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二十章

作品:《别想从我身边逃走

    唐佩约安锦打球,没想到自家这个妹妹心不在焉的,好几次都被球砸到了脑袋,幸亏不是网球,只是最轻的羽毛球,所以才没让那张漂亮的脸蛋变成一个大花脸。

    安锦心里也很慌,她在感情的事情上没什么主见,还没正是谈一场普通的恋爱,就被赶鸭子上架,结了婚。

    “你到底是怎么回答的,当时。”唐佩找了张凳子,递了杯水给安锦,听安锦这么说,真好奇这傻丫头是怎么回应的。

    “我哪里知道怎么回答。”安锦心不在焉的,她只觉得当时表情肯定糟透了,随便找了个蹩脚的借口逃开了这个问题。

    她当然知道遇到这问题,应该果断说她会相信他。

    但安锦并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她一说谎,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秦厉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不知道。

    比起撒谎,显然故意欺骗,安锦觉得这行为更令人厌恶。

    唐佩从凳子上弹起来,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望着安锦,“你傻啊,有你这样当人老婆的吗,接下来,是不是他很生气?”

    唐佩边怒骂,边沉下眼眸,细细想着。比起安锦,她的心思深沉些,再加上安家与秦家联姻,唐佩自然是知道秦厉的事情。毕竟南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上流圈子就那么些人,基本上年龄差不多的,或多或少都有些交情。

    就连秦家早些年的继承人,秦鼎,她也见过几次。秦鼎相貌是好,眉眼清秀,只是身体不好,常年都需要住院,学校来的少些,但当时的秦鼎是秦家的子孙,多少想要攀亲的人,谁能想到秦鼎没有那个福气去享受家业,没多久就病逝了。

    而没多久,秦厉就出现了,在南城的私立贵族学校露了一年的脸,紧接着就出国留学。大家心里头都明白,秦厉的年龄比秦鼎稍微大一些,要是真的是秦夫人所出,怎么可能一直被藏起来。

    听安锦这么说,秦厉说不定很在意自己的身份。

    安锦被唐佩骂了句,也没辩驳,她事后想想,自己是没做对。“他应该是生气了吧,那晚他都没在别墅住,说是去公司加班了。”

    安锦说话小心翼翼的,毕竟,安家所有的人都希望她和秦厉的婚姻稳定,而她的做法,分明就是把人给推到了外头。

    “你啊,我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你们现在既然结婚了,就是同一体的,你要站在他的身边,他要是被人讽刺私生子,你以为你真的能独善其身。”

    唐佩摸了跟女式香烟出来,夹在中指,点上火,烟头的猩红和鲜红的指甲映衬,她吐字急躁,噼里啪啦说了一通。

    安锦张张嘴,对着唐佩那张精致冷艳的脸,有些害怕,心里嘟囔着秦厉怎么当初没找表姐这般的人,两个人都热爱工作,只要秦厉给足够多的钱,唐佩绝对能活的比谁都要恣意。

    “表姐,你说的,我都懂。”安锦吞吞口水,她好歹出生世家,祖上几辈的基业,她倒不至于养成一个猪脑子。

    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然当初安家出事,以往交好的世家纷纷避着安家的人走。那段时间,安锦没少因为即将成为破落户的小姐,而遭受人的白眼。

    直到安家和秦家确定姻亲关系之后,那些势利眼,才挂上笑脸重新把她拉回圈子。

    这下,唐佩就不明白了,“既然你都懂,你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唐佩搞了几年的时尚界,练就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技能。

    一句好听的话,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她又不傻,瞎折腾自己。

    安锦屈膝坐下凳子上,她穿着漂亮的运动裙子,淡蓝色花纹的百褶裙底部,露出了一双笔直修长的腿,基本上窝在宿舍里的她,皮肤不见眼光,白的晃眼。

    她隔着厚实柔软布料,捏着大腿,她黝黑的眼珠望着塑胶地面,她也不想瞒着表姐,老实道,“我总觉得他娶我是不是另有目的,比如说是他在意他的身份。”

    安锦以前一直把秦厉当做是天神般厉害的角色,但昨晚他嗓音的惆怅,让安锦闭眼就能想起在秦家看到的事情。

    秦夫人会做人,打着自己的算盘,但秦然显然把对秦厉的厌恶之色写在了脸上。

    秦厉是掌管了秦家没有错,但在这个圈子,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命运。私生子就算是上位成功,那也是少数,只要正房在的一天,在心里就是根刺。

    “你说,是不是当时看到安家落魄了,好拿捏,所以才娶我。”安锦忍不住便往这块想,虽说现在想成为秦太太的人大有人在,但几年前,秦厉的根基还没现在这么稳,不少顶级豪门大户都处于观望的态度。

    就算是有人肯把闺女嫁给秦厉,但家世旗鼓相当,要是夫妻两个人感情不好,到时女方少不得得拿秦厉的身世说事。

    没几个像她,成天希望秦厉不着家才好。

    以前父母总说秦厉非她不娶,指不准真是喜欢她,她没当回事,稀里糊涂过了好几年,但现在想想秦厉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娶她。

    她的心里突然就空荡荡的,说不出的滋味。

    见着小表妹跟失了魂似的神情,唐佩讶然。虽说,安家父母都极力赞成这婚事,但身为女人,唐佩难免有些担心。

    秦厉的心思深沉,旁人压根就猜透不了。安锦这身体给了不要紧,但要是连心都给了,其实在联姻中并不是个好兆头。

    “都结了婚,上过多少次床了,他要是不喜欢你,至于除了工作就想拉着你做那事吗?”唐佩怕安锦多想,说的都是一些歪理。

    但想想,还有那么几分道理。唐佩做这行,除了对时尚圈敏感,对圈子里的秘闻也是感兴趣的很,不少长期合作的狗仔卖情报给她。

    秦厉豪门贵胄,商业大腕,除了安锦嫌弃老,在旁人看来可是英年才俊,又生的一副比明星还要俊朗的相貌,随便爆一点都是新闻,但这几年狗仔也就抓着些无关紧要的绯闻,因着是自己表妹夫,所以她调查了下,都是秦厉刻意安排的,拿钱了事,活动结束后,秦厉的私人住所压根就进不去。

    不说婚前,婚后,秦厉估计也就只有安锦一个女人。

    比起某些只知道仗着父母老子的钱,吃喝玩女人的,秦厉算是个一个好男人了。

    唐佩总不能劝着安锦离婚,安锦好不容易对秦厉有点上心了,她当然得加把力,她从包里翻了翻,倒腾出一瓶包装精致的香水,是W奢品牌新出的,国内还没上市,她也是托朋友给她寄过来的。

    安锦在手臂上试了点,味道清新淡雅,只是她懒得用这些东西。

    唐佩扔给她,“你现在是女人了,别老是一身学生气,你今晚好好试着打扮一下自己,去勾引一下秦厉。”

    “我为什么要勾引他”安锦把香水收起来,所谓不要白不要。

    她脸一红,还从来没有干过这事。

    再说,她为什么非要去勾引秦厉,她对那方面的需求,素来很淡。

    “你不是想知道他对你到底是什么想法吗?”唐佩横眉一扫,摸着自己干净鲜红的指甲,“你不去找他怎么知道?指不准他在办公室养着小情人呢。”

    安锦脸色一阵青白,她还没去过秦厉的办公室。但唐佩所说的话,让她长了心眼。

    不然,秦厉干什么放着装修好的别墅不住,经常待在公司,他虽说是个工作狂,但也不至于一天到晚待在公司。

    况且,安锦避开了秦厉的问题,她细想,也许,生母不是秦夫人,对秦厉的刺激很大,而她作为妻子,不仅没有第一时间去相信他,支持他,秦厉指不准对她就有了意见。

    对于秦厉来说,如今找一个漂亮的女人暖床,实在是太过于简单。

    她一想,面色难堪,抓在手中的搅成了一团麻花。

    秦氏集团的总部,即使在夜晚,顶楼的灯光依旧是抢眼。

    昨晚秦厉接到了一份紧急的文件,海外的一个项目突然出了点问题,他连夜赶到公司处理,找到安插在海外公司的负责人,了解一番情况之后,迅速做出准确的判断,直到刚才,才处理完棘手的事情。

    已是深夜,秦厉坐在办公室,抬眼瞧着窗外的琉璃灯火,点缀着黑色的夜幕。

    他习惯性的看了时间,不早不迟,即使回去,想必别墅压根就没有人。即使是不用去调查也知道,只要他不强压着安锦的小脑袋,她还不高兴地缩回了宿舍。

    这么想,他随即打消了回去的念头。

    合上了电脑,秦厉松开领口的两粒扣子,领口敞开,呼吸顺畅了不少,他点了根雪茄,夹着烟的手指在惨白的灯光下,骨节根根分明。

    他眼眸微垂,想起昨晚的事情,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对于秦然,他压根就不在乎,一个即将被秦老爷子扔出去联姻的棋子,现在随她闹腾,照她那性格,无论嫁到谁家,若是不指靠秦家,根本就无法立足。

    那秦夫人想靠秦然东山再起,绝无可能。

    要是以前,他根本就不屑于生气,但他确实是少有的失控了,居然在安锦那个丫头面前失态,甚至还问出那句软弱的话。

    他自嘲,靠在椅子上,任凭冷风吹拂脸庞,清醒头脑。

    安锦提着一壶所谓营养价值极高的鸡汤,站在秦氏总部门口,她瞧了眼顶楼的灯,想着人应该就在上面。

    跟唐佩分开后,安锦的心神不宁的。她没事翻开手机浏览网页,好巧不巧就点到了关于秦厉的新闻。

    巧笑倩兮的美女揽着秦厉的胳膊,恨不得把大胸都贴到秦厉的身上去。

    安锦越想越不对劲,向来沉着冷静的秦厉,什么事情没应对过,怎么可能被秦然那三言两语挑拨。

    秦然那些话,即使是安锦也能听得出来,就是故意找茬的。

    秦厉压根就没有必要计较,更别说在她的面前装脆弱,说是试探她还差不多。

    她细眉抖动,平生出一丝害怕,毕竟她的做法肯定是秦厉极为的厌恶的,不然也不会放弃解决生理需要的机会,独自跑到公司。

    安锦内心越是不安,脚下步子就越快,幸亏大楼有保安值班,不然真跟个鬼城似的,也亏得秦厉能待的下来。

    不过,也可能上头早就温香软玉在枕边了。也就她傻,还真以为秦厉的女人只有她。她拎着保温盒,刷卡,乘坐专用的电梯直接到达顶楼。

    这个时间点,和总裁办公室紧挨着的秘书室早已下班,空荡荡的,也就只有最里面的一间办公室还留有余光。

    安锦从小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哪里经历过社会人的艰辛。她就算是毕业出来,也没有打算像是秦厉这般,恨不得把人生都奉献给事业。

    门没有被锁,估计秦厉也没有想到大晚上的还有人会来。

    安锦忐忑不安,有点担心一进门看到秦厉抱着一个光溜溜的女人,但听着里头安静,也不像是有人,她开了条缝隙。

    借着灯光,秦厉单手撑在办公桌上,另一只手夹着根烟,烟蒂处红光明媚,他侧着脸,光落在他深邃的轮廓上,在身上落下深灰色阴影。

    静谧的办公室,青烟袅袅,烟味浓厚,秦厉也不知道自个儿抽了多少的烟,与平日里看到的意气风发的他相比,现在有点儿不太一样,眼角残留着疲态,明明有地方可以回,却要窝在这地方。

    安锦动作轻,但秦厉是个敏感的人,他微微抬头,见到了来人,眼神微愣片刻,随即化为了唇角漫不经心的浅笑。

    秦厉幽深的目光望着安锦,在他的认知里,安锦并不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体贴女人。

    就算是他待在外头十天半个月,说不定安锦还在宿舍高兴,没人找她的麻烦。

    “今儿个怎么有兴致来找我了?是想要了吗?”秦厉摁灭了烟火,随意丢在青花瓷白的烟灰缸里头,故意开玩笑。

    露骨的话让安锦的小脸憋得通红,她不满道,“我对那事才没有兴趣。”

    秦厉轻笑一声,骤然觉得夜晚也没那么寂寞了,他起身,单手兜着口袋,高挺的眉骨下是黑沉沉的眼,里头盛满了碎光,他缓缓踱步到安锦的面前。

    高大的身躯挡住了亮光,使得安锦的视线范围之内只能容得下他,秦厉伸手,对安锦可爱的小耳垂非常感兴趣,小小的软软的,白嫩嫩的,一碰就红。

    而现在只为了他而红,让他心头满足。

    他沉下腰,俯身凑近安锦,突然想逗逗她,他问,“既然你对那事没兴趣,那大晚上的来这里,难不成是来查岗的?”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