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章:送上门来了

作品:《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最快更新总统谋妻:婚不由你最新章节!

    陆景行尚且算是在开小会,那么严安之这一挪资料,自然是往秘书办去的。

    四目相对,沈清嘴角笑意盛开。

    她正想,没机会与严安之正面相对呢!不巧,送上门来了。

    当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严安之在见到对面沈清的时候,有种错觉,她见到了这个女人嗜血的笑容,但在看,无迹可寻。

    空旷的走廊里,除去陆景行办公室门口站岗的徐涵,就剩沈清与严安之了。

    身为旁观者的徐涵见到此情此景,难免心中会爆出一声粗口。

    沈清伸手,将修长的指尖插进裤兜里,而后踩着平稳的步伐朝严安之而来。

    后者抱着一大挪文件站在走廊看着沈清摇曳生姿朝自己而来。

    “从严家的事情开始,我一直以为严小姐是个聪明之人,现如今看来,却不见然。”

    严正奎从高位下来直接进了军事监狱,此后,严安之既还留在总统府,沈清原以为这个女子是在等待机会翻身,却不想,机会尚未来,她已经开始动手脚了。

    实在是令人可惜。沈清冷漠的一席话语让严安之心头一颤。

    此时,站在她跟前的不再是那个江城嫁过来高攀陆家的女子。

    而是高高在上的一国总统的夫人。

    这个女子,陆景行给了她无尽宠爱,还给了她全国女人梦寐以求想要的地位与荣华富贵。

    她何其有幸。“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聪明之人,倘若是聪明便不会走到他身旁,”倘若是不走到他身旁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

    她的父亲,纵然在为政之道上有些许野心,但也不足以被陆家如此对待。

    她的家族,现如今好好的,还在的,也唯独自己一人了。

    她的心说不痛是假的。

    “原来严小姐也知晓蝴蝶效应的道理。”

    沈清这话意思明显,倘若不是你,又怎会牵连你父亲?

    严安之闻言,面色一僵,抱着文件的手背一瞬间青筋直爆,望着沈清的面容既泛着些许隐隐的杀意。徐涵身为军人,即便是站在稍远的地方,也能隐隐感觉到严安之此时的情绪。

    沈清见此,笑意更深;“不知严小姐可否看过西游记,孙悟空最终是如何被困在五指山下的。”

    沈清是在借四大名著的典故告知严安之,孙悟空永远翻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

    此时,无论严安之如何燥縢,终究还是要不出天罗地网。

    陆景行将她困在总统府是为了天家脸面,谁敢保证这其中没有别的因素。

    “严家尚且就剩严小姐一人了,两代将门,可别到此绝后了,”若问这世间何话最伤人,莫过于一个家族在自己手中败落。“多谢夫人提醒,”严安之相比于莫菲,不算是个好对付的,这女人,前有高门培养,后有总统府,总归还是落了好处的。

    沈清笑意融融的满上流淌着一股子不该有的慈爱之情。

    她笑,伸手撩了下耳边碎发;“何必客气,若是搁在古代你也是为我卖命之人,。”这句话的的杀伤力如何?

    就好比你拿起镰刀想去戳对方,对方却说一句你拿着的镰刀是她家的。

    这种感觉,说不出来的凄惨。

    高门闺女终究还是在嘴皮子上多了份端正少了份不要脸。

    徐涵全程目视地板,但耳根子确实伶俐的很,不敢放过这二人之间来回互动的任何一个环节,生怕撕起来拉不住。

    但事实似乎有些偏离轨道。

    “夫人如此挡在路中间处处为难我,是否有失身份?”“我不过是江城来的小家子女子,哪里来的身份可言?”这话,沈清是笑着说的。

    想当初,首都流传她的绯闻并不少,但说来说去无非是她段位世家都配不上陆景行。

    可那又如何?“你……。”

    严安之正想说什么,陆景行办公室大门被拉开,一众人员从里面出来,打断了沈清的话语,而后许是怕尴尬,她抱着文件迈步朝沈清而去,与之在这冗长的走廊里上演了一场“擦肩而过”。

    不过是才走两步,伸手传来一声稳重带着担忧的询问;“怎去那么久?”

    这话音自然是来自陆景行,本上个厕所也就几分钟的事情,但沈清去的时间确实是长了些。

    但手中电话不能随意结束,忍到结束了这通电话,才一跟着众人出来便见严安之与沈清擦肩而过,且看二人之间的气氛,似乎发生了些什么。

    总统府的人大概是知晓这三人的关系的,毕竟,严安之与陆景行的绯闻风风火火的在首都闹了一阵子,更甚是有人猜想严安之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他们的一国夫人,却不想,也只会猜想而已。

    如今、这三人碰面,大家都有种怪异的感觉,但又说不上来哪里怪异。

    一众人掩面从另一方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离开了四楼办公区。

    起先脚步还是稳得,越走远越是快速。

    此情此景难免不让沈清多想。

    她们的落荒而逃让沈清有种被期满的感觉。

    而陆景行见此,在心里暗暗道了声蠢猪。

    总统府的这群傻子今儿莫不是都约好了来拆他台的。

    “她们跑什么?”沈清装作笑意悠悠问了这么一嘴。

    陆景行伸手牵着人进去,随意找借口到;“许是忙。”

    “哦、”这声哦、夹着满满的不信。“你怎么不忙?”

    “……。”陆景行一阵无言以对,这话片面意思莫不是问他怎么不跑?

    他跑?跑哪儿去?老婆能不要了?

    “不瞎想宝贝儿,我这一天天提心吊胆的,心脏病都快出来了,”往常,陆景行时常说,倘若他死的早,绝对是被沈清气死的。

    现如今,换了种说法。

    这日下午,沈清与陆景行一同前去别苑,这日,陆景行亲自开车。

    前后两辆车跟随,沈清坐在副驾上望着前方道路。

    陆景行不时找着沈清说话,但后者显然是兴趣恹恹不想过多言语。

    陆景行今日去了徐涵自己开车是为何?

    不就是想趁这个机会同沈多说说话?

    “昨夜你睡着了,夜半母亲打电话来辰辰哭闹不止,隔着电话哄了好久才见好……。>”

    “你怎么没跟我说?”陆景行后面话语尚未说话被沈清给截了过去。

    “不是什么大事,你睡着了,就没叨扰你,”陆景行身上西装外套丢在了后座,一身白衬衫在身显得整个人身材健硕有力。“一会儿去的时候免不了一番哭闹,你若是想将儿子带回来我们就带回来,让母亲和父亲在别苑在住一段时间。”

    陆景行这话似乎还隐着一层深层意思,沈清疑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带着些许不解与纳闷。

    只听陆景行在道;“父亲退休了,也有时间了,总不能让儿子夹在中间让他俩还僵持着吧?”

    他有意让父母感情好转些,沈清无话可说。

    作为晚辈,她似乎也没那个资格去说何。

    陆景行这人,七巧玲珑心,自己的事儿还没理清楚就想着父母的事儿了。

    路上,沈清昏昏沉沉睡了一觉,尚未醒来已经到了。

    陆景行伸手拍了拍她面庞,轻声哄着。

    沈清有起床气这脾气,怀孕之前尚好,怀孕之后是越发娇贵了。

    某日清晨,他早起,许是动作过大将她吵醒,沈清醒来,又是枕头又是书的朝他劈头盖脸扔过来。

    蛮不讲理的很。

    “到了、乖乖。”

    男人温软的嗓音在耳畔响起,沈清朦胧看了他一眼,只听陆景行笑道;“口水擦擦。”

    闻言,面儿上一阵窘迫,抬手去擦嘴角。

    而后一看,哪有口水?

    气的他一巴掌拍在男人胸膛上,耍她。

    陆景行失笑出声,伸手捧着她的面庞,一吻落下来,吻的本就朦胧的沈清跟喝醉酒断了片儿的人似的,半晌没回过神来。

    一时间、呼吸窘迫,难以抑制的恩了一两声。

    这一“恩”陆景行跟魔障了似的赶紧松开她。

    “乖乖、”陆景行叹息了声;而后捏了捏她的掌心,伸手拂去其嘴角细丝道;“先进去,我抽根烟。”受不了沈清的撩拨。

    难受,实在是难受。

    沈清虽不知陆景行到底是怎么了,但见他如此,也不想在过多言语。

    拉开车门头也不回的往屋子而去。

    尚且还未走远,苏幕牵着小家伙下楼梯,而后松开手,任由小家伙小短腿蹬蹬蹬的朝她而来。本是稳步向前的人,不走了。

    站在原地看着自家儿子朝自己跑来,隔得近了,便蹲下身子等着小人儿。

    沈清张开手小家伙猛的扑进她的怀里,一口一个妈妈妈妈的叫着,叫着叫着就哭起来了。

    还真是被陆景行猜中了,免不了一番哭闹。

    “不哭了,怎么哭上了还,”沈清抱着孩子蹲在地上,一脸柔情的哄着小家伙。

    抽抽搭搭的人儿异常可怜。

    苏幕道;“许是几日没见了,那日晚上做梦都在喊妈妈。”

    这一说,沈清心里不好过了,红了眼眶吻着小家伙软糯糯的面庞;“想不想妈妈?”

    “想,”小家伙抽抽搭搭的,万分可怜。

    “那晚上跟妈妈回家好不好?”

    “好,”小家伙应的是极快的。

    “好了好了,不哭了,在哭下去都成小哭包了,”沈清抱着小家伙站起来,本是没蹲多久,担起来整个人稍微晕了下。

    微微有些站不稳,苏幕见此心跳漏了一拍急忙将人扶稳。

    “怎么了这事?”“无碍,起的太急了,”沈清笑答。

    才走几步,手中一轻,小家伙被陆景行跟拎小鸡似的拎了过去,当事人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睁着圆咕噜的大眼睛瞅了瞅。见自家妈妈站在前头,在看了看亲爹,这一看,不得了,哭声震天响。

    “出了奇了,要清清不要你,”苏幕见此,不忘笑着在旁边煽风点火,这一来,陆景行面色更是差的出奇。

    更甚是冷着脸给自家儿子看了。

    陆景行这人,除去在沈清面前,本就是个极其严肃之人,此时冷着脸望向自家儿子,小家伙哭喊声噎了一下。

    望着陆景行的目光既然带着些许害怕。

    “你干什么?”沈清一身怒嗔声凭空响起。

    小孩子,最会看人脸色,见自家亲自冷了脸不敢再哭了,可这会儿自家亲妈的一句话苛责,好似无形中给他壮了胆子。

    哭喊声越发大了,伸手朝着沈清张开;“妈妈抱。”

    陆景行望着小家伙,既然有种被阴的感觉。

    真真是活见鬼了。

    给抱吗?

    陆景行自然是不会将他给沈清的,反倒是跨大步往楼上去,本是抱着的人改成夹在腋下了。

    坐在客厅里的陆琛见陆景行就这么夹着小家伙怒气冲天的往楼上去,微不可察的有了一股子兴奋从胸膛里流淌过去。

    这龟孙子这几日吵的他都快成仙了,该、有人收你。

    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