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作品:《意外

    周正昀因为自身基本等于没有的社交能力,从小到大她的朋友就不多,“屈指可数”这个形容词用在这里都算是夸她了。因此,这位“学长”,的确是周正昀的大学学长,是她走出大学校园后,唯一保持联络的校友,也是她所投稿的公众号的创办人兼主理人。

    他的全名叫姚自得,周正昀喜欢叫他“小姚”。

    周正昀从大学毕业后,就被姚自得拉进自己创办的公众号,成为一名可能还称不上作者的小作者。所以姚自得总说,周正昀是被他忽悠来的。

    姚自得:为什么不带APP的名称?

    他这么一说,周正昀也记起自己刚才写完的稿件里没有带上APP的名字,如梦初醒般回复:哦,我忘了,它叫什么?

    非但不知道那个APP的名字,就连她写下的那些电影情节,也是综合网上搜索到的片段,她压根没有从头到尾认真的欣赏过这部电影。

    毕竟,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今天下午才落地萧山机场,周正昀坐在回家的地铁上,感觉自己的脑子仿佛刚刚从水里打捞上来,沉甸甸的,湿答答的,糊成一团,想要从中挖点儿有用的信息都不能,只记得今晚要交一篇广告软文,至于是什么东西的广告,她不想点开微信查看,当下,她只想沉浸在放空的世界里。

    要知道这些天以来,周正昀一直在跟网店老板和摄影团队打交道,好不容易才有属于她一个人的时间。

    姚自得随即发来一串省略号,又说:我帮你加上。

    周正昀正要道谢,却见姚自得输入速度飞快地发来一句:叫《与你》,赶紧下一个,简直是为你们芬兰人量身定制的。

    大约是前两年,芬兰这个国家在国内网络上火了一阵子,靠得是不管天气如何,在公交车站排队的芬兰人一定与前后的人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诸如此类的“芬兰式”生活状态。

    身处当今这个离不开互联网的时代,可以轻而易举地接触到除了家人朋友之外的陌生人的想法,甚至是他的内心世界,周正昀发现有不少人承受着社交压力,她并不是个例,于是芬兰这样一个极度重视个人空间的国度,令许多人抱有向往。

    当时,姚自得转发了一条公众号文章给她,标题是:99%的芬兰人都有社交恐惧症,但它却被评为世界上最快乐的国家。他的初衷是想向周正昀推荐一个很适合她的旅游地点,后来慢慢的,周正昀就变成了“芬兰人”。

    此刻,她还没有想好怎么回复姚自得,又见他发来:有条件就要利用起来,不要浪费老天给你的一张琼瑶式玻璃花脸,为师希望你为祸人间。

    周正昀笑着回复:我看最近网上都说,不谈恋爱,屁事没有。

    姚自得:不要迷信网络言论。

    “可是,那个APP也是个网络社交软件啊……”这句话只是周正昀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因为这样回答好像有点儿“杠精”的感觉?姚自得是出于好意,她知道的。

    于是她输入进对话框里的是:我先洗澡,回来再聊。

    消息已经发出去,但是周正昀没有要挪动自己的意思,仍然斜靠在沙发里。沙发这个东西,比床还要万恶,如果要躺进床上,她一定要先洗澡,再换上干净的睡衣,准备好睡前读物,最后调暗室内灯光,反观沙发则百无禁忌,在外奔波一天,回到家中,往沙发里一歪,这一天的疲劳顷刻间漫延四肢百骸,好像再也起不来了。

    在笔记本屏幕休眠前,周正昀对着自己与姚自得的聊天窗口出神,思绪回到了即将从大学毕业的时候,她毅然决定留在这座城市,理由也很简单,假使回到老家,或到别的城市发展,她很难交到朋友。作为本地人的姚自得得知她要留下来,不仅帮她物色公寓,还租来一辆SUV帮她搬家。

    当时连周正昀的舍友都认为姚自得是她的备胎,因为若不是另有所图,怎会任劳任怨。但周正昀知道就算她和姚自得睡到一张床上,也什么都不会发生,他们是真朋友,甚至还有点儿姐妹情,因为姚自得和她一样都喜欢男人。

    除了姚自得,如今仍然经常出没在周正昀生活中的人物,就是池婧了。

    池婧大学毕业后,果断选择到上海发展,恰好周正昀在杭州,上海虹桥到杭州东的高铁,单程只需一个小时,又恰好周正昀是个自由职业者,所以她常常花一个综艺节目的时间坐到上海,再买两块蛋糕,来到池婧的小窝,蛋糕放进冰箱,等着池婧下班回家。

    姚自得和池婧身上有一个相同的标签——社交达人。他们就像两个行走的人际网。周正昀觉得自己只要把握住这两位朋友,这一辈子都不缺朋友了。

    因此,比起没有梦想、没有存款、没有对象的“三无少女”,周正昀还是好一些,至少她有朋友陪她下火锅、逛街、看电影,还有存款,及时缴纳各种保险金,自助养老。尽管她有时候也因为一些无足挂齿的小事情慌张,但她心头没有一抹忘不掉的白月光。

    周正昀心想,如果自己是一部电视剧,或者一本小说中的人物,那么这一部作品的名字很可能是《我与我平静无虞的一生》,并且随时可以大结局。

    她不觉得这样的日子很枯燥,因为一个人是最容易上瘾的生活状态。可是,若问她会不会在某一个瞬间,突然很想谈恋爱?

    会的。

    比如,工作了一整天回到家中,想要有一个人可以瞧出她的辛苦,上前抱一抱她的时候;

    再比如,一觉醒来是个周末,舍友们都出门约会了,只有她下床泡一杯奶茶,呆在宿舍里刷剧,顺便想到晚上舍友们带着今日的“战利品”,或者与男朋友闹别扭的怨气回来的时候;

    或者是,中学的同桌借给她一本言情小说,她在回家的路上拿出来翻阅的时候;那个时候,她也会幻想着,在她一尘不变的春夏秋冬里,一定会有一个意外,前来打破她的平静,然后她怀揣着小小的悸动,等待。

    回答完自己设下的问题,周正昀从思绪中抽离出来,望向书桌上的咖啡,刚到家那会儿冲的,她只喝了两口,复古风格的陶瓷咖啡杯里还是凝固了一圈咖啡渍。她以为自己写完稿子,洗个澡,就能睡着,所以咖啡只敢喝两口,但她忘记自己在长途飞行中,大多数时间也是躺着的。

    于是,此刻她既无睡意,又不想动弹。

    这般情况下,周正昀摸到手机,打开App Store,找到这个叫《与你》的软件,点击下载。

    一分钟不到,APP的图标就在手机主页上,点开来,还有一段十几秒钟的宣传广告,感受到了出品方想要做好社交软件的诚意。

    周正昀注册了账户,然后进入非常关键的一步,设计虚拟对象的形象——

    她将虚拟对象的性别设置为男性,接下来出现的一行字是:你希望他是……

    下面有年龄范围、身高范围、饮食习惯,乃至抽不抽烟,喝不喝酒的选项。拉到最底下是性格标签,除了开朗、耿直、稳重等等正常的性格之外,甚至有……霸道总裁?跳过这个好像有点儿危险的标签,她选择了健谈和豁达。

    翻到下一页,是要她选择模拟恋爱的时间,有三个选项:一周、一个月、三个月。

    一周是不是太短了?一周的时间足够让这个软件准确评估她这个人吗?转念一想,她既不是复杂型人格,更没有波澜壮阔的人生经历,说不定三天就够了。

    三个月又太长。如果她没有养成玩这个软件的习惯,那么只剩被她遗忘的下场。

    周正昀点击了一个月的选项,顿然醒悟,这是在找男朋友,又不是找朋友,她选健谈、豁达做什么,应该选择温柔、体贴这些标签才是。

    为时已晚,手机屏幕已经跳转到空白的聊天窗口,周正昀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随即注意到聊天窗口的最顶端,那里显示着“W0309”……

    这是对方的用户名?

    她带着疑惑点了下右上角的小人头图标,果然是对方的资料,但是里头的内容特别简单,只有昵称“W0309”,性别男,其他都是空白,连所在地也是空的。

    他的头像成为最后的线索,是一张自拍,一张尽管只有脸孔、白色T恤衫的领子和毫无亮点的室内背景,也能收获赞美的自拍。只因为他的长相。

    周正昀很难说清此刻的心情,在她选择那些标签的时候,其实是有一点点怦然的期待,但见到这一张值得赞美的自拍之后,心花又慢慢合拢,回到最初安静的模样。

    既然一开始不是真人,那么头像也是“借”来的,国内娱乐圈里好像没有这号人物,可能是尚未混出名堂的十八线小明星,也可能是抖音上点赞过万的素人,不管是哪种可能,她面对的,终归只是一组数据。

    周正昀平静地给这一组数据发送消息。

    周正:你好。

    然后周正昀盯着手机直到它自动锁屏,都没有得到回复。黑色的屏幕照出她模糊的、略显迷茫的脸。她眨眨眼睛,解锁了屏幕,瞧一眼时间是晚上九点四十分。

    难道数据下班了?

    这时,周正昀才感觉到自己腿上的笔记本在发烫,赶忙将其搬开,也干脆起身去洗澡。她把手机搁在书桌上,没有留意到聊天窗口上方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