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七、繁霜杀桃李1

作品:《[西叶]执剑人

    叶孤城看着西门吹雪把方才练剑的两根梅枝都收起来。

    他不问西门吹雪为何要收藏两截枯枝,毕竟一草一木都是万梅山庄自己的东西,他无从置喙。

    叶孤城看了一眼右手心,还真扎了一根木刺,木刺很小,已经窜到表皮下,不怎样疼,但也一时弄不出来。这什么伤害都算不上,他低头拨了两下就垂下手,随它去。

    西门吹雪起身去针包拈了银针:“手给我。”

    西门吹雪突然说话令他微微吃惊,被疗伤的一月之间他对西门吹雪言听计从,一时之间竟是听话地伸出了两只手。

    西门吹雪心中暗暗好笑,左手去握他扎刺的右手。

    叶孤城忽然知道西门吹雪在说什么,他想放下手还是被抓了个正着。

    他只好说:“木刺而已,不必在意。”

    西门吹雪握住他右手,把手心翻过来,针尖只稍一用力,“啵”的一声小小的木刺就从掌心的皮肤中跳了出来。

    西门吹雪亦道:“取木刺而已,不必在意。”

    在西门吹雪收起银针的空档,叶孤城道:“西门吹雪——”

    难得被直呼名字,西门吹雪反应很快:“嗯?”

    叶孤城道:“我将性命托付给你,西门庄主恩同再造,此恩没齿不忘。”

    感谢的话而已说的太多,西门吹雪道:“忘与不忘,皆是虚妄,你太过在意,反倒失了风度。”

    叶孤城却不在意他的指摘,道:“我能报答你的,只有命和剑。”

    “命我已托付给你,”他寒星般的双眼看着西门吹雪的眼睛,“余下的,只有剑。”

    这话听起来是感恩不尽,实则几乎是在告诫西门吹雪不要有非分之想。

    叶孤城比他年长不少,又受他的恩,说到实处未免显得不识好歹且自作多情,所以说话也只能点到为止。西门吹雪并不愚蠢,话外音自然听得出来。

    与其说西门吹雪冰冷无情,莫如说他的感情洒脱自然。动身之前去秦楼楚馆找三四个少女来侍候,他为武林正义而杀人的心依旧虔诚;他杀了独孤一鹤,但是孙秀青爱他,他便给她一个结果;他真心把陆小凤这样的浪子当做朋友,不论表现出如何冷淡,终究还是会帮朋友的忙。

    西门吹雪若是有朝一日真的对谁生了情,他会让它自然生长,不欺瞒、不遮掩。上苍若是决定了剑神必须历劫,情劫也罢,天劫也罢,他都迎身而上。

    但叶孤城不一样,他过早地隔绝了尘世的趣味,只留下本能的拒绝和固执的坚守。

    高处不胜寒,似是他们共同的体会。

    可是剑神一开始便站在云端,而叶孤城,只有弃绝尘世才能走上云端。

    陆小凤帮西门吹雪把叶孤城带回万梅山庄后便告辞,时隔一月之后他第一次返回。西门吹雪不热情地招待了他。陆小凤也跟叶孤城见了礼,叶孤城陪着他们吃饭,看着陆小凤喝酒。

    二位剑客显然都不太热情。他们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西门吹雪为人冷峭不提,叶孤城不喝酒也不喜欢陪人喝酒,搁在过去他留在席上那就是天大的面子了,陆小凤也知道,不过为了活跃气氛,他笑道:“现在在叶城主眼里,我不会已经变成朝廷鹰犬了吧?”

    叶孤城反唇相讥:“在陆大侠眼里,我不也是朝廷钦犯?”

    陆小凤闷了一杯酒,这是没办法的事,朝廷的压力在,叶孤城的身份不能为人所知,藏身之处也不能为人所知,他不能不在意这个问题。

    叶孤城道:“鹰犬也有鹰犬的用处,若无鹰犬,世间岂不会狐兔横行?”

    这是明褒实贬了,陆小凤垂下四条眉毛:“九月十四城主还对我说只有我一个朋友……”

    叶孤城道:“今天我也是同样说法。”

    陆小凤道:“真的?”

    叶孤城道:“我说过,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的朋友。今后我还是同样说法。”

    陆小凤展颜道:“我实在不想看到朋友出事,我曾后悔没能阻止你们决战,不过现在看起来你们都还不错,我也就松了一口气。”

    叶孤城忽然道:“听闻今上亦成为陆大侠的朋友。”

    陆小凤看了一眼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示意自己什么也没说过。

    若说是决战之前,叶孤城待陆小凤像朋友,待西门吹雪像敌人,这一个月以后,叶孤城待西门吹雪像恩人,待陆小凤却像是损友了。

    陆小凤尴尬道:“那是陛下一定要我进宫,其实我并不喜朝廷插手江湖事,我也不喜江湖插手朝廷事。”

    后一句如有所指,叶孤城充耳不闻。

    陆小凤又道:“不过,陛下人是不坏的。”

    叶孤城叹一口气,他对皇帝个人的印象也不坏,然而人之好坏与皇权行使的合理与否并非一码事。此时若是争论朝廷善恶的话题那便没完没了,他缄口不言。

    不谈朝廷的话,这顿饭还算是尽欢而散。

    陆小凤的到来总伴随着麻烦事,西门吹雪很快应约出庄杀人。

    出来办事,西门吹雪借道去看望了孙秀青。

    他们四月相识,当月便已成婚,至今不过短短数月,寥寥数面,若说彼此的了解有多透彻,实在是谈不上。不过这世上多少男女因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一起,婚前连一面都没有见过的也不在少数,江湖儿女,能够追逐自己所爱,自愿嫁娶,已可说是幸事。

    西门吹雪七月发现孙秀青有孕,故此将八月十五与叶孤城的决战推迟一月,将孙秀青的居所另行安排,以防万梅山庄目标太大,招惹仇敌。现在胎儿尚小,孙秀青的孕相不显。虽然孕相不显,却是不能动武,所以西门吹雪遣了许多人周到保护、贴身照应。

    孙秀青如今的生活,自然远胜昔日走江湖的时候;受到的尊重,也远胜过独孤一鹤对待弟子;若说西门吹雪有什么不好,便是他的心,不在她身上。不过但凡有些身份的家主,也并非一心扑在妻子身上,许多老爷连孩子都不曾抱一抱,也照样在家中颐指气使。西门吹雪婚后便不再去那些灯红酒绿的地方,他痴心向剑,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身为江湖人,不被妻儿束缚,重然诺,轻生死,也是本分。孙秀青是峨眉弟子,深谙江湖道理,当初何尝不是爱他这样,求得西门夫人这个结果,也算求仁得仁,求义得义。

    道理虽是如此,可人总是还想求更多。

    西门吹雪并非不通人情,他多留了一日。

    正因为这多待的一日,西门吹雪在孙秀青的居所收到了万梅山庄的飞鸽传书,有人在山庄杀人纵火。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