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太子着急了

作品:《凤和鸣

    “想不到这位顾三娘子在威胜王面前有如此大的脸面,让威胜王听信她的话不说,还真的亲自下厨做了炖汤给圣上和皇后娘娘喝。”

    姜元羲优哉游哉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眼睛看着邵兕虎在院子里舞刀‘弄’枪,一边对五哥说道。

    姜伯庸嘴角挂着一抹讥讽的笑容,“顾三娘在这种小心机上倒是用心十足,为了取信圣上和皇后娘娘,竟就让威胜王直接将第一次下厨做的炖汤送进宫中,结果圣上和皇后娘娘只喝了一口就喝不下去了。”

    “只有难喝的炖汤,才能让人信服是威胜王自己炖的啊。”

    姜元羲眨眨眼睛,撑着下颌,漫不经心的道:“且看威胜王不仅没有挨骂,反而得到了圣上和皇后娘娘的赏赐,就知道这一步走对了。”

    “然后每隔几天送一份补汤进宫,每一次的手艺都比之前好,就会让圣上和皇后娘娘相信是威胜王自己在府中勤加练习的缘故,对威胜王的孝心就更加受用了。”姜伯庸呵了一声。

    “可别说,这法子‘挺’好的,不看太子、宁江王、临川王他们眼红了?后宫中也有不少后妃让自己的儿子给圣上送补汤或者点心的,可惜了,这种事第二个人做就没多大效果了。”姜元羲淡声道。

    若然是姑娘家,还可以给阿爹做鞋子,给阿娘做手帕或者荷包,总不可能让皇子们做针黹‘女’红吧?

    姜伯庸眉目冷凝,“其他人越是跟着威胜王做同样的事,越发显得威胜王的孝心醇厚素朴,倒是让威胜王捡了一个好便宜。”

    “太子越发急躁了,宁江王和临川王都没有跳出来呢,他就跟威胜王呛声了。”

    姜伯庸手下的情报网还没办法从宫中探知消息,东浦倒是送进去了,暂时却不能为他们收集消息,这消息是姜元羲从祖父那里得到的。

    “兴许是因为威胜王最近进宫太勤,又得了圣上和皇后的赞许,太子昏了头,竟就在宫中与威胜王呛声,还斥责威胜王装模样、虚情假意、恶心至极。”

    姜元羲说起这一段的时候,心中无语至极,看似是在斥责威胜王,又何尝不是在隐晦的责怪圣上和皇后娘娘心瞎眼瞎,才会被威胜王这种“虚情假意”‘蒙’骗?

    “这种话圣上和皇后听了去,大概要对太子不满了,弟弟要孝顺阿爹阿娘,他不学着点,反而斥责弟弟的孝心......”

    姜伯庸同样噎了噎,大概是想不到太子会昏头到如此地步,他眉目间透着困‘惑’,语气都迟疑了,“太子当卢平王之时,虽说不打眼,但也不至于这般昏聩,太子妃卢氏与前任太子妃李氏比起来,差远了。”

    “太子是着急了。”姜元羲淡淡的道,“其实从四年之前就可窥一斑。

    四年之前圣上还只是一个王爷,太子当时只是一个小小的郡王,圣上趁着先帝尸骨未寒就把先帝的子嗣绝灭,自己从王爷登基为帝皇,太子也从郡王变成了卢平王。

    他受封之后,不也一样给世家子下了帖子么,我记得当时是大哥和二哥去赴的宴,他这举止,无非就是想迫不及待的让其他人知道他身份变了,成为王爷了。

    所以当从王爷变成了太子,他同样也迫不及待的给我们下帖子,让我们去捧他臭脚。那场‘春’猎,当中未尝没有他想给我们下马威的可能,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猛兽出笼,导致郑家的嫡系子弟不能人道,一个世家‘女’上吊枉送了‘性’命。

    才刚做了太子,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本就心慌,又遇上了御史毫不留情的直谏,怕自己太子之位不稳,因而心急杀人,才牵扯出后面一系列的发展。

    这其中恐怕就是他自己也想不到会是这样,有些人一朝得志,就会忘乎所以,一着急起来,应对就很容易出错。”

    姜元羲这般说着,同时心中也在给自己警醒,冷静以对才能更好的看清眼前的局势。

    她很认真的看着五哥,直视着他的眼睛,“五哥,我们所谋之事事关重大,万万不能‘乱’了自家的阵脚,太子的前车之鉴,我们可要牢记在心。”

    姜伯庸同样很认真的回应,“五娘放心,五哥不是‘毛’头小子,不会冲动的。”

    姜元羲定定的看了他一眼,见他眸光坚定,这才稍稍心安,那次在小宅子里五哥的异样她一直记在心上,她不清楚五哥缘何变得暴戾可怖,小不忍则‘乱’大谋,她很怕五哥会忍不住,擅自对付顾以丹,会‘乱’了他们的阵脚。

    姜元羲放下这一茬,继而说起适才未完的话,“五哥,正如你猜测的那般,太子在宫中斥责威胜王的话被圣上听了去,圣上将太子叫了过去,据说臭骂了一顿,回头又立马给威胜王更多的赏赐。五哥,你可知圣上斥责太子之时,说了一句话,恐怕这话会让我们这位太子殿下更加难受着急了。”

    姜伯庸微挑眉峰,“什么话如此厉害?”

    姜元羲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圣上盛怒之下,对太子道:悔不立朝。”

    姜伯庸神‘色’一怔,而后眉目舒展,带上了笑意,“大善!威胜王本就觊觎太子之位,才会落入我们圈套中,有了圣上这句话,他必定会更加骄躁、有恃无恐,想要把太子拉下马。

    而太子亦会对威胜王怀恨在心,威胜王做得越多,就越碍太子的眼,这两人兴许要兄弟相残了,就是不知这次谁胜谁负,又是谁会在背后渔翁得利了。”

    太子胜,顾以丹的谋算落空,姜伯庸高兴;威胜王胜,太子落马,陈氏内‘乱’再起,与他们姜家有利,姜伯庸更高兴。

    无论是何等结果,姜伯庸都觉得自己当浮一大白。

    姜元羲再与五哥聊了一会儿,见邵兕虎已经将刀法、枪法、剑法都舞了一次,起身对姜伯庸道:“五哥,我去与小虎活动一下筋骨。”

    姜元羲‘抽’起邵兕虎‘插’在地上的长枪,长枪一指,一言不发的攻向了他。

    邵兕虎反应迅速的挡了一枪,见是姜元羲与他切磋,眸光亮晶晶的,整个人比先前都‘精’神了许多,与她打得难分难解。

    姜伯庸在一旁看着,先是皱眉,后又慢慢舒展开来,“邵兕虎这人,倒也不失为一个好人选。”

    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