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前期准备(二)

作品:《当团长穿越横滨[综]

    ——品味实在是……

    糟糕。

    08.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库洛洛把自己的大灯泡耳环摘下来放在了太宰面前。

    暗蓝色的液体被包裹在圆形的耳环里,折射出了神秘的光泽。

    “这是液态矿石做的耳环,世界七大美色之一。”库洛洛嘴角的微笑有些怀念意味,“当初我为了液态矿石可是费了不少功夫,现在只留下这两颗了,太宰君你可以看看。”

    太宰当然不客气的把这只耳环了拿起来,他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发现耳环内的液体在流动时会不经意的发出闪光,似乎是在不断的发生化学反应,又似乎只是普通的折射光芒,有一种令人迷醉的力量。

    但太宰并没有看太久,过了一会儿,他就将手上的东西还给了它的主人。

    “耳环是好耳环,”太宰摇着头,脸上的神色居然有些嫌弃,“液态矿石什么的我不太懂,不过这个耳环的品味实在是——”

    后面的话太宰没有说出口,但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十分生动了。

    库洛洛笑了笑,不可置否。然后他又动手把摘下的耳环给戴了回去。

    调整了一下坐姿后,库洛洛交叠起双手做出了总结:“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了,这件事的发生实在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目前为止我也没有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也不知道侦探社愿不愿意接下我的委托?”

    库洛洛对太宰发出了这样的邀请。

    太宰鸢色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惯于应酬所以显得有些官方的笑容:“侦探社当然十分愿意接下这份委托,库洛洛君。”

    ##########

    这两天,江户川乱步罕见的觉得有点疲惫。

    共噬的混乱结束以后,国木田君就被抓进了监狱,虽然陀思妥耶夫斯基被捕了,但是他却借机给侦探社留下了一点小礼物——通过利用一个能够“消除现场证据”的异能,他们给国木田君安上了杀害卖花小女孩儿的罪名。

    小女孩儿是拉手榴弹自爆的,而手榴弹的型号刚好是侦探社的常用型号,所以当自爆现场的所有犯罪证据被消除以后,使用相同型号手榴弹的国木田君就成了唯一的嫌疑人。

    为了解除国木田君的危机,自诩名侦探的江户川乱步为了找出那个使用异能的人而一直奔波,但他的推理能力充其量只是技术,而对方的“消除现场犯罪证据”却是异能,技术是永远无法对抗异能的,这一点江户川乱步比谁都清楚。

    这样的事实一度让他十分受挫,但侦探社所有的人都相信他是无敌的,所以江户川乱步必须要赢——秉承着这样的信念,他终于找到了那个名为小笠虫太郎的男人,并且成功的劝服他去自首,从而解除了国木田君的危机。

    然而就是在被押送的路上,小笠虫太郎突然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警告他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侦探社会接到一个相当重大的任务,而这个任务是陀思妥耶夫斯基他们为了摧毁侦探社而造就的阴谋,让侦探社千万不能接。

    这通电话之后,小栗虫太郎就下落不明了。

    当国木田独步洗刷冤屈后拿着照片去追溯小女孩儿的人生时,江户川乱步也在四处打探小栗虫太郎的消息——小笠虫太郎消失了,有两种可能,死了或者是被劫持了,但无论是哪种可能,江户川乱步都找不到丝毫的线索。

    一种巨大的无力感笼罩了江户川乱步,这对于自诩名侦探的他其实是个相当大的打击。

    这一天,推开侦探社的门回来,他依然毫无所获。

    “乱步前辈,您回来啦?”侦探社的事务员春野绮罗子马上端上了一杯加了很多糖的咖啡上来,“今天查案辛苦了吧,这是您的咖啡。”

    “嗯,还好。”乱步兴致不高的摆了摆手。

    “乱步先生您想要吃零食吗,我去给您拿?”春野绮罗子热情又恭敬的这样问到。

    “算了,我今天暂时没有什么胃口。”

    坐在自己的办公室桌上,乱步马上又开始翻资料,这是他前几天拜托与谢野晶子为某个推理小说家作的尸检报告——这个自杀的推理小说家是小栗虫太郎唯一的友人,乱步想要通过这份报告看能不能得到一些他之前忽略掉了的线索。

    看见乱步先生一回来又开始忙,春野绮罗子不好再打扰他,于是便小心翼翼的走开了。

    乱步回过神的时候,发现太宰正站在他的面前。

    “怎么了乱步先生,今天心情不好吗?”

    捏着杯角,乱步胡乱的“嗯”了一声,没有抬头去看太宰。

    乱步在侦探社的地位不一般,虽然平时小孩子气又任性,但他获得了包括太宰在内的所有侦探社社员的一致认同和尊敬,所以平时也显得格外嚣张。

    像现在这样还是比较少见的。

    “是因为之前的那个案子吗?”太宰知道乱步之前正在调查推理小说家的完美杀人案,所以也关注了一下那个叫做小栗虫太郎的人,“还没有对方的踪迹?”

    “嗯?”乱步有点不耐烦了,“太宰你究竟过来干什么的?”

    “事实上我有一点事情想要请乱步先生您帮忙。”

    “不帮,我现在很忙。”不用猜都知道太宰要他帮的忙肯定和最近的某个黑发青年有关,作为一个名侦探,他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而他对那些肮脏的思想交流没有兴趣。

    “不要忙着拒绝嘛乱步先生,你先听我说完。”乱步的果断拒绝完全没有让太宰感到尴尬,在乱步面前他收敛了自己平日里的不正经样,甚至格外的正经和有礼貌:“在小栗虫太郎失踪的时候,某个危险人物同时在横滨出现了。”

    “那个人?”

    “嗯,就是那个人。”

    太宰现在还不敢断言库洛洛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有关系,但这至少这让乱步起了兴趣。

    “他在找上国木田君之后,又来到了侦探社,”这时太宰的神情就显得若有所思:“他出现在侦探社视线里的频率太高了,我摸不太准他的动机,所以希望乱步先生能帮我一个忙。”

    “真是神奇,摸不太准这种话竟然会从太宰你的嘴里说出来。”

    太宰笑了笑,竟然显得有些谦虚。

    “嘛,既然太宰你都这样请求我帮忙了,”乱步又恢复了往常的唯我独尊模样,翘着二郎腿、扬着下巴说到:“那我这个名侦探就勉强帮帮你吧。”

    “非常感谢。”

    ##########

    所以在第二天,陪着库洛洛来调查案件的人变成了江户川乱步和国木田田独步。

    国木田是临时加进来的,侦探社的所有委托都会经过他的手,当乱步开始着手准备调查的时候,他很快就知道了这项委托。

    “国木田你很在意吗?”乱步洞察了一切似的这样问到。

    国木田皱起了眉头,他不是很愿意承认这件事情,但同时他又觉得没有撒谎的必要,所以愣了一下才回答到:“嗯,稍微有一点。”

    “那国木田要要一起调查吗?”

    “不……”犹豫了一下,国木田还是拒绝了,“我最近几天的日程表比较密集,不太容易抽出时间。”

    “这样啊。”

    “但是明天我刚好有半天空出来,可以和乱步先生一起出发。”

    ——于是乎,第二天国木田就出现在了库洛洛面前。

    对于国木田的出现,库洛洛似乎并不感到意外,自从上次书店一别以后,这还是他们俩第一次见面,库洛洛相当熟稔的笑了起来,态度和以前没有丝毫的区别:“好久不见了,国木田君。”

    “嗯。”

    国木田只是这样应了一声。

    关于库洛洛的过去,眼前的黑发青年其实也有提过到一些,但都不甚详细,比起这次委托提供的相关情报,国木田听到过的也就一点点。

    所以如果按照库洛洛的说法,他其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一路上,国木田都在想这件事情。

    “所以库洛洛,你第一次出现的地方是在哪里?”乱步是完全不会在意氛围的,以他敏锐的观察力,他当然可以看出国木田面对库洛洛时那点微微的别扭,但是乱步选择无视。

    这种平庸的情绪,他根本连观察都懒得观察。

    “是在一条河边,我被浪花冲上了岸,”库洛洛回忆起刚刚来到横滨时的景象,“那时我的脑袋还不是很清醒,只模糊的记得一抬眼就能看到一个巨大的摩天轮。”

    “摩天轮吗?”乱步摩挲着下巴,“那看来是在港口黑手党附近了。”

    港口黑手党?

    一提到港口黑手党,库洛洛就想起了某个留着山羊胡子的绅士老人,一点模糊的笑意从他漆黑的眼睛里闪过,眨眼后什么也没有留下。

    “怎么了?”

    “想到了一个人。”

    “是熟人吗?”

    “也不是,萍水相逢而已。”

    一问一答间,乱步的心里似乎已经得到了某些答案,他一只手叉腰,一只手伸出指向前方,“好了,接下来就由我江户川乱步来为你们指明前行的道路,库洛洛、国木田——”

    “嗯?”

    “我们去港口黑手党那边看看吧!”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