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戏玉来了

作品:《凤和鸣

    听了顾以丹的分析,陈朝很满意,只是若然他不能举荐那些学子的话,那顾家辛辛苦苦筹办的育才书苑就没有意义了。。

    一时之间,陈朝犯难起来,皱着眉沉思。

    顾以丹略等了等,柔声的打破了沉默,“王爷,三娘有一计,可以让您不仅名留青史,还能收获绝大部分寒‘门’子弟的忠心,更能让您能凭借此有一己之力,可以跟太子相抗衡。”

    顾以丹的话,让陈朝双眼一亮,这个小娘子,善计谋,每想出一个点子,就让他的小金库越来充实,最近他出手都阔气了很多,头上几个兄弟都眼馋得不行,这次她说有计谋,想来应当不会让他失望。

    陈朝催促道:“你快说。”

    “王爷,这段日子以来,三娘一直都在想,如今朝廷选拔官吏的方法,只有举荐一途,可大多数举荐的名额都集中在世家手中,那些世家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总是与姻亲之间相互举荐,到头来,最后朝堂上的官吏,大多数还是世家子。

    大半的权势都集中在世家手中,有时候连圣上都要钳制于他们,就如前段时间,姜太傅公然拒绝了圣上提拔的‘阴’平县彭县令,让圣上颜面大失,这些世家,竟然连圣上的圣喻都敢违抗,实在胆大包天。”

    顾以丹一边说,一边提着心,当她看到陈朝的面‘色’越发‘阴’沉,她就知道自己试探对了!

    皇室果然讨厌世家掌握了大半的权利!

    做君王的,哪里能忍受大权旁落?可是世家传承数百年,其中底蕴深得可怕,要不然皇室怎么会容许世家在朝堂上根深蒂固?

    她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自然知道如何打破世家这个庞然大物的包围圈,自古以来,在举荐制度上,皇帝受制于世家,无非就是因为朝堂上的官吏大多数是出自世家,一旦皇室对世家不满,世家不干了,朝堂就会瞬间瘫痪,政令无法传递到各城各县,百姓又知道皇帝是哪根葱?

    要改变这个状况很简单,只要科举制度能实现,世家就再也无法对皇权形成钳制了。

    听到顾以丹的话,陈朝恨恨的一拳打向挂着鹦鹉的笼子,吓得笼子里的鹦鹉从挂着的树枝上掉落,陈朝看都不看一眼,‘阴’狠的咬着牙,“那个死老头,迟早有一天要让他好看!”

    顾以丹微微蹙了蹙眉,对陈朝这种口头不敬有点反感,就她所知,姜太傅算是个为民的好官,但陈朝身为王爷,似乎对姜太傅很厌憎,虽然她是为了提出科举制度才提了姜太傅婉拒圣上提拔那个例子,但她并没有要针对姜太傅的意思,若然不是她只知道这么一个事,如果有其他例子,她也会提及的。

    但事已至此,这并不是她能控制,看情况,皇室恶了姜太傅不是一天两天了,想到姜五娘,顾以丹心下决定,等会让人传讯给她,也就当还了上次在雅集宴上姜五娘出声帮她解围的人情好了。

    “那你对这种情况有什么破解之法?”陈朝期待的问道。

    顾以丹心道一声,戏‘玉’来了!

    “王爷,这就是三娘想了很久,才决定筹办育才书苑的缘故了。”

    顾以丹见着陈朝亟不可待的脸‘色’,不敢再吊他胃口,“王爷,三娘‘私’以为,我们把如今这种举荐制度废除,改成科举制度,就能压制世家,让世家俯首称臣了。”

    陈朝骤然听到一个从未听到过的新事物,越发期待起来,问道:“什么叫做科举制度?”

    “就是以考校学子的才学,选拔出拔尖的人选,让圣上给他们安‘插’到合适的位置上,这样一来,没有了举荐,世家就不能一手遮天了。”

    顾以丹的话,简单易懂,陈朝一听就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科举制度就跟在书苑里的先生,考校学生的学识一样,出题目让学生来答题,答得最好的人,就可以当官?”

    顾以丹微笑颔首,“王爷果然英明神武,这是一种全新选拔官吏的方法,将取代举荐,若是由王爷您能提出,在科举制度上选拔出来的官员,都得感谢您的恩德。

    举荐制度都能延续数百年,这个取代了举荐制度的科举制度,必将延续更长的时间,后代子孙只要是寒窗苦读想要入朝为官的,都忘不了您这个一手开创科举制度的人。”

    陈朝越是想,神‘色’越发兴奋,国字脸上泛起了一抹红晕,就好像醇酒醉人一般。

    他‘激’动到不断的来回在踱步,嘴里喃喃自语,顾以丹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只知道她的计划最重要的一步,已经成功了。

    引起了陈朝的兴趣,就不怕他不会上钩。

    片刻之后,陈朝停下了脚步,上前几步,双手抓住顾以丹的肩膀,满脸‘潮’红的对她道:“把你的设想,完完全全的说给本王听,一个字都不能漏,本王等会就去找父皇。”

    顾以丹眉心深锁,脸轻轻一皱,声音都带上了一丝痛苦,“王爷,您抓疼我了。”

    陈朝这才放开那双大掌,要是换了其他‘女’人,他就一巴掌扇过去了,叽叽歪歪的,还敢说他抓疼了人,不过这人是顾以丹,他的宽容又多了些。

    放开之后,还关切的问上一句,“可还疼?若是还疼,那等你将科举之事告诉本王之后,本王宣太医过来给你看看。”

    顾以丹心中一寒,有道寒气从头冲进脚底,眼前这个男人,宁愿要先听她将科举之事说完才宣太医,这样的关心,还真是廉价。

    兴许是这道寒气让她的心冷下来的同时,她的头脑更加清醒理智,她与陈朝本就是利益合,不能指望一个时刻觊觎她的合伙人对她有真心的关切,她来到这里经历的一连窜事,让她迅速的成长起来,她开始变得更加成熟。

    “王爷,方才您说,将此事禀告给圣上,三娘‘私’以为,这很不妥,于您非常不利。”

    顾以丹面上带着一种为难,语气却很肯定。

    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