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十二章

作品:《别想从我身边逃走

    南城的高档美容院会所。

    安锦拿着VIP金卡,递给前台的服务小姐。安锦是这家美容院的熟客,从高中起,就经常来这里做美容,等到大学的时候,学业闲了,更是隔三差五到这里来消遣时光。

    这家店技术好,保密措施做的也好,富太太,富小姐,有点名气的小明星都喜欢来这这里。

    很快,就有人领她去了包间。

    安锦刚躺下没有多久,表姐轮唐佩就来了,她拎着香奈儿最近出品的限量级小香包,脚踩着超细高跟扭进来,也亏得她脚步稳,习惯穿细高跟了,搁在安锦这里,肯定脚扭成个残废。

    来之前,安锦就联系了唐佩,毕竟,每次来次美容院,哪次不是需要消耗大半天的时光。

    安锦耐不住寂寞,就喜欢找唐佩过来。

    唐佩拖了鞋,冲了个澡,就趴在床上,让人在后背上涂精油。虽说,唐佩比安锦大上了几岁,但皮肤状态一点都不比大学生差,她皮肤底子本来就好,白皙细腻,也舍得花钱,出去只能让人羡慕嫉妒的份。

    不过她的主业主要是时尚杂志编辑,紧跟潮流,要是自己的那张脸都收拾不好,还怎么让自己编辑的东西吸引人。

    “安锦,之前你跟我在微信里聊,你那老公让你把衣服送回去,那你到底送回去没有。”唐  佩自然是知道安锦和秦厉的婚事。

    当初,安锦不肯嫁给秦厉,长辈没少打她的主意,毕竟,就年龄算起来,她和秦厉的年龄差不多,但她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刚想溜出国避避风头,谁料人家秦少压根就看不上她,只要她这个小表妹。

    她松了口气,但忍不住同情安锦。

    虽说,世家联姻也算是正常,但安锦毛都都没长齐,据她所知,连个正式的男朋友都没有交往过,就被赶鸭子上架,当了已婚人士。

    秦家是豪门大家没错,但规矩也多,一旦嫁进去,就以她表妹这智商,还没和小帅哥调个情,就被抓到了。

    安锦拉着表姐出来,正想说这事。宿舍里的人是多,但安锦考虑到各方面因素,没敢告诉,她身边要说能说的上话的,又知道秦家的,也就这位表姐了。

    她指甲按着枕头,愤愤道,“我怎么可能去还啊,岂不是把自己送上门去。”

    听着安锦这话,唐佩转过头来,忍不住笑,“怎么就变成送上门去了,怎么你到现在还没适应的了婚姻生活。”

    唐佩知道安锦不愿意嫁人,那个时候唐佩没少被亲戚念叨,让她去做安锦的思想工作,那时,她就发现安锦很排斥秦厉。

    一晃几年过去了,就算是再不习惯,也该适应了,没有想到安锦到现在连送个衣服都纠结。

    “谁知道他有没有其他的想法。”安锦郁闷,秦厉的衣服那么多,为什么要搁在她这里。

    特地让她送回去,安锦想想秦厉那成熟世故的脸,就觉得不可能。

    十有八九,还有其他的事情。

    “他能有什么事情,最多想着法子把你拐上床呗。”唐佩好歹混好几年了,思想开放,在订婚之前,没少交男朋友,她说的轻巧,安锦听的脸刷一下就红了。

    “你乱说什么。”

    唐佩勾起唇角,瞧着表妹娇羞的模样,她真不理解,秦厉看着也不像是个病秧子,看着那方面就强,当初指明要安锦,照理说,应该早就有心思才对,等娶到手了,怎么说也得狼吞虎咽才对。

    安锦这副模样,看上去压根就没和秦厉有多少夫妻生活。

    “我是你表姐,才不绕着弯子跟你说话,在我看来,你老公那是想拉近和你的关系。”唐佩可不相信一个身价上千亿的老总会在乎一件衣服。

    还不是安锦一直住在宿舍不肯回去,秦厉想着法子让安锦回去。

    唐佩当时奇怪,两个人都结婚了,怎么还一直处于分居的状态,安锦趁着秦厉出差在外地工作,居然直接搬到宿舍了,一住就是几年,也亏秦厉不计较。

    要是搁在其他人那里,可不就有闲话说了。

    见安锦无动于衷,唐佩继续劝,“秦厉也没什么不好的,长得帅,也能挣钱,还愿意给你花,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反正,我就是不喜欢,你难道没觉得他比我爸更像我爸吗?”

    安锦是家里唯一的女儿,哥哥又比他大上好几岁,自然是不会跟她争宠。很多事情,家里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只要安锦做的不出格,家里人也懒得管。

    但秦厉就不一样了,凤眸一瞥,犀利冷淡,安锦就老实了,她还从来没有和秦厉正面吵过架。

    “你那是胡扯。”唐佩敷着面膜,脸上黑乎乎的一片,她声音微沉,露出了白牙。她是知道安锦脑子不开窍,没想到脑子里想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照安锦这么说,那有的人嫁给老头子,岂不是相当于跟老祖宗一起过了。

    怪不得,叔叔阿姨经常打电话给她,让她没事开导开导安锦,岂不料,安锦绕进死胡同里面去了。

    安锦委屈的很,“我怎么就胡扯了。”她还以为唐佩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没想到倒戈的真快。

    唐佩的语气软了几分,这事要是几年前,她也不一定能想的开,但现在她现在玩多了,并不觉得接受秦厉那样一般的联姻对象有多难。

    毕竟,这几年来,秦厉还算是老实,虽说偶尔有些花边新闻,但对方都是无足轻重的人物,做他们这一行的,太了解这一行的潜规则。

    真以为光靠一两张错位拍的照片,就能一步登天的人,大有人在。

    绯闻的对象是谁根本就不重要,主要是看秦厉对安锦怎么样。

    唐佩可没少听亲戚夸秦厉对安家怎么上心,安锦的哥哥之所以能接连拿下几个大项目,还不是看在安锦的面子上,私下里放放水,就让安家中标了。

    亲戚们羡慕的不少,也就对公司不上心的安锦无所谓罢了,她叹息,真不知道怎么劝解。

    等面膜的精华吸收的差不多了,唐佩躺着,等人撕面膜。她想了半天,懒得像是其他人那般,苦口婆心对安锦说大道理。

    唐佩摸着指甲,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神色有些凝重。

    “对了,最近,你可得看紧你的老公,我上次出席一个酒会,正好你老公也在,我可看到你那死对头温雪在和秦厉搭话。”

    唐佩提起温雪的名字,安锦差点就从床上跳起来,她面色微沉,语气不善,“她找我老公干嘛?”

    到底还是年轻,沉不住气,只是稍微撩拨,安锦就上心了。

    刚还在那里想要跟人划清界限,现在就直接称呼老公了,唐佩笑笑不语。

    要说这温情,别说是安锦看不上眼,就连唐佩也讨厌。不仅如此,估计大院里的人没几个能看上她的。

    不是说温家的钱有问题,只是温家乌七八糟的事情太多。出轨,情妇,打胎,吸毒,凡事温家都喜欢掺和一脚,也亏得温家老爷子还在,都把事情给压下去了。

    这温雪说起来,就是其中的一个丑闻,表面上是温家的小姐,其实她只不过情妇的孩子,只不过仗着生的好看,嘴巴甜,把温家的人哄高兴了,才入族谱的。

    只不过情妇的孩子,骨子里能有多干净,把她妈妈那见不得人的招数学了个精,表面上清高的很,觉得肚子里有几分文采,真把当做是文艺女生了,实则里背地里阴了不少人。

    安锦就是被阴的其中一个,幸好当时有监控录像,调了出来,才真相大白,自此,安锦就恨上了温雪。

    对于安锦来说,任何人都可以把秦厉叼走,但唯独温雪不行。

    “表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倒是说清楚。”只要一想到温雪从中作梗,安锦心里就不踏实,哪里还有心情做什么护理,她摆摆手,让人先下去。

    唐佩不紧不慢说,“你别太急,就是一场普通的宴会,照我看来,目前秦厉倒不至于被勾引上。”

    “温雪那女人能跟一般的人相比吗?”别人安锦还无所谓,但一想到温雪,她就有种危机感。

    温雪那人脸皮厚的很,以前在一个学校读书的时候,没少跟她抢男人。

    安锦容貌出众,家里也好,没理由没有男生追,但凡敢跟安锦表白的,都是学校里顶尖的。

    但男生还没追上安锦,就被温雪横插一脚。温雪会装,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跟个林黛玉似的,在往男生怀里一扑,哪里还有安锦什么事情了。

    等高中的时候,家里安排了女子学校,安锦虽然不愿意,但想想不用见到温雪那小白莲,还是觉得值得的。

    后来听说她出国镀金,对外宣称说是成绩好,被学校看中,选上的,但没几个不知道,当然是花钱出去的。要不是唐佩提起来,她早就忘记了这个人,哪里能够想的温雪居然找上了秦厉。

    因着温雪的劣性根,安锦想着搞不好温雪就是故意针对她的。

    “不行不行,这件事,我要是不搞清楚,我今晚都睡不着。”安锦就怕秦厉真被温雪算计到了,那会比吃了苍蝇还要难受的感觉。

    “那你打算怎么搞清楚,总不能直接问秦厉和那温雪有没有一腿。”唐佩从小包里翻出手机,浏览网页,打发时间。

    她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有想到安锦真的去给秦厉打电话了。

    秦厉正在开会,他听到了手机震动的声音,掏出来一看是安锦的号码。

    他事业心强,又是在业务繁忙期间,安锦一般情况下,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便直接摁了电话,想着等会议结束再回过去。

    安锦晃着一双白嫩嫩的脚丫子,她皱眉,她的火气被撩拨起来了。只要一想到学生时代,经常被温雪抢人的事情,她脑子里就开始胡思乱想,她以前不计较,那是她觉得温雪勾勾手指,对方就过去了,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男生,但秦厉就不一样了。

    怎么说也是领了证的,要真是被温雪抢了,无疑就是在圈子里打她的脸。

    “切,死活也打不通,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安锦心情不好,手机丢进包里,小嘴里嘟嘟囔囔。

    “这可真说不准,谁叫你家老公多金,优秀,私下里还不知道被多少女人觊觎着。”唐佩这话不假,别说是外头了,就连他们公司的小女生,没几个是不喜欢高富帅的,秦厉相貌英俊,矜贵多金,这私照比大牌的明显还要帅气。

    也就是安锦的眼睛里糊了眼屎了,只拿着人家的年龄说事。

    “他要是喜欢,他去找啊,最好身体被那群女人掏干净了。”联系不上秦厉 ,安锦脑门上一团子怒气下不去,她撇撇嘴,故作不在乎。

    她就不相信,秦厉要是到处找女人,她爸妈还能说这个女婿有多好。

    “那行,我现在就对外面放个风,说你们两个感情不和,你看温雪,不想着法子到你老公的床上去。”唐佩不用想也能预感到,何止是温雪,不光是上不得台面的小明星,就连那些自诩名门闺秀的女人,都排着队想爬上秦厉的床。

    “他要是敢收,看我不把他的命根子给断了。”安锦撇撇嘴,目光发狠。

    她心里总觉得秦厉这样的老男人,在结婚之前还不知道玩了多少的女人,她嫁给他,真的是吃了大亏了。

    她看着婚后秦厉私生活还算是干净,所以才忍着好几年。他要是真想偷吃,就放开她。

    她最讨厌吃着碗里面还看着锅里面的男人。

    “你确定你不喜欢秦厉?”唐佩瞧着安锦的眼神瘆得慌,她谈过不少恋爱,可从来想过哪次恋爱失败,就想着把对方的命根子给切断的想法。

    在唐佩看来,也也只有爱惨了的人,才会发表这般骇人的言论。

    安锦斜眼瞟过去,一口笃定,“我才不喜欢他。”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