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六章

作品:《别想从我身边逃走

    秦厉虽也安排人注意着妻子的动向,但感情这种东西谁也说不准,说不定在某个大马路上逛街,就萌芽了。

    他长期又不在国内,算是放养了安锦的生活,如果安锦真的喜欢上了什么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安锦对他的抗拒,让他一度加深这个猜测,毕竟安锦也不是没有过前科。在结婚之前,他就调查到安锦曾经对学校的一个男生很有好感,只是她没那个胆子,还没来得及告白,就被塞上了秦太太的位置,只能算是个暗恋罢了。

    当时,秦厉压根就没有把一个乳臭未乾的小子放在心上,但现在都结婚好几年了,秦厉再想起这件事,心里头总有些不畅快。

    秦厉眉头不经意间拢起来,他摁灭了烟蒂,他素来讨厌麻烦的事情,尤其是这种丑闻。

    对于如今的秦家,要是秦太太要是和其他的男人有暧昧的关系,会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而他现在并不打算终止这段婚姻。

    他站起来,侧身而立,精瘦的身材落下阴影罩在安锦的身上,他的神色未变,冷淡的口吻说道,“如果有,立刻断了这念头。”

    安锦无语,秦厉是哪一只眼睛看到她和野男人好上了。

    她板着张脸,严肃解释,“你想多了,我还是有底线的,最起码不会在婚姻存续的状态下,给你戴绿帽子的。”

    秦厉抬起眼帘,下巴上扬,慢条斯理的解着纽扣,他淡笑,接话,“怎么,照你这意思,是想和我解除了这层关系,就可以找野男人了。”

    安锦哑然,秦厉弯腰凑近,凝视着眼前的对于他来说,只能说是小白花的女人,他语气笃定,“那么,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的太太。”

    秦厉接下来没有做他想做的事情,他去浴室冲了个澡,换上了丝绸质地的睡袍,宽肩窄腰,肤色呈现冷白色,他从柜子里翻出了一瓶红酒,倒了一杯,浅尝辄止。

    安锦想等秦厉睡着了,便偷偷溜走,谁料,秦厉却掐住她的手,把人拽到了床上。

    安锦的身体绷的紧紧的,想着眼前的老男人不会又想起了那档子事情。她闭上眼,等待着奇怪的感觉降临,她刚才也说过只是一次的话,也不是不行。

    却不料意料之中的感觉没有,腰肢上被一道强有劲的力道箍住,安锦眨眼,秦厉这男人俨然是把她当做抱枕了,只要她稍微一动,对方肯定能够惊醒。

    “不要动,我昨晚一夜都没睡,如果你真的想做,我不介意勉为其难的努力一下。”秦厉掀起唇角,黑眸微动。

    只要是不动她,安锦宁愿当一个抱枕。怪不得人都说年龄越大,越要保养自己的身体。

    看来,秦厉也是年龄大了,禁不住熬夜,刚才纯粹吓唬她,要是早两年,秦厉才不管她想不想要,直接摁在床上,做到他舒服了才行。

    看来,秦厉真的是累了,很快就睡着了,留着安锦在那干瞪着眼。

    安锦先头睡不着,扒着天花板数数字,她也不敢动,谁知道秦厉这骨子里都阴霾的家伙,会不会醒了就兽性大发,后来,时间长了,她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安锦在学校几年,专业知识没有学多少,倒是把嗜睡这个习惯养成了。

    等安锦醒来的时候,身边早就是空荡荡的,唯有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提醒着这个人层睡在这里的事实。

    安锦揉揉眼睛,秦厉不在,她就没有那么急着走了。认识了几年,安锦还不知道眼前的男人,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即使在国内办公,也经常加班睡在公司,充分把之前说的没空陪她这句话发挥了极致。

    她趁机就长居在宿舍,除非,他开车去接她,她才会懒洋洋的偶尔回来一次。

    即使她很少回来,但别墅的人,都认得她是秦太太,不至于被误会成见不得人的小三小四。

    别墅雇佣的厨子,以前都是在五星级酒店退下来的大厨。

    安锦虽然不喜欢食堂的快餐文化,但她要和宿舍的人保持同一个脚步,吃吃也就习惯了。

    但难得在秦厉这里,她是有点儿不想错过大厨的手艺。南城有名的饭店虽多,但能做出这么合胃口的饭菜,也就这个师傅了。

    “太太,午餐准备好了。”安锦起来的时候已经迟了,又磨磨蹭蹭好长时间,蹲在化妆台前面护肤,也亏得秦厉心细,即使她不在家住着,但是该有的护肤品一样也没少,看着日期都是最新采购的。

    午餐也是安锦喜欢的几道菜,肉肥而不腻,蔬菜更是在大厨的手下,雕刻的跟个艺术品似的,对于经常吃食堂的安锦来说,无疑每一样都是美味。

    安锦从昨晚到现在都没有进食,想想马上就要回去吃冷冰冰,咸淡都不一定能够烧好的食堂饭菜,安锦把饭菜倒进了肉汤里,恨不得把明天的份也给吃了,哪里还有半分大小姐的姿态。

    也亏,安锦光吃不长肉的体质,她可以肆无忌惮吃。

    秦厉昨晚睡得好,起来就去了公司,虽说公司并没有急于他处理的事务,但两个月的时间,他需要亲自去审查公司的情况。

    陈情是秦厉的私人秘书,海外留学背景,先后在多家公司担任高管,前几年被秦厉挖来做秘书,帮助秦厉处理事情。

    她虽然已经四十多岁的年龄,也有家庭,但是她是个事业女强人,听说家里老公主要管家事,忙孩子,她全心扑在工作上。

    陈情能力强,为人圆滑精明,除了可以帮忙处理棘手的公事,秦厉有的时候也会交代她一些私事。

    比如说是关于给妻子准备礼物的事情。

    他一个大男人,哪里会对女人的东西有什么研究,除了在拍卖会中有看中的,剩下的东西基本都陈情采购的。

    “我太太对这次的礼物并不甚至满意,你再去准备一份。”秦厉翻着文件,突然想起了昨天安锦冷淡的侧颜。

    “我会尽快准备好的。”陈情嘴上答应的恭敬,但其实看不上这位上任的秦太太。

    秦厉虽年轻,但手段狠厉,善于运筹帷幄,接手秦氏没几年的时间,就带领公司走到业内最好,现在海外市场拓展的正热,南城根本没有几家公司能和秦氏抗衡。

    对于这样的男人,陈情无疑是敬佩的。陈情觉得秦太太应该不仅家世优渥,更应该是秦厉的左膀右臂才对。

    而这位秦太太除了家里有点背景之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年纪小,只是个青涩的大学生,不仅没有办法帮到秦总,还难伺候的很。

    这次选购的首饰,价值不菲,但还闹脾气不喜欢,在陈青看来,就是个轻浮的,一无是处的女人。

    陈情内心鄙视,恶劣的想着这段婚姻,压根就不会长久。她就不相信一个小丫头能够抓住秦总的心。

    在这些有钱人之间,联姻稳固而又脆弱,秦家如今又蒸蒸日上,不善于经营婚姻的人,说不定秦太太的位置上哪天就换了人,现在的这位就只能哭鼻子的份了。

    跟陈情想象的不一样,安锦要是知道自己能被休了,那还不得高兴死。这桩婚事,是秦厉单方面决定的,她改变不了,就等着对方厌弃她,奈何秦厉半句不提离婚的事,可把她急死了。

    她还真希望事情能够像是陈秘书想的那样。

    明水别墅。

    安锦吃完饭,觉得困,就又爬到了床上窝了会,毕竟,宿舍的条件有限,这个天气肯定是舍不得开空调的。

    人都是喜欢在条件好的地方多待一会,要是一直吹电风扇就算了,但享受了舒适的空调风,就怎么也不愿意回去。

    安锦躺在床上,长腿翘着被子,想着在秦厉下班之前,她离开就行。

    却不料,她还没在床上享受好,门轻轻的被推开,安锦被惊醒,她从床上撑起来,对上了秦厉一双黑沉沉的眼。

    男人在漫不经心的笑,他的目光落在安锦的身上,他原以为昨天哪怕自己也要走出去的人,今天回来,怎么说也得跑的不见人影才对。

    没想到,还老老实实待着,似乎刚沐浴过,房间里弥漫着清新的栀子花的香气,而安锦正穿着一件酒红色的吊带睡裙躺在床上,双腿笔直嫩白,小脚丫子踹到了枕头上,指甲盖的颜色粉嫩。

    饶是他,也沉了眼,唇角适时地扬起,哑声道,“看来,你也不是那么讨厌这里。”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