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将相不辱

作品:《凤和鸣

    圣上竟然要廷杖他们?

    什么时候上奏启事会被廷杖了?

    从古至今,都没有这样的先例!

    这下子就是九卿都坐不住了,若然真的被廷杖,颜面何存?是不是说日后都不能上奏弹劾了?

    哪怕就是陈雄的狗‘腿’子甘东生也不得不出言阻止,他是廷尉,主管刑法狱讼,若然不阻止,包准会成为朝臣公敌,他也就不用在这个朝堂立足下去了,他深知自己屁股底下不干净,以前没有人动他那是看在圣上的面子上,如今这些朝臣们要真的被圣上打了板子,他会首当其冲,成为朝臣与圣上之间争斗的第一个牺牲品。。: 。

    姜太傅第一个出言,“圣上,这于理不合。”

    有姜太傅顶在最前头,甘东生也硬着头皮第二个道:“圣上,律法中确实没根据...”

    其他九卿纷纷出言阻止,这要是开了廷杖这个口,还了得?

    陈雄气极而笑,犟‘性’上头,越是反对他的,他越是要做。

    “朕既是法!朕既是天!”

    他怒瞪了禁卫一眼,冷喝一声,“没听到朕的话吗?是想要抗旨不成?”

    这下禁卫不敢再拖延,两两架着一个朝臣就往殿外走,很快上奏的朝臣们都被禁卫们架了出去。

    朝堂上顿时空出大片地方,陈宣低垂着头,嘴角挂着一抹得意的笑容。

    姜太傅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朝上首的陈雄行了一礼,跟着往殿外走。

    其他几个九卿也一同跟在他身后,甘东生看了一眼往外走的姜太傅等人,又偷瞄了一眼坐在上首的陈雄,心中恨得跺脚,到底不敢留在殿中,也随着往外走了。

    其后越来越多的朝臣们跟着一起走出殿外,他们要亲眼看着、铭记着受辱的这一天!

    眼见殿中越来越空,陈宣嘴角的笑容越发僵硬,走出去的朝臣越多,就说明对他不满的人越多。

    陈雄的脸‘色’也很难看,姜太傅带头去了殿外,这些人跟随而动,不啻是在无声的指责反抗他这个做皇帝的。

    姜太傅走出来之后,就见殿外空地上已经备好了板凳,禁卫们将朝臣们压在板凳上面,手持着板子,正准备往下打。

    姜太傅淡淡的出声,“这些都是朝廷的栋梁,若是缺了一个,都是我北梁的莫大损失,若是他们伤势过重不能上朝,耽误了圣上的旨意,不能政令通达,此等罪过,你们看着办。”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语气淡然,神‘色’也平常,偏他的话落,禁卫们都是心中一凛,下手就极有分寸了。

    被压在板凳上的朝臣们俱都心生感‘激’的抬头看着姜太傅,明白姜太傅出言是在保他们‘性’命,怕这些禁卫手下要是一个狠辣,他们恐无命看到明天的旭日东升。

    “一”

    “啪”

    “二”

    “啪”

    整齐划一的廷杖声,不管是被廷杖的人,还是站在一旁观看的人,都有一种身同感受,脸‘色’沉肃。

    “五”

    “啪”

    突然有一个朝臣咬着牙,脑‘门’上蹦着青筋,大声的高喊,“臣御史朋兴闻奏圣上,臣弹劾太子宣为一己之乐罔顾人命,伤人‘性’命,致人死亡。”

    有人带头,紧接着又有朝臣忍着疼痛,大声的高喊,“臣左民尚书文彬闻奏圣上,臣弹劾太子宣残暴不仁,公然殴打朝廷命官,致人死亡。”

    “臣‘侍’中学民闻奏圣上,臣弹劾太子宣罔顾律法,羞辱朝臣,致人死亡。”

    “臣中书‘侍’郎康平闻奏圣上,臣弹劾太子宣......”

    “臣左中郎将宏硕闻奏圣上,臣弹劾太子......”

    ......

    一个接着一个,每一个被打的朝臣,都强忍着疼痛,用尽自己最大的声音喊着自己的弹奏,喊得声嘶力竭。

    这些声音不仅殿中的陈宣听到了,他身子气得发抖,脸‘色’发黑,陈雄也‘阴’沉着脸,就是风一吹,这些声音也往外飘着,在北阙殿附近巡逻的禁卫们都隐约听到了个清楚。

    打板子的禁卫们心都在颤抖着,手下不禁用了力,打断了正在弹劾的某个朝臣的高喊,痛哼了一声。

    姜太傅沉肃的“嗯”了一声,禁卫们手下力道这才轻了些。

    三十板子打完,所有被打的朝臣们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股间隐约可见血迹,背上已经被冷汗浸湿,面‘色’煞白,呼吸变得虚弱起来。

    虽有姜太傅的隐隐警告,禁卫们到底是为陈雄卖命,也不敢放水太多,这些人不在家中休养个三五天是好不了。

    姜太傅亲自上前把左民尚书方文彬扶了起来,其他人也去各自搀扶,恰在这时,陈雄的随‘侍’太监在殿中高喊了一声:“圣上有命,退朝。”

    姜太傅闻言,出声道:“诸位先帮着把诸位大人送到我太傅府,老夫先去叫太医过来为诸位大人医治,再叫了你们各家派马车来接你们回去吧。”

    众人低声道谢:“多谢太傅出手相助。”

    ......

    跟着陈雄来到御书房的陈宣,一路上愤愤不平,“那些老匹夫,凭的可恶,那么一点小事值得这般小题大做吗?竟然还敢轮流着弹劾....”

    “啪”

    陈宣猛地住了嘴,捂着被打到一边的脸,感觉到嘴里有些腥味,慢慢回过头看着站在他跟前的父皇。

    陈雄甩了甩手,怒喝道:“蠢货!”

    陈宣有些喏喏:“父皇也觉得我把人打死是做错了?”

    陈雄恨铁不成钢的指了指他,气得大骂:“蠢货!要杀就杀,为什么要选在大街这等人来人往的地方动手,显得你能耐吗?打死了也就打死了,又为何不毁尸灭迹?留着你那些打手授人以柄!”

    陈宣恍然明白了,小心的道:“那儿臣以后要是动手,就做的干净利索点,不会留下任何手尾?”

    陈雄这才拂了袖,径直坐回了御案之后。

    陈宣‘摸’了‘摸’脸上被扇的地方,低声道:“父皇,您说那些人还会不会继续弹劾儿臣?”

    陈雄没好气的看他一眼,“朕哪知道那些榆木疙瘩会想什么,你想个法子,跟甘东生打个招呼,那些打手都‘弄’死吧,省得他们继续抓着不放。”

    陈宣心定了定,“儿臣遵命。”

    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