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十二、天外白云城5

作品:《[西叶]执剑人

    西门吹雪说得认真。

    他本就是这样的人,把别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当真,自己说出来的每一句话也都当真。

    个子娇小的照胆从下抬眼看西门吹雪。

    一行人进入白云城之后,叶孤城只把西门吹雪向从人、弟子做了简单的介绍。白云城的从人从不多话,不论他们的内心是如何震惊、意外、好奇、愤怒、怀疑……他们依然把西门吹雪当做城主的贵客,礼貌而周到地服侍着他。

    无论是南海剑派还是横行南海的海商集团,某种程度上说,都是经过“强者生,弱者死”的海上准则涤荡之后,大浪淘沙存活下来的利益共同体,生存的需求、开拓的愿望、高额的收益、利弊的权衡将他们维系在一起,他们共同维护着有利于这一切的规则,来对抗、避开或者调和朝廷的绞杀、海盗的劫掠、同行的竞争、西洋海船的冲击、东南岛国的首鼠两端,外部的高压让他们警觉、理性、而且异常地抱团,因为地处危岛,不如此则无生路。他们这种紧密的关系不缘于感情和血缘,却不亚于中原江湖组织最严密的帮会,甚至隐隐有了海外建制的雏形。

    白云城的人早已听闻了西门吹雪在紫禁之巅击败叶孤城的说法,但他们绝不追究城主与西门吹雪剑术的高下,今时今日也毫不质疑城主为何与西门吹雪同行;正如他们已经听闻叶孤城成为朝廷钦犯,也绝不质疑城主当初为何渡海北上,为何弃城而去,个中原因,随着沿海形势变化,明眼人自能分晓。

    城主就是城主,贵客还是贵客,他们有分寸,知进退。

    但除此之外,照胆还有些别的感觉。

    她觉得西门吹雪不仅仅是个贵客,他一路跟着城主来到白云城,绝不仅仅是因为江湖交情。她早就听说过西门吹雪名剑客的名声,她很乐意用三言两语试一试他。

    这个人这么懂剑,这么一板一眼的性子,偏又有这样尖锐的洞察力,某些角度看起来,和城主极为相似,只是年轻耿直些。

    而且,他们太容易知道彼此的想法了,简直令人又羡又妒。

    照胆突然看见海边的渔船靠了岸,露出船上的鱼获,网子里一个个黑黢黢的刺球儿,她立刻就馋了。

    白云城周遭,除去远来的客商,人人都认得人人,捞海胆的婆婆自然也认得照胆。城主回来了,虽然城主只喝白水吃简单的饭,但是大家可以打着城主的旗号趁机打打牙祭呀,照胆熟练地挑了十多个很大的海胆,用渔家给的小网子兜了,让西门吹雪拿着。

    这东西湿乎乎的,很腥,丑陋,而且扎手,看不出有哪能吃,啃的话肯定扎嘴。

    西门吹雪有些洁癖,对入手的东西也很谨慎,他没有接手而是向后退了一步。

    西门吹雪微微皱眉道:“你们也让叶城主拿这样的东西?”

    照胆吃惊地睁大双眼:“这一路上你和城主在一起时,难道扎手的东西你都让他拿?”

    西门吹雪不再说话,上前拈起装海胆的网兜。

    这种事情不应解释。

    还是渔家婆婆看他那小心翼翼的样子,挡住他的手,用刀子把海胆一个一个撬开了,挖出鸡蛋黄似的黄儿放在小罐子里,兜好了交给西门吹雪,一边笑道:“是中原的客人吧,没见过这东西。”

    白云城的花并不多,飞仙岛亦然,海岛土层单薄,盐碱又重,花木长得不好,照胆路过有花木的地方,就稀罕地揪了好几枝,拿不下了也不肯和海胆放在一起,把两只手占得满满的。花儿和她很配,她虽穿着素雅的白衣,佩剑的剑柄却缠了鲜艳的丝线,吸汗防滑之余,还很漂亮。

    西门吹雪拎着那一罐子宝贝海胆在旁走着,他从这个位置,望着一头泊在码头的商船,又远远望着另一头建在高处的白云城。城砖是天然的砂土色,在阳光下有些泛白,安详静谧,让人想不到它曾经经历过的海雨天风。

    就像是他见到叶孤城的时候,叶孤城就已经是名动天下的白云城主,他同样也不曾知道他经历过的海雨天风。

    西门吹雪突然问道:“船上的炮,就是江湖传言中夷人的弗朗机么?”

    “啊……”照胆叹一口气,无奈道,“商船上的,是红毛番大炮,城防用的,是佛郎机炮,其实做佛郎机炮的人,不是什么佛郎机人,应该是叫什么‘蒲都丽家’,红毛番的名字都很难叫……”

    西门吹雪道:“这类东西,杀伤人命,比唐门暗器还强?”

    “当然厉害得多,”照胆争辩道,“但是铁炮不同于暗器,是放在明面上的杀人武器,武力强弱,也是放在明面上的,没有暗害之心。”

    其实鲁密铳之类,躲在暗处射人,只怕比机簧、暗镖之类更为阴险,她不愿提及。

    西门吹雪道:“白云城中,这种东西很多?”

    照胆看他一眼:“怎么,你想进货?”

    海商出身的人三句话不离本行,但西门吹雪从未想过给万梅山庄安装几个这样的铁家伙。

    西门吹雪道:“一人无论怎样锻炼,精力终究有限,而器械运作得法则物力无穷。白云城如此追求器械精良,终有一日,器械杀人之力,可令城摧山崩,胜过人力千百倍;而学剑,需要花费许多时间甚至穷毕生之力方能略有进益,学成之后,怒而拔剑,也不过血溅五步。既如此,你又为要何在此学剑?”

    照胆停下脚步:“既如此,西门庄主又为何学剑?”

    西门吹雪道:“我本就意在学剑,剑术之外,天地万物,于我而言皆等而下之。器械杀人,纵使威力无穷,杀人如草,也不及滴血自剑尖吹落的刹那。”

    照胆问道:“那你认为我不是如此?”

    西门吹雪道:“你的好恶过于明显,而你喜爱之物,又未免太多。学剑,所为终究不过是杀人,只有心性冷僻、耐得住长久寂寞而又不为人情物欲所动,方能窥见剑术至境。你心灵手巧,若是不将光阴消耗在学剑上,用来做别的事,可以既开心,又有所成就。恕我直言,如果是我,我不会建议你学剑,叶孤城为何会接纳你学剑?”

    照胆天资不错,但谈不上超乎常人,更何况聪明人的通病,趣味多多,心思耗散。西门吹雪很清楚,叶孤城并非宽容随和之人,剑术之上自然精益求精,教授南王世子不过是逢场作戏,可白云城自己的入室弟子,怎会如此。

    这个问题似乎不易回答,一路畅言无阻的女孩子安静下来。

    她和西门吹雪一时竟有些大眼瞪小眼。

    “你说了这么多,只是为了最后这个问题吧。”照胆笑道,“难道——你嫉妒我?”

    西门吹雪低头看着海胆,无法回答的问题还是不回答为好。

    “其实,再精良的器械,最后都会用完。”

    照胆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西门吹雪反应过来她是在回答前面的那个问题。

    “当你还能嗅到血从剑尖滴下的味道的时候,说明你的处境还是很不错啊。最血腥的地方,其实是没有血腥味儿的,因为只有硝石火药的味道。当器械耗尽的时候,剩下的仍然是人与人的搏斗。所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学剑,或者学别的兵刃,不全是因为适合,也不全是因为喜欢。”

    当西门吹雪行于滨海街市的时候,叶孤城花了许多时间洗去一路风尘,又安排了送西门吹雪北上的船,让人给从浙江送他们来此的商船补充了淡水、粮食、柴草、武器和衣物。叶麻前来问候,二人便谈起朝廷允许福建月港开禁的事,不觉已是过午多时。

    城主远归,且有客同来,白云城中总归要酒宴招待一番,早春天黑的依然很早,所以不等黄昏,厅中就已布了菜。

    此地山珍海味出的不少,中原达官贵人家的珍品鱼翅、海参、燕窝、以及各类稀罕的鱼肉虽然不多,偶然也能捕获,虾蟹之类更是寻常;倒是中原常吃的牛羊肉,极为难得,陆上肉食平常只吃得上鸡肉,一道嫩滑的白切鸡竟成了名菜。

    本地产一种椰子酒,用椰子花芽的汁液所酿,数年方成,十成里倒有一成是糖,酒味极淡,甜味极浓,色泽清澈如水,椰香清雅,入口甜美,味道比椰子水更胜一筹。西门吹雪平时只喝白水,一半是怕放纵口腹之欲伤身,另一半也是怕江湖险恶有人下药,如今到了白云城,他不愿显得拘谨小器,又不知是酒,有人劝饮,既然椰汁香甜,喝些也无妨。

    不但喝了人敬的,西门吹雪甚至还拿起盛装椰子酒的玻璃壶自斟自酌了两杯。

    菜也做的很好,广府出身的人喜欢煲汤,桌上汤有好几种,他慢慢地舀在小碗里,清淡鲜美,他喝了几勺,又去夹卤水拼盘、鸳鸯膏蟹,还有那道海胆饭,鲜滑、浓郁,腥鲜之余,像醇厚的酪一般熨帖舌头。

    没想到这东西这么好吃,难怪那女孩子念念不忘。

    西门吹雪觉得脸颊微微发热,浑身有些虚浮之感,但这种虚浮之感又很舒适,他想一路辛苦,霍然放松,或许精神有些倦怠吧。

    叶孤城只略略作陪便起身离席。

    城主喜静,从不陪客,众人知根知底,早已习以为常。

    但西门吹雪抽身不得。

    有人劝他吃菜,有人劝他喝汤。

    “你一定要对我们城主好呀,你要知道,”照胆说话的时候脸上红红的,“城主是我们的鸡蛋黄黄,馒头尖尖,鱼肚子上最嫩的那一块儿,西瓜芯子里最甜的那一勺。”

    从来也没见过有人这样形容叶孤城,这丫头还真是爱吃,西门吹雪心中有些好笑,但他知道这并不是一句玩笑。

    西门吹雪正色点了点头。

    “城主很喜欢晚上避开人在海边散步,他甚至可以在海上散步。”

    西门吹雪听叶孤城亲口谈起过自己的这一喜好,倒是被白云城的人证实了。

    “城主在沙滩上走,从来没有脚印,他又穿得白,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

    西门吹雪也做得到,这倒没有什么稀奇,好像从前自己也曾吓到过人。

    照胆继续说下去:“今早接城主下船进城,他在沙滩上的脚印很深,你们路上出什么事了吗?”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