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前期准备(三)

作品:《当团长穿越横滨[综]

    ——有兴趣观摩一下真正的人间神灵吗?

    09.

    按照库洛洛的记忆,三人一行来到了一条河前。

    河水不算是清澈,但水流平缓,仰头一望就可以看见游乐园中树立起来的巨大摩天轮。

    在这个地方,不仅能够看到摩天轮,还能看见大摇大摆伫立在横滨位置最好的港口黑手党总部大楼。共噬的混乱结束以后,武装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勉强保持了和平,但由于彼时起过的争端,双方都还看对方不太顺眼。

    路上碰到过几个疑似港口黑手党成员的黑西装男人,他们看乱步和国木田的眼神十分警惕。

    “真是讨厌的感觉,”乱步一脸不爽,“用那种眼神窥伺名侦探简直太失礼了!”

    他忿忿不平。

    “乱步你稍微忍耐一下吧,这里毕竟是港口黑手党的地盘。”

    国木田开口安抚了一下乱步,库洛洛跟在身后,什么也没有说。

    来到这条河边后几人就停了下来,乱步背着手在河边走动,国木田却在盯着河流的时候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眼前的河流勾起了一些他不怎么愉快的记忆,太宰投河的次数没有一百次也有五十次,其中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给那个麻烦精收拾烂摊子,所以国木田一看到这种地方就反射性的头疼。

    乱步周围转了一圈,回来时就看着库洛洛问到:“你确定你是在周围醒来的?”

    “嗯,大概就是那个位置,”顺着库洛洛手指指的地方,国木田看到了旁边的河岸处,“被水冲上来的时候虽然已经身受重伤了,但是对位置还是有一点记忆的。”

    “是吗,那真是可惜。”乱步摊了摊手,“我在河边什么也没有发现。”

    “顺便问一下,库洛洛你是做什么职业的?”

    这句话的跨度有点大,库洛洛听到后眨了眨眼睛。

    “目前暂时没有工作,我刚刚来到横滨,对这里还不是太熟悉。”

    “行了,我明白了。”

    问话的时候,乱步的眼神是十分犀利的,里面透出了一种洞察一切的眼神,国木田待在一旁,依着乱步的问话,他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如果库洛洛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他来到横滨一个月的时间都是怎么生存的呢?

    按照库洛洛的说法,他还身受重伤,神志不清。

    但乱步却并没有就这个问题发散下去,他有些无聊的伸了个懒腰后就戛然而止了:“嘛,今天就暂时这样吧。”

    “结束了吗?”

    “先结束吧,因为我想吃蛋糕了!”乱步用理所当然的眼神看着国木田,“我记得周围有好吃的蛋糕店来着,是在町川大街,国木田君你赶快去给我买!我要小草莓口味的!”

    “那乱步先生你呢?”

    “我在这里等着你啊,我又不认识路。”说着乱步竟然就地坐下了,一副等待美食奉上的模样。

    国木田无奈,只能不好意思的冲一旁的库洛洛点头,然后转身去寻找蛋糕店。

    江户川乱步是个很清澈的人,虽然年轻,但是高傲又自信,从骨子里就透露出了一副任性的小模样。

    偏偏,还非常的聪明。

    “乱步先生您不是说今天的调查结束了吗?”库洛洛勾起嘴角笑了笑,在整个调查中他一直都是这种状态,虽然大事就发生在自己身上,还特意来委托了侦探社,但却对调查进度毫不上心,“您把国木田君支走是有什么话想单独对我说吗?”

    国木田当然是被支走的,用的理由都那么随便。

    “因为国木田是个笨蛋嘛,而且很唠叨,他在的话会碍手碍脚的,影响我的判断。”

    也就是说,现在才开始“判断”吗?

    “从刚才我就想说了,你那副态度算是怎么回事!?”乱步皱眉头指着库洛洛,语气非常的不爽,“我可是名侦探,所以对于大部分人类的想法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如果你要伪装的话就伪装得像一点啊,我真的最讨厌和你们这种人打交道了。”

    明明一肚子坏心思,结果还把自己弄得冠冕堂皇。

    “诶?”乱步的直白让库洛洛有一瞬间的惊愕,这种指着他鼻子说他虚伪的情况并不常见。

    然后库洛洛反思了一下之前的神情举止,只觉得自己并没有太出差错才对。

    “不用疑惑了,吾辈之人的思维是你永远也猜不到的!”乱步叉腰笑了一会儿,但很快神情就正经了起来,“嘛,趁现在国木田不在,我有几个问题问你。”

    “好啊。”

    库洛洛饶有兴趣的看着乱步。

    “你接近侦探社有什么目的?”不是接近国木田,也不是接近太宰,乱步的语气非常笃定,库洛洛就是在有目的的接近侦探社。

    眼前的黑发青年摊了摊手,“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嗯,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思,不过你最好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让我抓到什么把柄,没有什么罪行是能够逃脱名侦探的眼睛的。”

    库洛洛仔细的品了品这句话,总觉得乱步在暗示自己他已经知道了点什么。

    库洛洛又想了想,感觉自己来到横滨以后确实没有做过什么值得引人注意的事情,除了偷了两件西装衬衫,杀了广津柳浪手下的几个港口黑手党——

    嗯嗯嗯?

    所以这件事情已经被人发现了吗?

    想到这里,库洛洛眨了眨眼睛。

    “你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有没有关系?”乱步看起来还有些不甘心,他搓着手掌瞪库洛洛,“你不要说你从来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

    …………

    库洛洛还真没有听过,这确实是他第一次从别人嘴里听到这个人。

    看着库洛洛的表情,乱步皱了皱眉头。

    库洛洛的出现和小栗虫太郎的失踪确实是同时发生的,因为时机过于巧合,所以乱步才答应了太宰的请求——来探探库洛洛的底。

    而关于库洛洛提交给侦探社的委托,无论这个委托内容真假与否,都只是黑发青年借机接近侦探社的理由而已,换言之,这个委托本身是很无聊的。

    用一件天方夜谭的事情来逗太宰玩儿,太宰从一开始就看穿了这一点,所以才把这个委托推给了他。

    但委托到乱步这里的时候,他一开始就没有和别人玩儿踢皮球游戏的兴趣。

    “即使库洛洛·鲁西鲁这个人现在和死鼠之屋没有关系,但以后呢?”

    太宰劝服他的时候是这么说的,见了库洛洛真人后,即使是乱步,也不得不承认太宰的预见是完全正确的。

    库洛洛比他原来预想的更具有犯罪者的气息。

    乱步其实是不讨厌犯罪者的,因为犯罪者绞尽脑汁犯下的案子总会让他获得不少的乐趣,但他讨厌过于平庸以及过于聪明然后心思还坏的人。

    库洛洛显然属于后者。

    “无论你有什么目的,如果你伤害了侦探社,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面对未知的危险,江户川乱步十分认真的做出了这样的警告。

    ##########

    国木田双手提着蛋糕回到河岸的时候,乱步和库洛洛的谈话已经结束了。

    但他迟钝的觉察到了气氛有些不对。

    “乱步桑,这是你要的草莓蛋糕。”把蛋糕从袋子里拿出来递给某位小孩子气的侦探,国木田同时还拿了一块黑森林递给库洛洛:“不知道库洛洛君你喜不喜欢吃蛋糕,所以随便的给你挑了一块。”

    “谢谢。”这声谢谢说得比较真诚。

    库洛洛接过蛋糕后对国木田独步点了点头,由于成长环境的影响,他是从来不轻易拒绝食物的。

    “调查已经结束了吗?”

    “已经结束了。”/“今天已经结束了哦~”

    面对国木田独步的询问,库洛洛和乱步两人几乎是同时回答到,乱步十分不爽的回头,捧着自己的蛋糕瞪了库洛洛一眼,却是对着国木田独步说到:“结束了结束了,我们赶快回侦探社吧!”

    嫌弃的摆摆手,就像身边的库洛洛是蝗虫。

    到现在为止,侦探社接受库洛洛委托调查的第一天,进度为零。

    国木田以为事件的进度不会永远保持这个状态,库洛洛这个大活人毕竟就这样凭空蹦出来了,无论如何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的——但国木田完全错估了当事人的心态。

    库洛洛来侦探社完全是为了打探情况好为以后大闹一场作准备,当然如果能够同时找到自己突然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就更好了,但如果找不到的话也无所谓。

    而太宰和乱步更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给库洛洛扣上了一顶挂羊头卖狗肉的帽子,所以调查途中,他们都忙着套库洛洛的话了,完全没有仔细认真的看委托。

    所以在这些人中,只有国木田独步一个人在认认真真的关注委托本身,然而他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微薄的,所以一个星期以后,库洛洛的委托依然毫无进展。

    “库洛洛君,很抱歉侦探社没能帮上你。”太宰脸上的表情完全不像是抱歉的模样,“调查了一个星期依然没有任何线索,这是我们侦探社的失职。”

    这是很官方的客套话,太宰说过无数种类似的,但在一旁听着的乱步就不乐意了:“太宰,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这个委托没有进展完全不是我们侦探社的能力问题,只是因为这个委托本身就没有调查的余地。”

    ——嘴巴一张牛都可以被吹上天,在信息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谁知道库洛洛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不过他们也不算是毫无收获。

    至少从库洛洛突然出现在横滨那天起,他们已经完全掌握了他之后的行踪,包括一些令人不齿的偷盗行为,以及和港口黑手党黑蜥蜴的接触——

    这一点太宰能够得到的情报就比较模糊了,港口黑手党似乎故意隐瞒了情报,期间发生过的具体细节非常模糊,广津老爷子也对那天发生过的事情闭口不提。

    ——有猫腻。

    太宰第一时间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眨眼间思绪千回百转,坏点子又上心头,太宰露出了阳光灿烂的笑脸,那笑脸莫名的显得有点俏皮——熟悉他的人,比如中原中也就非常清楚,太宰准备陷害人了。

    “不,这确实是我们侦探社的责任,”接着乱步的话往下说,太宰脸上的表情实在是显得真诚,只能说有人天生就适合做出各种表情,“库洛洛君,你的委托实在是太特殊了,我们侦探社实在是无能为力——如果说有谁能够帮到你的话,那就只有神灵了吧。”

    “神灵吗,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听起来确实不可思议,如果说是谁的手笔,似乎确实只有神灵才能解释得通。”

    但是啊……流星街的人不信神灵,更无所谓信仰——这个世界是否存在上帝之手,库洛洛也从来不去纠结。

    神灵啊……

    听到这个词的时候,乱步的表情却有些异样,当他和太宰的眼神对上的时候,只看见了对方鸢色瞳孔里恶作剧般的笑意。

    和乱步竟然如出一辙。

    乱步挑起了嘴角,突然开始有点同情某位帽子君了——据他所知,对方似乎刚刚才从爱·彼伦的推理小说里出来,现在看来,不久后就又有麻烦要从天而降了。

    嘛,不过也不关他的事。

    “库洛洛君,不知道你信不信神灵?”

    库洛洛看向了太宰治,神灵他其实是不大信的,但是库洛洛没有着急否认,太宰治显然还有话要讲:“库洛洛君你知道吗,港口黑手党其实有一个特产——是实实在在存活于人世,而且食着人间烟火的神灵哦~”

    “怎么样库洛洛君,”太宰向库洛洛发出了极具诱惑力的邀请,“有兴趣去观摩一下真正的人间神灵吗?”

    ##########

    港口黑手党这一段时间的财务损失清算报告终于整理出来了。

    现在,这堆文件正放在中原中也的办公桌上。

    按说这种清算报告应该呈递给红叶大姐才是,同为港黑五大干部,红叶大姐主要负责的是情报和拷問部分,他主要负责的其实是武力镇压。

    当他终于从麻烦的推理小说里出来,前往BOSS所在的楼层准备请罪——那个俄罗斯人把横滨搞得乌烟瘴气,中也自觉没有履行好保护首领的义务,所以他从书里出来后就自觉前来请求惩罚。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清算任务被森首领交到了他手上。

    “BOSS,这是?”

    中也单膝跪在地上,他常常戴的那顶帽子被放在了胸前,微微埋首,眼神低垂——这是一个极其臣服的姿态。

    森欧外则背手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首领的大衣下是一张中年美大叔的脸。

    首领办公室位于港口黑手党总部大楼的第四十层,这里有眺望整个横滨最好的视野角度——而眼前这个港口黑手党现任首领此刻正站在落地窗前,把整个横滨的景色都揽在了眼底。

    “中也君,这次我们港口黑手党和武装侦探社又起了争端,”森欧外的声音不疾不徐,其中不乏掌权多年的港黑首领气势:“损失不小,但好在没有动摇根基,作为惩罚,我就把此次争端的清算任务交给中也君你吧。”

    中原中也有点疑惑。

    这听起来根本就不像是惩罚。

    “中也君,此次争端的善后处理需要你多注意一点,”森欧外看着远方,心里却想到的却是曾经和福泽阁下有过的渊源,但这种回忆完全没有使他的眼神温柔那么一两分,仍然是理智算计中透着冷漠的眼神:“共噬事件只是死鼠之屋的试探,虽然这次没能如愿,但是日后他们一定会卷土重来。”

    中原中也埋头听着,森首领的话让他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所以中也君,你必须要把善后处理做好,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个擅长放长线吊大鱼的人,如果你发现了什么隐患,不用提前通知我,直接处理了就是了。”

    “我明白了,BOSS。”

    ——所以,现在这一摞财务清算报告被搬到了中也的办公桌上。

    毫不夸张的,真的是一摞,在他的办公桌上堆成了一座小山。

    “原来这次和武装侦探社他们对上,我们真的损失了这么多东西吗?”

    一边喃喃自语,一边随手把最上面的报告拿下来。

    “商店损失清算、物料损失、建筑修补、人员损失……”

    一份一份的文件看下去,中也不由得慢慢皱起了眉头。

    损失清算原本是一份十分细致又繁琐的工作,中原中也现在虽然已经是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了,但是他在升上五大干部之前写过的报告只会多不会少,所以他对于类似的报告还算是比较熟悉。

    所以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为什么港口黑手党名下的一个商场在这次骚动中的损失会达到一个让他都有些挑眉的数值,明明,这个商场还不在争端波及区域。

    怀着这样的疑问,中原中也又抽出了几份不同的报告,报告里所罗列的损失依然让人觉得异常。

    他觉得有必要查一下细节,既然森首领特意让他注意善后事项,那就一定得多注意一点,如果有什么异常,他必须得提前排除才行。

    商店细节的调查还是很快的,从中原中也这边开始着手,港黑的部下极其仔细的排查了两天,终于把商店异常损失的目标锁定在了一个陌生的黑发青年身上。

    ——没错,这个人就是库洛洛·鲁西鲁。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