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

作品:《我姐

    世界上的事情大概都是无巧不成书的。

    这姑娘家住的离我们家特别近,就隔了一栋楼。

    而且那个时候还没有后来动辄二十几层的高层,最高也就是八楼。

    看着就十分亲近。

    我们家住的是那种即将拆迁的红砖楼,但是具体什么时间拆迁一直也没给个准话,于是就在那房子里经年日久的住着。

    她们家则是那个时候还挺普遍的小平房。

    矮矮几栋,灰不出溜的立在那里,十分不显眼。

    我以前虽然知道那里有人住,但是还真没想到我会有同学住在里面,而且分明距离这么近,我们却从来都没见过面。

    我们都觉得这件事实在很有缘,于是三言两语下来,我对她的防备就基本没了。

    这姑娘在初中是有认识的人的——或者说,一半的同学都是相互认识的,因为我们这个学校有对口小学,只要成绩不是特别难看,都可以来我们学校读书,所以一个班有许许多多的同学相互认识。

    我当时还一度纳闷为什么这帮人好的这么快,听她这么一说才明白过来,感情是一早就认识。

    当然,这姑娘自然也是有认识且玩的好的同学的,我们经由她介绍,很快玩的很好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能和这姑娘玩到一块,很大原因是她身上那种简单的朴实,这样的人不会害人,而且相处的实在轻松。

    我们因为家近的原因,放学之后永远能一起走,聊的天多了,自然就会亲近起来,我们两个人这样好,肯定免不了要和家长见面。

    我到现在都记得我第一次去她家做客,因为生怕叔叔阿姨不喜欢我,紧张的一路上问她好几回:“叔叔阿姨不会不喜欢我吧?”

    把她问的都有点毛。

    她说她妈妈喜欢有礼貌的孩子,我就想着,等会儿是不是该鞠一躬。

    那个紧张劲儿,我想后来如果我有男朋友,见家长也就差不多这个架势。

    好在叔叔阿姨人都很好相处,而且阿姨特别喜欢我——原因在于我比较会学习。

    我这个好朋友人特别不错,但是就是在学习上比较苦手。

    她是那种认真努力也读不好书的类型,我每次教她数学题都会觉得自己在学习了一遍,也亏得如此,没让成绩在下滑的更厉害。

    我阿姨想要她好好读书,但是总得不到好成绩,为此没少发愁。

    也没少拿我激励她,好在我这朋友心大,虽然当时气得不行,但是之后忘得也飞快,和我继续讨论新出的电视剧那部好看了。

    当时是雷剧的高产时代,由《一起来看流星雨》打头,之后的于正剧跟上,各式各样花花绿绿的服装审美开始荼毒我的眼睛。

    但你别提,一开始追剧的时候真觉得还挺好看的,虽然长大了翻出来会觉得——好羞耻啊。

    但那也勉强能算在童年系列里,纵然之后不喜欢了,还是会觉得特别怀念。

    其实我不是很爱看电视剧,我爱看的是动漫,小时候有好多质量高的动漫,其中我最喜欢《虹猫蓝兔七侠传》。

    我觉得这样的动漫不算侮辱我的智商,而且很好看,但是家长眼里……

    首先家长天生就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偏见,认为动漫都是给小孩儿看的东西,然后觉得自己的孩子可真的太不会分辨是非了,然后出于某种考量,之后的中国动画时代因为某种限制进入了冰冻期。满屏喜洋洋灰太狼和熊出没,但是为了青少年心理健康着想,我就算觉得这东西太侮辱智商,也无可奈何。

    只能转战日本动漫。

    那是日本动漫最发展的时期,除了中国风色彩太过鲜明没法模仿之外,别的类型可谓是各种各样,百花齐放。

    我特别喜欢名侦探柯南,这样的奇思妙想让我感到兴奋,于是每每我这个好朋友安利我电视剧的时候,我都会把动漫在安利给她。

    而我们另两位好伙伴则非常喜欢韩国的一个组合叫Super Junior。

    我对那些韩国人是有点脸盲的,看他们唱唱跳跳心里也没有一点波澜,好奇问过‘为什么喜欢他们啊?’,答曰‘长得好看’。

    现在想想,这可能就是最初的‘颜控’雏形吧。

    我们初一的时候是在本校校区就读的,但是初二那年,本校校区要重新装修,于是我们搬到了另一个校区去学习。

    第二个小区可着实偏僻,我这种路痴得靠我朋友带着才找的到。

    新校区学生特别多,每次下楼上间操都是一个苦痛的经历。

    泛着肉眼可见的热气的胶皮操场上,我们要蹦蹦跳跳做完一整套操,然后浑身大汗淋漓的回教室靠‘心静自然凉’把那些汗水蒸发掉。

    那个时候我们学校门口流行卖一个十几块的小风扇,一按电钮呼呼吹风,就是声音大了点,老师不让在课上用。

    于是一到下课,屋子里一片扇叶高速旋转的动静。

    我和我朋友都属于那种家长管制零钱管的很严的类型,只能自己用纸折出个扇子,或者干脆拿块硬纸板当扇子,进行手动扇风。

    每个热气蒸笼的炎夏,最希望能躺在家里吹电风扇吃西瓜。

    而到了冬天,雪厚厚一层被踩成了冰,我们手把手的拖着打出溜滑。

    我是那种很怕冷的体质,多厚的衣服我都觉得冷,玩的嗨了打打雪仗就是极限了,那帮男孩直接把人拽着胳膊和脚往雪堆里扔的玩法我是打死也不敢实验的。

    我后来有南方室友为了下雪惊喜了好久,但我一点也喜欢不起来,因为下雪意味着要扫雪。

    这个工作是我从小讨厌到大的。

    小的时候铁锹要自带,我家根本没铁锹,只能带把扫把清扫那些松软一点的雪层。

    小学同学觉得我是为了捡轻松地活干,但我们家只是因为没必要,买了除了给学校用之外在用不到了,买它干嘛?

    哦,对了,那位说‘你家长离婚我学习就超过你’的同学为了显摆自己的常识多,得到老师的表扬,特意从家拿了一袋盐用来融化厚实的雪,说实话这个方式虽然为撬雪带来了方便,但是那些没来得及清扫的雪水一冻全都成了冰。

    我特别不愿意扫雪的记忆也是因为此,难道这回也要自带铁锹嘛?

    但是我们初中还是比较好的,扫雪工具都已经准备好了,还有那种三角形的挫,在一块地上撬出个口子,剩下的雪块就好清理多了,基本一锹下去,能掀起一大片。

    其实秋天的时候还会组织一次扫落叶,虽然风一吹扫好的落叶就会被卷走,但是相比起大冬天扫雪,扫落叶什么的真的轻松加愉快。

    我忙忙碌碌的记忆当中对这种‘没用的事情’特别有记忆天赋,学习的事情就是死活不上心。

    每天披着一身学生服,春夏秋冬四季在学校和家中来来往往,有的时候还会偷摸的写写小说。

    那也是个网络文学流行的年代,‘霸道王爷’‘霸道总裁’层出不穷,好像不霸道不男主一样。

    而且但凡和这两个字沾边的男主,绝大多数都是渣男。

    我一看这种就觉得反胃,觉得还不如自己写,于是这项工作被我暗地里进行的如火如荼。

    可是我真的不是那么幸运,那天也不知道我爸怎么就想着翻我书包了——估计又是听别人说这个年纪的小孩容易早恋,想翻翻看有没有情书,就给他翻着了我那个特别的本子。

    初中的时候要求本子格式都是一致的,我那个本子实在是太特殊,他一眼就瞧见了,翻出来看了里面的内容,对我又发了一次火。

    大意还是那些我听烂了的东西。

    他见我油盐不进,更是怒火中烧,把本子强制没收了,又说了我两句。

    我为什么会觉得他又听了别人的话呢?

    因为他说完我的爱好之后,又风马不相及的说了句:“你要是敢早恋我就打折你的腿。”

    他这人就是这样,从不听我讲的话,觉得别人说的都是真理。

    事实上我那时候就已经有孤独终老的意思了。

    ——因为看看他这教育方式,我实在没有把握自己能够当一个好的家长,万一千辛万苦把孩子养大反而养出仇来了就不好了。

    我一向在背地里可怜他。

    可怜他费尽心力不讨好,自己女儿跟他不交心。

    这话听我耳朵里不痛不痒就过去了,我心里暗暗想着:只盼我以后不结婚的时候你别着急。

    他把我的本子没收完,又一副有个小讨债鬼做孩子真憋屈的表情,把我的爱好四下传播,顺便‘恨铁不成钢’的骂:她未来可怎么办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事实上我有自觉地,从我小时候那个疯丫头状态脱离之后,上了初中后的我很安静不惹人注意了。

    我也不想和别人交流,要是人人都像他一样,我交流也是没必要。

    我知道学习是有用的,每个人都那么说,但我上学是被他骗进来的,他根本没告诉过我上学的用处到底是什么。

    只是觉得骗进去了以后自然而然就懂了。

    我不懂,因为老师虽然也说有用,但也从来没说用处到底是什么。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