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神经病的君父

作品:《凤和鸣

    最近太子日子有些不好过,至少对他自己来说,不好过。

    为何,因为太忙了。

    他被册封太子之后,就被陈雄塞去跟着大司空府、廷尉府、太仆府协助以及学习处理政事。

    这几天都城哪里被积雪压塌了屋子,要他来处理调度工匠修缮。

    临近过年小偷惯犯又多了起来,很多正义的“百姓”将之扭送给巡逻武丁,亲眼看到巡逻武丁将这些小偷惯犯送进廷尉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廷尉甘东生是陈雄不折不扣的走狗,一心一意要让太子熟悉廷尉府之事,好让未来的储君承他的情,于是一见来了这么多的小偷惯犯,就让太子来处理。

    又有其他一些琐事绊身,至少天天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就连与‘门’下心腹们喝酒玩‘弄’‘女’人的时间都没有,这让太子很烦躁。

    陈家发家时间短,陈雄又是抢来的帝位,在做将军帮着先帝堂叔打天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时间教导儿子们,就算他能教导,也是行兵打仗之事,因着太子是长子嫡孙,那时候陈雄在外打仗,皇后和太后唯恐陈雄只有这一滴血脉,对太子自幼宠爱,即便后来太子之后的弟弟们出生,太子也是太后的心肝宝贝‘肉’。

    继承宗嗣的长子嫡孙,地位到底是不同的。

    陈家当时出身奴仆,天下未定,就算请得起先生,那些先生的水平也不过尔尔,真正有大能耐的人怎么会去教导陈雄的儿子,又没有人能预见日后陈雄会登顶帝位。

    因此太子的学识大概只能跟世家十二岁左右的孩童差不多,他又不爱读书,成为太子之后,对朝中九卿的教导一向是左耳入右耳出。

    太子想得很好,他比他父皇有学问多了,既然他父皇都能将朝政打理好,没道理他不能,于是越发敷衍九卿们。

    更不用说他是个年近三十的大男人,对着九卿布置的功课,连看都不看,当他是六岁‘蒙’童吗?还要做功课!

    太子三年来,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喝酒、玩‘弄’‘女’人、将他密室里的收藏品慢慢添加,除此之外,他对朝政并不上心。

    骤然遇到这么多要他处理的事,太子手忙脚‘乱’了。

    他还不能推脱不要,因为他太清楚了,一旦他推脱了,想要从这些世家九卿手中再拿到这种处理朝政的机会,就难上加难。

    太子到底是男人,对权势也有向往之心,自己犹豫不决的事,就抓自己‘门’下的‘门’客给他想应对之策,结果他平日里最受重用的方岩,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在某一次政事上,太子用了方岩提出的法子,结果被大司空崔老太爷说教了一顿。

    太子感觉丢了好大的面子,回去就将方岩‘抽’了一顿鞭子,心中又感叹,方岩平日里也就只能想些戏耍玩‘弄’之事了,于朝政上毫无建树。

    这下太子不敢用方岩,又急得抓耳挠腮,连续询问了不少‘门’客,得到的对策就是太子都听不下去,气得一脚窝心脚将人踹得吐血。

    这个时候,吴修远就慢慢突显出来,当他给太子献计,太子用了之后竟得到九卿们的赞赏,吴修远顿时一跃成为了太子身边最重视的心腹,就连方岩和孙炎兵一时都靠边站。

    太子近来最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吴郎在哪里?快去给孤找吴郎过来。”

    偏吴修远又不敢答应留宿太子府,因为会‘露’馅!

    一开始太子问策,吴修远还能用自己的学识帮着太子处理,到了后来太子的应对并无错处,于是在姜太傅有意无意的松手之下,太子身上压着的朝政多了起来,好些都有难度,连吴修远都没有那个见识和法子处理。

    吴修远见此载竟借机把方岩踩下去了,哪肯让自己落得跟方岩如斯的地步?

    且他跟在太子身边帮着处理朝政,太子对他越发信重,为了报仇,怎么他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走投无路之下,他突然想起与他暗中联系的郎君,试着将无法想出应对之策的政事偷偷传递给那个刀削面小摊老板,他卖太子卖得毫无压力,同时这也是一次试探对方。

    结果只半个时辰,对方就回复了他,那上面写的应对之策,吴修远只觉得浑身经脉都打通了般舒爽。

    他重新对着誊写了一遍,将之当做是自己想出来的,拿去给太子,太子的应对之策得到了九卿的一致赞赏,然后太子要处理政事越发多,吴修远身上的担子越发重。

    他要出府才能跟那位神秘郎君联系,才能向他问计,吴修远哪里敢留宿太子府?

    就这般,太子几乎半个月忙得团团转,因着他身上担着的都是些不大不小的朝政,又有先前在御书房中被父皇一顿责骂,说他这些小事都抓不了主意要来回禀,太子咬着牙不让父皇小看。

    特别是得到九卿赞赏之后,他更是充满干劲,连带着,忙晕了头的他,也就没有进宫给陈雄回禀事情了。

    一开始的时候,陈雄也没有记在心上,只过了好几天,太子没有与同往常一般进宫回禀事情,他就浑身不舒服了。

    越华容又跟先前那样,名为帮着太子说话,实为隐晦的给太子上眼‘药’,让陈雄心中对太子有了一丝不喜。

    又过几天,陈雄还是没有等来太子,帝皇的掌控‘欲’发,又觉越华容说的对,他乃圣君,天下事应当尽握他手中,太子一日是太子,一日就是臣下,做臣子的不跟他这个君父回禀事情,这是要自己当家做主?

    更让陈雄越发不爽的是,每个进他御书房的九卿,临走之前都会称赞太子近来行事颇有贤君风范,特别是狗‘腿’子甘东生,只差将太子赞得天上有地下无了,给陈雄颇有一种若然太子来做帝皇,必定比他来做更好的错觉。

    这一下,简直是将陈雄的怒火和疑心病都引爆了,他还没死呢,太子就这般迫不及待的要取代他?还是说朝中重臣们也开始倾向太子了?

    “给朕宣太子进宫!”

    陈雄带着满身的怒火,压抑着低吼。

    圣上突然变了神‘色’,北阙殿中人却见惯不怪了,赶紧去宣太子进宫。

    太子脚步匆忙,刚进宫见到父皇,才弯下腰要请安,身上就挨了鞭子,一时间,太子也有点懵,听着耳边的怒骂,更是满头雾水。

    “好你个逆子!竟然要专权!真是生了狗胆!”

    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