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玉门要塞(四)

作品:《网游之剑逝

    最快更新游之剑逝最新章节!

    下午时分。

    玉门要塞战场。

    几乎在重复着和昨晚一样的攻城顺序:亚洲区玩家在召唤兽的掩护下靠近要塞,伺机找寻机会攻击要塞或者攀登要塞,再不济也要尝试攻击防守的华夏玩家。

    基本上,现在华夏方只要守着召唤师随机召唤那些召唤兽的时间就可以了,在没有形成新的强大召唤兽大军的情况下,非洲区玩家也不会盲目牺牲玩家来强行进攻的。

    而现阶段,召唤出足够强的随机召唤兽,普通玩家正常情况下是需要一个小时的,不过召唤师基本都有着冷却缩减装备,以及专门针对技能冷却时间缩减的技能,还有其余容易获得的特殊道具等,随机召唤能召唤出最强召唤兽的时间,基本上是十分钟左右。

    所以,现在华夏玩家面临的,真的就如同兽朝一般,一浪接着一浪的进攻袭击而来。

    虽说华夏可以用同样的召唤师应对,但是驻守在要塞墙上的召唤师数量,是不可能有开阔地形的非洲区召唤师数量多的,因为魔法师和弓箭手必须长驻在城墙上。况且玩家数量方面,本来就是华夏这边少许多,基本上为了应对两边的进攻,防守比例都是进攻数量的二分之一。

    也因此,非洲区现在正在用这样兽朝战术,在消磨华夏的防御。

    ……

    距离玉门要塞稍远的一座山峰上,一大一小两人正在远远观望着,周围是一些运气极差之人的非洲区玩家尸体。

    其余人已经退到了很远的位置,按照他们指挥者的意思,只需要远远地盯着游乐园的这两位就可以了,只要他们在这里观看都不用管。毕竟这么好的观看位置,基本上都可能会有人来,这种情况现在已经是非常容易见到了。

    因为蓝枫前往剑逝公会过后,越来越多的杀手和佣兵,在关注着战场动态。

    不管是出于好心、看热闹什么之类的心态,总之来现场直接观战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山峰这样的地方,偶尔出现几个不能惹的家伙,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了。

    “大叔,华夏好像一直再被消耗诶,这样下去是不是快要输了,‘羽’就要动手了?”

    小男孩蹲坐在岩石上,巨大的镰刀抗在肩上,上面还有未干的血迹。此刻的他右手横放在额头,做着遥远观望的动作,笑看着远处战场的厮杀,

    “的确是非常完美的消耗,只不过这种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对于非洲区而言只不过是在慢性自杀。他们应该想要消耗到一定程度,或者消耗掉他们想要消耗的东西时,会发动最强的总攻。”保卫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分析着。

    “可是还好等好久啊,好无聊啊。”小男孩一副闹脾气的样子:“园长大叔不让我们随便接任务,我们也不可能随便到处乱杀,弄得现在就只能去杀些野怪才能见血,好没意思啊。”

    “你刚刚不是才杀了几十个人吗?”保卫。

    “啊~”小男孩拖着长音:“就这么点人,连我被动的血腥值都填不满,有什么意思嘛。我还想杀更多更多的人,就像‘羽’曾经做的‘寂灭森林’事件一样,越多越好。”

    小男孩那诡异的笑声,随着在山巅回荡开来。

    负责盯着他两的非洲区普通玩家们,内心深处瞬间涌现出了毛骨悚然的感觉,那股笑声中存在的杀意,全都

    能清晰的感受到。

    “应该快了,昨天关于淳于静的消息你也知道了,她可不是那种会做无意义行动的人。”保卫。

    “可是还是好慢啊,好想今天就杀更多的人啊。”小男孩鼓着腮帮子不满的说道。

    突然他眼珠转了半圈,似乎想到了什么。

    “对了大叔,如果我以贪玩的理由,随机去杀很多很多人,导致战局变化加快会不会让结果来得更快一些啊?”小男孩激动的问道,似乎想到了好方法。

    “不行。”保卫。

    “为什么不行啊,杀手佣兵偶尔搞点破坏,不是很符合身份的吗?又不是一定要接取任务才会行动,被我杀的人全都是运气不好的废物而已啊。随机的,随机!”小男孩解释道。

    “任何理由都不行。”保卫依旧是面无表情,就像是个人偶。

    “为什么啊,我可是杀手!是可以随便杀人的杀手!偶尔想随便杀人,有什么不好的嘛?正常情况下会有这样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嘛。”小男孩依旧没放弃,开始闹腾了起来。

    “因为你会死。”保卫。

    小男孩顿时怔住了。

    他知道,保卫说的会死,绝不可能是他在战场上被杀死,而是……

    被蓝枫所杀!

    “我不管,我就要知道具体理由!”小男孩很快恢复了闹腾的模样。

    对此,保卫依旧是没有任何情绪变化,但还是开始了解释。

    “现在,因为上次孤军和黑剑残党的行动,导致‘羽’出手过后形成了一个新的潜规则,由他在无形中制定的规则。”

    “任何在国战中随意挑事行动的存在,都将会被他视作为扰乱国战秩序者,也就是会成为他清除的目标。之前也存在着这样的杀手和佣兵,但是在孤军和黑剑残党被他重创之后,也都没了声音,就是这个原因。”

    “更何况是现在这种关键时候。”

    “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和理由,只要以原本不属于三大区任何一方的身份介入之时,就必定会遭受他的攻击!”

    “因为他,也是蛮不讲理的杀手和佣兵!”

    保卫的解释让小男孩彻底没了声音。

    正常情况下,他只需要说最后一句就够了,只不过小男孩想要具体的理由,他也就照做解释了出来。

    真的,就完全如同一个听话的人偶。

    “可不止如此。”

    突然。

    一道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了他们侧方。

    “咦?残爵大叔你也来看热闹吗?”小男孩热情的打招呼,就像是个乖巧孩子一样。

    “正好闲逛了过来,看到你们也就过来看看,也恰巧听到了些你们的谈话……哟,华夏陷入劣势了啊,这样下去等爱莎出手的话,要塞可就保不住咯。”残爵似乎知道些什么。

    “残爵大叔你知道非洲区要做什么吗?”小男孩顿时来了精神。

    “勉强算吧,不过是狱长让我打探的消息,我不可能告诉你们这些游乐园的人。”残爵。

    “诶~狱长大叔真小气。”小男孩。

    “你算是和泣狱一块了吗?”保卫问道。

    “也不算,只是狱长的职业并不擅长自己行动,天刹感觉他太年轻了,所以有些事情还是会麻烦我,我也正好讨要些报酬。毕竟他们可是一个组织,很多东西可不是我个独行者能弄到的。”残爵笑着否认。

    “那就好。”保卫。

    如果残爵愿意加入泣狱,对于游乐园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那残爵大叔,你可以告诉我刚刚什么‘不止如此’吗?”小男孩继续追问。

    也知道上个问题不可能得到答案,这种级别杀手的嘴巴可是很严的。

    “那个啊。”

    残爵笑了笑,随后一挥施加了力量屏障,强行起到了隔音的作用。

    需要用到隔音……

    小男孩明显露出了那熟悉的诡异笑容,看样子是很重要的事情,而且是不能让非洲区的人听到的,很可能让他兴奋的事情。

    “那家伙是个纯粹的杀手和佣兵这点是毋庸置疑的,而他现在就完全待在自己的领地,也是完全表明了随时可能前往任何一处战场的意思,谁要敢闹事基本是就会被灭杀。”

    “若是以前,好歹还有人可以有把握抗衡他一下,就比如倒霉鬼孤军他们什么的。”

    “只不过现在嘛……”

    残爵摊手耸肩一笑。

    “他的实力增强了?”保卫。

    “不是吧,他都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去杀妖兽练级了吧?怎么变强啊,不还是伪尊级巅峰吗?”小男孩疑惑。

    “谁知道呢?反正我之前溜达的时候碰到了忏悔那家伙,是他告诉我的。”残爵。

    “看样子你溜达的地方有点多。”保卫。

    “没办法嘛,杀手就该有杀手的样子,偶尔收集收集情报倒卖什么的,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残爵很明白自己的杀手身份。

    “哇,那忏悔倒霉大叔告诉你的是什么啊?”小男孩激动的问道。

    眼里闪动的,是因为强大对手才会出现的兴奋战意!

    “很模糊的话语,大致意思是他的职业传承和种族能力之一的被动,好像感知到了‘作为他最大对手’的‘羽’,现在拥有了他也无法匹敌的力量,只不过没接触也无法确认。”

    “大致按照游戏思维理解的话……应该就是即便他开启最终状态的基础属性,也可能敌不过‘羽’才会产生那种感觉。”

    “说白了就是……碾压!”

    残爵最后笑着做出了个握拳的动作!

    能在基础属性方面碾压最终兽化形态的忏悔,那可是在同等级情况下身为神族的夜梦倾城都做不到的,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

    超越大等级!

    “为什么告诉我们这些?”保卫无感情波动的话语中,增加了一丝警惕。

    “我受托于谁,处于何种目的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们是无代价获得的消息,就当做我这个独行杀手的无聊之举好了。”残爵并没有回答。

    现在,甚至于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都已经让人有些怀疑了。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