不是末将等人无胆,实在是建胬太厉害了。高公公可知道什么是白甲兵?这白甲兵,原本都是是深山中的猎户,自幼就是吃肉长大的,所以身强力壮,不是我们这些吃米吃面长大的能比的呀。他们从还没学会说话就开始学射箭,到了如今,每个人都能披挂四层的重甲,刀砍不进,斧劈不伤。个个都能站在马上射箭,用的是上百担的强弓,好几斤一个,重得像斧头一样巨箭。一箭就能射穿好几层的铠甲。他们箭法又好,站在马背上,两百步外,说射您……说射末将的左眼,就不会射到末将的右眼。这样的兵,那边不是一个两个,是几万个呀!当年杜松杜大帅何等了得,结果还不是被这些牲口一箭射死了呀(许尔萨出兵前,杜松的头盔有个地方锈穿了,便交给我大明工部修理,我大明工部学习了著名的西班牙游侠骑士唐吉坷德用硬纸板做头盔的先进经验,用硬纸板换掉了那块锈烂的甲片,然后刷了一层油漆就交还给了杜松,然后大战之中,杜松就被人一箭射穿了硬纸板,贯脑而死。)……这仗实在是没法打呀……”

    “这建胬真有如此凶恶?”高起潜似乎有点不太相信。

    “当然是真的!”下面跪着的辽西诸将全都嚷嚷了起来。

    “高公公你不知道那帮子牲口呀,那简直就不是人呀!当年在宁远,天寒地冻的,那帮牲口拿着个锄头刨宁远的城墙,才一个晚上就在城墙上刨出了一丈多深的大洞,要不是……你说这是人吗?”

    “高公公呀,孔有德那个杀才投降了建胬之后,他们就有了大炮了。我们用大炮要好多马拉着还走不动。建胬他们哪怕是上万斤的大炮,都是两三个白甲就可以拖着跑了。高公公,这仗不能打呀!”

    “那卢总督那边?”高起潜道。

    祖宽见高起潜的态度似乎松动了一些,赶忙道:“高公公,卢总督手下精兵强将甚多,若是他挡得住,我们再赶过去也来得及。若是卢总督都挡不住,我们过去也于事无补呀……”

    ……

    卢象升带着手下的不到两万人的军队按时抵达了贾庄,然后派出侦骑去打探建胬的动向,并派人去联系负责保卫他的侧翼的关宁军。

    不多时,使者回报说关宁军还在鸡泽大营中没动。

    “高公公说他们人多,大军要动起来事情也多,还要有些准备,他们还要过些时候才能拔营。”使者这样回答说。

    卢象升沉着脸听完了报告便道:“再去催促一下他们。”

    使者刚出军帐,杨国柱和虎大威就一起喊了起来:“总督大人,这帮狗曰的关宁军又想要坑我们呀!”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