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百姓

作品:《第一娇

    ,最快更新第一娇最新章节!

    朝晖……

    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镇国公夫人就分外懊悔当初的决定。

    若非镇国公对于女儿的看重超过儿子,她又怎么会做那种傻事。

    原以为,就算是换了,只要两家结亲,还是一样的。

    谁能想到,平阳侯府的老大就和镇国公杠上了。

    自从朝晖嫁到平阳侯府,两家立刻变成死敌。

    真是……

    想到这些,镇国公夫人死死的捏了捏拳。

    丧门星!

    叹了口气,敛起眼底的阴戾,镇国公夫人转头看向镇国公,问出压在心底多年的疑惑。

    “别人家,都是喜欢儿子多些,你为何更看重女儿啊?”

    话题突起,镇国公一脸茫然看向镇国公夫人:你说啥?

    镇国公夫人便道:“当初,我怀着朝晖的时候,你好几次和我说,希望我生个女儿,后来朝晖出生,你更是欢喜的直接进宫求陛下恩封郡主。”

    镇国公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扯嘴一笑,“你头胎便生的女儿,府中几个姨娘却都是接二连三生下儿子,我这不是怕你心里压力太大嘛。”

    镇国公夫人……

    忽的觉得,心头有一口血滚到了嗓子眼。

    打了个哆嗦,镇国公夫人一脸愕然的看着镇国公,“这么说,你还是喜欢儿子?”

    镇国公便笑:“你是我的正妻,我明媒正娶回来的,只要是你生的,无论男女,都是府中千娇万贵的嫡子嫡女,我哪有不喜的。”

    镇国公夫人……

    嗓子眼的血翻滚啊翻滚。

    “可……为何后来我生下儿子,你却没有那么激动呢?”

    镇国公哂笑,“你生下女儿,我是怕你心里难过,所以激动些能安慰你,你生下儿子,又不需要我安慰啊。”

    镇国公夫人……

    一时间,没忍住,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

    她的儿子!

    镇国公……

    一脸匪夷所思的看着夫人吐血昏厥,镇国公懵了一瞬,立刻喊狱卒。

    而此时,苏清已经带着一百平阳军铁骑,直抵真定。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一进真定,就惊动了当地的百姓,顿时引来无数围观人群。

    “就是她逼着泸定中要五十万两银子的!”

    “大家伙,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抱冤啊。”

    “要不是她逼着泸定中,泸定中能逼着咱们要银子吗!”

    “就是,泸定中都是被她逼急了才压榨咱们的,冤有头债有主,她就是罪魁祸首!”

    “就是,打她!咱们让她有来无回!”

    人群里,忽然传出响亮的叫声。

    语落,就有七八个百姓装扮的人开始朝苏清他们扔鸡蛋和烂菜叶子。

    福星一脸怒气瞪着那些人,“主子!”

    然而,还不及苏清说话,百姓堆儿里,就发生了骚动。

    “这些人好像不是咱们这里的吧。”

    “对呀,我从来没见过。”

    “他们又不知道紫荆将军什么时候来,怎么就提前准备了臭鸡蛋和烂菜叶子,这分明就是提前准备好的。”

    “一定是何家人或者是泸家人,冒充百姓,混在人堆儿里,这是想要挑起是非,让咱们当炮灰呢!”

    “妈的,真不是东西!

    “要不是泸辉出事,紫荆将军勒索泸定中,咱们都不知道他那么有钱,还以为他是个清官呢!”

    “凭什么把这错儿按了紫荆将军头上啊!”

    “揍他们!”

    说话间,刚刚袭击苏清的几个人,就被一群百姓包围住,一顿狂殴。

    福星一抖眼皮,“主子,果然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啊。”

    苏清……

    她怎么觉得,群众里,有几个人那么眼熟呢?

    怎么看着那么像容恒养在青云山的死士呢?

    狐疑扫了一眼人群,苏清惊讶的发现。

    整个围观过来的百姓,明显的分作三个阵营。

    第一阵营,就是最初攻击他们的人,此刻正在集体挨揍。

    第二阵营,就是维护他们的人,此刻正在集体揍人。

    第三阵营,应该是货真价实的百姓,正在……一脸兴致盎然的看戏。

    甚至,还有人穿梭在人堆儿里,卖点零食什么的。

    这……

    扫了一眼那些真正的百姓,苏清吩咐一个平阳军,“把那波挨揍的,全都带回去。”

    吩咐完,径直朝泸定中家而去。

    挨揍的被揍人的拦住,难以分身,不能阻止苏清的步伐,而围观的百姓就为难了。

    到底是该留下来看这里打架呢还是跟着将军去呢?

    犹豫挣扎过后,浩浩荡荡一群人,涌到泸定中家。

    泸家。

    此时白幡漫漫哀乐凄凄,家中上下一片哭声。

    府里,停着三口棺椁。

    一樽是泸定中的,一樽是泸辉的。

    当日泸定中一死,泸辉就被活活的吓死在平阳军军营里,苏清命人把他的尸体丢回泸家。

    第三樽,棺椁开着盖子,上面写了苏清的名字。

    福星一瞧那棺椁,顿时怒了,“主子,他们……”

    苏清一摆手,打断福星,“我们只拿银子,旁的不理。”

    说话间,泸家的人围了过来。

    一个银发老太太,泸定中的老母亲,一看见苏清,赤红着眼睛便扬起拐棍朝苏清打来。

    “我打死你个杀人凶手,你还我儿子,还我孙子!”

    一把年纪的老太太,挥着拐棍儿打人,格外气势磅礴。

    顿时,在场的百姓就齐刷刷倒吸一口冷气,看向苏清。

    跟着将军来,果然对了,同样是打架,这里场面就劲爆多了。

    一个是刚刚失去儿子和孙子的老太太,一个是铁血无情的将军。

    战局到底要如何发展……

    大家屏气凝神,拭目以待。

    苏清……

    真定的百姓,脑回路和别处的,不太一样啊。

    就在泸家老太太挥着拐棍扑向苏清的一瞬,苏清俯身在地上拈起几颗小石子。

    啪啪啪。

    几颗弹过去,泸老太太就保持着一个高举拐棍儿的姿势,一动不动了。

    宛若一尊雕像。

    泸老太太一停,苏清朝着赤红着眼睛的泸家人道:“泸辉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必我说你们也知道。”

    “五十万两买泸辉一条命,我没赚多少你们也没亏多少,眼看五十万两到手,我犯不着逼死谁。”

    “泸定中到底怎么死的,刑部和大理寺正在调查,我不喜欢有人给我泼脏水。”

    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