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残暴的太子

作品:《凤和鸣

    鞭子毫不停歇的落在身上,要是外人看了,绝对想不到这是父亲打自己的嫡长子。

    至少,北阙殿中人全都傻了眼,一时没法反应过来。

    太子也懵,但很快身上钝钝的疼痛让他回神,出于本能,他闪躲了。

    陈雄一时没料到太子会躲避,鞭子落了空,一愣之下,更是怒火腾涨。

    他‘性’子一贯霸道,哪怕这个人是自己儿子,也不容忤逆,他都挥鞭子了,太子竟敢躲!

    这下子陈雄的鞭子挥得更是厉害,若是先前陈雄只是想着略教训,现在是动了真格了,他拿出了当年带兵打仗的本事,太子这下怎么闪躲都躲不过了。

    太子只是挨了几下,就忍不住痛叫出声,他从来就没受过多少苦,特别是当脸颊被鞭子挥出一道血痕之后,更是叫得大声。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太子不仅是男人,还是一国储君,脸被挥出了一道血痕,北阙殿中众人再也坐不住,偏偏又没有人敢去给皇后娘娘或者太后娘娘报信,就是连出声求情的人都没有,随‘侍’太监暗自跺脚,越郎君不在,不然若是越郎君在,以他多日来一直帮着太子殿下讲好话的行事,应当能敢劝一劝陛下。

    “嗒”

    狠狠挥了一顿鞭子,陈雄累得额头出了汗,将鞭子扔在地上,对护着头脸的太子怒声道:“逆子,要记清自己的身份,你只是太子,滚吧,连这么点痛都受不住,想当年朕受过的伤比这重百倍也不见跟你一样哀嚎,真是虎父犬子!”

    这话听得随‘侍’太监心肝都颤了颤,偷偷瞄向太子殿下,见太子殿下痛得皱眉闭眼,一时看不清太子的神‘色’。

    太子撑着钝痛的身体起来,草草施了一礼,转身就走。

    陈雄被他这样的态度气得指着背影破口大骂,“逆子!逆子!”

    太子听到身后怒喝,身上的钝痛让他脚步有些蹒跚,又‘摸’了‘摸’脸上火辣辣的伤口,手指上有着粘腻,将手拿开,就看到了手指上的血迹。

    他脸‘色’‘阴’沉无比,眸中带着怒火,行至宫‘门’处,守‘门’的‘侍’卫向他施礼,其中一个‘侍’卫的动稍有停顿,他顿时勃然大怒,觉得是‘侍’卫在看他笑话。

    “嘭”

    太子踢了一脚,将毫无防备的‘侍’卫踢了一个翻滚,这还不算,又抢了另一个‘侍’卫手中的长枪,一枪刺向了那个翻滚的‘侍’卫,又‘抽’了出来。

    “呃......”

    ‘侍’卫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腹部,难以置信的看着太子殿下,其他‘侍’卫们也傻了眼,有两个同僚连忙去看自己的同伴,帮着他捂着伤口,可是血不断从‘洞’口中流出,很快地上就流了一滩血迹。

    太子‘阴’沉着脸,冷冷的道,“这人冲撞了孤,这是惩罚。”

    “啪”

    太子将手中长枪扔向地上,走出宫‘门’,坐上自己的马车,马车扬长而去。

    这个时候,值守的‘侍’卫领队才低吼着吩咐人去请太医院的太医过来,只是他脸‘色’很难看,血已经流了一地,恐怕太医来了也是救不回来了。

    “头儿...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妻儿...”

    ‘侍’卫不再理会自己的伤口,而是慢慢伸出满是血迹的手,眼含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头儿,他的手在半空中抖着,神‘色’带着无尽的哀求。

    领队咬了咬牙,带着一丝丝的狠意,“汝妻儿吾养之。”

    ‘侍’卫慢慢阖上了眼,临死前嘴角挂着一抹感谢和充满遗憾苦涩的笑意。

    太子在宫‘门’前的行事,车夫和太子府的‘侍’卫都看在眼里,个个都明白目下千万不能惹太子,恨不能立即就消失在太子身边,提心吊胆的回到了太子府,等太子往前院而去,众人才吁了一口气。

    太子浑身都充满着暴躁,‘侍’‘女’给他上了茶,他拿起茶盏兜头就朝‘侍’‘女’的头上扔去,茶盏砸在‘侍’‘女’额头上,红肿红肿的,从头发往下湿哒哒的,吓得‘侍’‘女’立即跪地求饶,哪怕被微烫的茶水烫的有些难受,仍然死命的磕头。

    “一点小事都做不好,养你何用?来人,将她拖下去杖毙!”

    太子吼了一声,‘侍’‘女’吓得瘫软在地,头也不磕了,知道再怎么求情都没用,被‘侍’从拖死狗一般拖了下去。

    闻讯赶来的一众心腹对视一眼,都知太子现下是一处火星,一点就炸的那种,太子又刚从宫中回来,脸上那道血痕除非是眼瞎才会看不到,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怕万一太子脾气上来,不小心惹着了,自己也会跟那个‘侍’‘女’一样倒霉。

    众人的脚步都带着迟疑,方岩咬了咬牙,他近来地位不保,再不挽回太子的欢心,就要被人踩着上位了,他左脚才迈了一步,就听身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殿下,您受伤了,我这就吩咐人给您找大夫。”吴修远抢先一步往殿中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方岩见被吴修远抢了先,眸中一抹寒光闪过,只得跟在吴修远身后随着其他人一起走了进去。

    方岩满是期待的看着太子,希翼吴修远撞在枪口上,最好是落得跟那个‘侍’‘女’一样的下场。

    “是阿吴啊...”

    太子见是一众心腹,尤其是最近特别倚重的吴修远开口,勉强按捺住了火气,听见吴修远关心他脸上的伤,没有呵斥他,反而训斥左右,“都是死人啊,一动不动的,还不给孤和诸位郎君们上酒?”

    吴修远稳了稳心神,暗中吁了一口气,这一关过了,同时也更加清晰的认知自己目下在太子心中的地位。

    对太子有用的人,太子都会宽容一些。

    大夫来了,酒也上了,大夫给太子处理好了伤口,想要劝太子不要喝酒,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恭敬的退下。

    此时太子已经一言不发的连续灌了四五碗酒,吴修远等人也陪着喝,大家都有经验,此时最好不要问太子为何受伤,不然准没好果子吃。

    方岩等人大口喝酒惯了,也喝上了瘾,太子喝的酒又不是凡品,这么一轮下来,除了吴修远,大家都有些醉醺醺的。

    吴修远佯装着喝酒,却很克制,他怕一旦喝醉了,会暴‘露’自己的心思,索‘性’他是一喝酒就脸红的人,半‘迷’离着眼,其他人也分辨不清他是否清醒。

    殿中已经堆了十来个酒坛,空气中都弥漫着一层酒气,就在这时,太子嘭的一声将手中空着的酒坛往地上一扔,脸上带着陀红,喷着酒气,低声喝骂:“老匹夫!气煞我也!”

    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