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前期准备(一)

作品:《当团长穿越横滨[综]

    ——真是遗憾。

    是啊。

    07.

    中岛敦又做了一晚上噩梦。

    梦中是一片大屠杀的场景,木仓炮声震耳欲聋,四处爆发的争端蔓延席卷了整个横滨,将他所生活的地方变成了一片炼狱场。

    梦里的他一直在爬楼梯,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化虎之后在用尽全力奔跑,但是梦里的楼梯十分漫长,一层两层三层,怎么奔跑也到不了尽头。

    心里压抑的焦灼感和愤怒让他喘不过气来,气喘吁吁的爬了很久,梦中的画面终于一转,他停在了四十层的高楼上,这时他看见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正站在顶层俯视横滨,眼底倒映出了屠杀的乱象。

    这个男人的背影有些熟悉,以至于他在看到的一瞬间只觉得心悸。他上前走了一步,对方黑色的短发在火光的照耀下染上了一丝血腥的暖色,然后回头,额头上赫然是一个张扬的逆十字的刺青。

    ——库洛洛!!!!

    中岛敦猛的醒来,心悸的感觉在睁眼瞬间达到顶峰,他甚至像失水的鱼一样在床板上剧烈的扑腾了一下。但是睁眼之后,梦里的内容瞬间就被遗忘了,只留下心慌的感觉残余在脑海里,什么也想不起来。

    早上起来的时候中岛敦的脑袋依旧昏昏沉沉,他前半夜被突然惊醒,后半夜就再也睡不着了,一直瞪着眼睛在床上躺尸,直到早晨微光破晓。

    来到侦探社的时候整个人也还焉纠纠的,躬着腰驼着背、带着一双大黑眼圈慢吞吞的走进了侦探社,一边走还一边打哈欠。

    “敦君你怎么了,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与谢野医生一眼就看见他的疲态,皱着眉头有些不赞成的说到:“敦君我看你最近几天都没有什么精神,是身体不舒服吗?”

    与谢野晶子觉得可能是年轻人习惯熬夜造成的,所以语气中带着轻微的责备。

    “不是这样的与谢野医生,我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噩梦?”

    “嗯,最近老是在做噩梦,”摇了摇头,中岛敦的疲惫肉眼可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前几天浪费粮食的惩罚吧?”

    ——浪费粮食这件事,其实就是他看见路边被人抛弃的小野猫弱小又可怜,然后联想到了自己童年,所以没忍住心软就给了那只小野猫一些食物。

    “哦哦哦~做了个噩梦啊~看来敦君也到这种年龄了呢~”

    太宰治大呼小叫的声音骤然在背后响起,敦本来就因为睡眠不足而有些神经衰弱,所以听到声音瞬间差点儿被吓得跳起来。

    “才没有呢!”他气呼呼的抚住胸口,“太宰先生你才是,都二十二了还没有女朋友,有什么资格说我做春夢?”

    而且他本来也没有做春夢好吧!

    还好现在镜花酱不在,要是听到了太宰先生的话被教坏了该怎么办啊?!

    一大早上侦探社的氛围就其乐融融,国木田掐着点走进来的时候,对这毫无工作氛围的环境表示皱眉,但工作这么久他其实早已经习惯了自家社员们散漫的行为习惯,所以只是有些不爽的推了推眼镜。

    按照日程表,他早上有工作需要出去一趟,只希望混蛋太宰今天不会再给他添麻烦。

    这样想着,国木田的脑仁又痛了起来。

    一整个早晨的时间,太宰就无所事事的在座位周围乱晃,新人社员也一副恹恹欲睡的模样,国木田叹了一口气,觉得今天还算是和平。

    但这样的和平只持续了一个上午,因为到国木田离开后,麻烦才找上门来。

    ##########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国木田独步前脚刚刚接了个电话离开,后脚侦探社里就乱开了锅,国木田一直看不惯侦探社里以太宰为首的闲散作风,所以只要他在的时候,虽然效果不大,但太宰还是会安分一点。

    而一旦他不在了,太宰就只会变本加厉。

    披上自己的大衣,国木田出去工作了,太宰也决定早退下班——他今天路过一条小河,看见水域清澈,水底漂浮的海草就像是美人的头发一样散发出了深绿的光泽,看起来是个自杀的好地方。

    所以他决定下班的时候去试试。

    “太宰桑,你这就要走了吗?”

    “嗯,稍微有点事情。”太宰欢快的回答到。

    就在这时,侦探社的大门被人扣响了——一共三声,力道不大也不小,间隔时间舒缓的卡在同一个频率上,只听敲门的声音就感觉对方是个十分理性的人。

    “唉……”太宰莫名的叹了一口气,语气竟然有些失望。

    “好像是有客人来了,”中岛敦顺手走过去开门,意外的发现刚刚穿好衣服站起来的太宰竟然又坐下了,心中原本还有些奇怪,但是当他开门看见来人的时候,所有的想法都不翼而飞,心里只剩下了一种莫名的胆怯。

    “库洛洛……先生?”

    敦是有点害怕库洛洛的,上次他跟踪国木田前辈的时候,就因为对方的一个眼神而吓得寒毛直竖——从那之后他就一直做噩梦,虽然大多数时间记不清梦里的内容,但敦知道这些梦大多和眼前这位黑发青年有关。

    “请问您来侦探社是有什么事情吗?”秉承着趋利避害的本能,胆小的敦少年畏畏缩缩的躲在了门背后。

    “我是来寻求帮助的,”扬了扬手上的名片,库洛洛给了太宰一个眼神,“只是没想到会是个空号,所以我只能亲自前来了。”

    太宰笑了起来,面对那张空号名片面不改色,“毕竟这是作为对库洛洛君你的回礼嘛,既然你把窃听器还给我了,我也得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不是?不用感谢我哦,库洛洛君。”

    脸皮厚到能修墙,虽然是被当面质问,但太宰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打哈哈,库洛洛听后无言的笑了起来,有些无奈的模样,然后就随手把名片扔进了脚边的垃圾桶里。

    太宰脸上的笑容依然真诚。

    敦觉得氛围不太对,早已经敏锐的躲开了,太宰则把库洛洛引到了客区,坐下后交叠起双腿,“那么库洛洛君,你今天来是想向我们侦探社求助什么呢?”

    太宰正等着库洛洛的表演。

    “事实上,我在一个月以前突然来到了横滨,”交叠起双手,黑发的青年用温和的语气说起了天方夜谭一样的事情,“我原本应该是处于一片秘密海域的,周围没有任何陆地,只有一条前往某个地区的乘船。我身受重伤的时候被人扔下了船,本来还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昏迷醒来后却出现在了这里。”

    “那还真是遗憾。”太宰合起双手,用那双鸢色的眼睛盯着库洛洛,完全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

    “是啊,真是遗憾。”库洛洛垂下了眼皮,漆黑的眸子里没有倒映出任何的东西:“如果就这样永远的沉睡在海底其实也不错,但有时候世界就是这么奇妙,我活下来了。”

    这样说着的时候,库洛洛笑了起来。

    明明是很轻松的笑声,中岛敦听在耳里,却觉得十分的沉重。

    “所以库洛洛君你想委托侦探社什么呢?”

    “我想知道在我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库洛洛的态度一直是轻松的,虽然讲的是一件相当离奇又透露出惨烈意味的事,但听他说话的语气,他不像是当事人反而更像是一个旁观者,“事实上来到横滨以后,我也查了相当多的资料,但我对于现在的状况依然毫无头绪,如果侦探社能够帮忙找出原因的话,我会非常感激你们的。”

    “当然,费用也不会少。”

    太宰治看着眼前的黑发青年,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沉默。

    ——库洛洛.鲁西鲁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直到现在,太宰治才开始真正思考这个问题。

    库洛洛会来侦探社找他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太宰实在没有想到库洛洛带来的是这样的委托——对方寥寥几语的概括了自己的情况,并且显然的忽略了许多细节,比如他为什么会身受重伤然后被人扔进海里,比如那条船前往何处、有什么目的,比如他之前待的地方叫做什么——漏洞太多了,这一段经历甚至已经接近幻想故事,所以太宰的第一印象就是库洛洛在耍着他玩儿。

    但库洛洛述说的经历实在过于离奇,反而又让太宰有点相信了。

    而且,自从他在国木田哪里知道库洛洛这个人以后,他就开始试图收集信息——但这个人的信息完全是空白的。

    异能特务课的种田长官曾经花费了两年的时间来洗白他的履历,让他从港口黑手党的干部成为了如今的武装侦探社调查员,可即使如此,他的信息仍然有蛛丝马迹可寻。

    库洛洛.鲁西鲁可能并没有说谎。

    太宰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在这之前,太宰一直以为库洛洛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同一种人,所以他也一直在用对待老鼠的方法来揣测库洛洛的想法,但现在他发现自己可能错了。

    库洛洛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不一样的,那只老鼠只会把自己藏得好好的,才不会毫不顾忌的把心袒露在别人面前——太宰也从不否认自己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同一种人,但是比起他们而言,显然眼前的黑发青年更加的无可救药。

    ——而且是完全没有办法救赎的那种。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