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章 神风学院(三)

作品:《心为你而跳

    “司马懿,你是不是也出来吃饭”王雪渊c孙小贝和权全三个人走到司马懿面前以后,权全立刻喜笑颜开地问。

    “也许吧!”司马懿漫不经心地样子,根本没有在听权全的问话。

    “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也许吧是什么意思?”权全一脸问号地看着有些失魂落魄c闷闷不乐的司马懿,继续道“看你明显就是有心事的样子,怎么,失恋了?”权全自作聪明地露出了一个了然于胸的坏笑。

    “没有的事,你别来乱说。我只是单纯地出来吃个饭,仅此而已。”司马懿的目光不经意间对上王雪渊的目光的时候,流露出一丝毫不掩饰的冷漠。

    司马懿说谎了,他离开“美食餐厅”以后,本来是打算去神风学院外面不远处的那片森林里散散心的。

    即使是在青天白日之下,也没有几个人敢单独走进那片森林,就凭没有人会突然打扰这一点,神风学院外围的那片茂密的森林,无疑也是心事重重的司马懿最理想的去处。

    那时那刻司马懿之所以会在王雪渊必定会经过的路上出现,表面上看来似乎是一个偶然的巧遇,实际情况是,司马懿专门到这里来等王雪渊。

    刚走出“美食餐厅”的司马懿,远远地就看到了正并肩走向学校大门的王雪渊c孙小贝和权全三个人。尽管当时他们三个人走在前面,由于司马懿的速度够快,于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越墙而出,先他们一步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等着。

    “兄弟,别骗我了。你一定是失恋了,要不为什么你昨天一夜没有回来。肯定到附近的哪个网吧去通宵打游戏来释放失恋的痛苦,或者去某个酒吧买醉去了。”

    权全下意识走得和司马懿更近一点,然后和他勾肩搭背着小小声地问:“是不是我们学校的姑娘,哪个班的,漂不漂亮要不哥们给你出个主意,帮你重新赢回你那心上人的芳心。”权全越说越兴奋,就像这是他自己的终身大事一样。

    “都说不是这么回事了。”司马懿实在无法忍受权全的喋喋不休,抬起手来把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胖手推掉。然而,在司马懿这里,胖子权全再次发扬了他死缠烂打的精神:你推下来,我再搭上去。你再推下来,我再搭上去

    大家差不多的年纪,生命还有很长,看谁耗得过谁。

    司马懿很快厌倦了这种无聊的“游戏”,于是在心里举手投降,任由权全的胖手在自己的肩膀上搭着。

    司马懿和权全两个男生,推推打打着走在前面。王雪渊和孙小贝两个女生,比较安静地走在他们的后面,并肩而行。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司马懿和权全两个人,已经熟络到在两个女生面前,勾肩搭背的地步了。

    根据王雪渊的判断,两个男生之间的关系在短时间内能有如此神速的进展,一定是权全主动,司马懿扛不住权全的死缠烂打,无奈只好投降

    “我没有说错吧,这家的炸鸡腿最好吃了,香c脆c酥,百吃不厌。”权全一边往嘴里大口地塞着炸鸡腿,一边由衷地发出自己对炸鸡腿的赞美,语气中带着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四个人并排走在回学校的路上,每个人怀里都抱着一桶炸鸡腿。王雪渊,司马懿和孙小贝本来坚持,各要一份小桶装的炸鸡腿,但是在胖子权全滔滔不绝地一再坚持之下,他们三人终于达成一致:宁愿身材发胖走样c宁愿把胃撑破,也不愿再继续忍受权全的喋喋不休。

    最后,王雪渊,司马懿和孙小贝各要了一份中桶装的炸鸡腿,权全要了一份超大桶装的炸鸡腿。

    “不够吃吗?我的都给你。”看到权全的那份超大桶装的炸鸡腿,在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就被权全消耗一空,司马懿把自己那桶动都没动过的炸鸡腿递给了身边的权全。

    “谢谢。你对我这么好,下次请你吃炸鸡腿。”看到自己最爱吃的炸鸡腿突然出现在空荡荡的手中,权全立刻吃傻了一样呵呵地笑着,继续狼吞虎咽起来。

    看样子,权全身体上一两一两堆积起来的脂肪,可完全是后天吃出来的。

    自顾自吃得正嗨的权全,在喘口气的空档,无意间发现了来自两个女生意味深长的目光,于是用油汪汪的胖手胡乱擦了一下油汪汪的嘴巴,不解地问道:“怎么了,发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司马懿对你可真好呢!”孙小贝强忍住笑,尽量不动声色地说。站在孙小贝身旁的王雪渊,一时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不好意思,刚刚不小心听到了你们两个的悄悄话。”王雪渊故意地清了清嗓子,但是却用故意压低的声音继续道,“小拳拳,如果司马懿真的失恋了,你确定要帮司马懿重新追回他的心上人吗?”

    “王雪渊,你我要杀了你”吃饱喝足了以后,智商终于恢复正常的胖子权全,这才领会到两个女生,刚才不约而同投向他的那抹意味深长的目光中的具体含义。

    “我怎么可能是gay”斜眼看了看身旁的面目清秀,身材瘦长的司马懿,权全不那么肯定的继续道“司马懿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

    有些寂静,有些浮躁,又有些丝丝凉意的林间小道上,此起彼伏地回荡着四个少男少女嬉笑怒骂的声音。

    那些充满朝气,底气十足的嬉笑怒骂声。

    “也对,你一年十二个月中,几乎有十个月都在失恋,剩下的那两个月是正走在失恋的路上。就算是一年里有九个月都在下雨的西雅图,也没有你的人生来得更加阴天多雨。”

    “你对治疗失恋也许有特别的方法,我也承认你情歌c情诗c情书,统统写得都不错,但是你确定自己很擅长追女孩子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王雪渊,别让我抓到你,否则,我一定,一定”晃动着圆滚滚的肚子,举步维艰的权全,面对身轻如燕的王雪渊,有些抓狂了。

    “你一定,一定要干嘛?如果我不幸被你抓到了,只要不让我做你的女朋友,要杀要剐都随你。”王雪渊继续往已经烧着的火堆里面添油加醋。

    像是今天这样,放开一切的心事c包袱和感情,像是参加一个演讲比赛一样地,和同样能说会道的权全斗智斗勇的王雪渊,真得是一年也难得见上一次。

    在高一年级第一次期末考试之前,学校第一次举行了全校性的演讲比赛。作为班长的王雪渊和作为语文课代表的权全,共同代表高一年级甲班,在学校的大礼堂里参赛。

    结果,在一百多人参加的演讲比赛里(有的班级只挑选出一名同学,有的班级因为挑选不出合适的同学之间弃权了),王雪渊和权全最终脱颖而出。然而冠军只能有一个,最后王雪渊和权全共同走上pk台,展开了一场长达两个小时精彩绝伦的pk演讲,两个小时内无一人立场。

    那一次,也是王雪渊第一次发现,毫无顾忌地大声说话,虽然很消耗体力,但是在最初的筋疲力尽以后,反而能使身心变得放松起来。

    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