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对赌

作品:《凤和鸣

    姜元羲撩起眼皮,眼神从那队‘侍’‘女’身上一扫而过,重点在那队壮汉身上停留。

    身上肌‘肉’鼓鼓,脚下步伐沉稳有力,容貌‘精’神,这些都是身上有着拳脚功夫的汉子。

    姜元羲又看向了壮汉的手,那些汉子手上满是茧子,看茧子的范围,应当是经常练箭所致。

    姜元羲看到身后有几个‘侍’‘女’托着的盘子上面装着苹果,心中了然。

    苏家为此次雅集宴的筹办方之一,又是苏郎君提出的玩乐,当然不可能会找一些箭术不‘精’之人上场,万一在这等宴会之上见了血就不好了。

    姜元羲见此,复又低下头,继续吃着菜,听着耳边的‘私’语,她已经感受到了场中开始热闹起来的气氛。

    “诸位,这些好汉子都是我苏家的护卫,个个手上都有一手好箭术,不如我们来压赌如何?他们这些汉子背上都绣着壹、贰、叁这样编号,你们看看要压哪个人,然后对赌,看他们的箭术到底谁厉害,谁压的汉子赢了,输的人就将自己压赌之物给赢的人,诸位看如何?”

    苏郎君含笑大声的说道,引得众人轰然叫好。

    此时都城压赌蔚然成风,只要有点趣事,都能让大家豪赌,先前姜元羲投壶如此,现在同样也如此。

    且这是一场全部人都可以参与的压赌,这赌得可就更加热闹了。

    当下就有人喊道,“苏大郎,你说你苏家的汉子箭术好,眼见为实,你总不可能让我们瞎压赌吧?”

    此话得到了很多人的附和,这可是真金白银的压赌,就是一人一金,加起来一场都有几百金了,大家的银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就是要赌,也得看值不值得他们压赌。

    苏郎君朗声哈哈一笑,“这个简单,你们给在场诸位展现一下你们的箭术。”

    十位汉子齐声应诺。

    苏郎君吩咐人在一颗大树下挂上一枚铜钱,当下就有一个汉子站在三十步之外,拉弓搭箭。

    “咻”

    “好!”

    一箭就‘射’下了那枚铜钱,引得众人齐声叫好。

    如此这般九次之后,接下来的九人也用同样的法子展现了自己的箭术。

    “苏大郎,你这是要考验我们的眼力啊,每个好汉都能把铜钱‘射’穿,其他的却不展‘露’了,让我们好生烦恼。”

    有人大声叫嚷,声音中带着兴奋。

    苏郎君哈哈大笑,“这样赌起来才有意思不是?”

    “好啦,别的话不要多说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有郎君嚷嚷,“我压一号好汉,压他能一箭‘射’中‘侍’‘女’腰间挂着的苹果,我压五金,谁与我对赌?”

    “我来,我压六号好汉,赌他能截住一号好汉的箭,我也出五金。”立时就有郎君响应。

    两人压赌之事出来了,也同时将五金放到了托盘上,让‘侍’‘女’暂时先收起来。

    “哈哈,我跟压一号好汉,压五金。”

    “我也看好一号好汉,压五金。”

    “我反倒觉得六号好汉能截住一号好汉的,我压六号好汉,压五金。”

    “我跟六号好汉,同样五金。”

    不仅郎君们跟压,就是小娘子们也纷纷跟着压赌,短短一刻钟的时间,场上压赌的赌金就过千了。

    一千多金,在托盘上静静的躺着,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晃了不少人的眼。

    一开始压赌一号好汉的郎君见此,高声叫道:“我们就以五箭定胜负如何?不管谁压赌的好汉赢了,都能得到五金。”

    对赌的郎君也高声应诺,“可以。”

    苏郎君见两人已经说好了,拍掌吩咐道:“开始吧。”

    很快就有一个‘侍’‘女’走了出来,她的头上被放了一只苹果,两手伸开,掌心向上,也各有一只苹果,左右腰间挂着两只苹果,鞋子上面,同样有两只苹果。

    这次对赌,是赌这个‘侍’‘女’腰间挂着的苹果,在这个‘侍’‘女’三十步之外,一号好汉和六号好汉已经站在一条红绸巾子前。

    ‘侍’‘女’面‘色’有些苍白,但她极力稳住自己的身子,她知道,如果自己害怕得抖动的话,很有可能‘射’中苹果的箭,会‘射’中她的腰腹。

    “开始吧。”

    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侍’‘女’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一号好汉也拿起了箭,眯起眼,朝着‘侍’‘女’腰间的苹果松手。

    旁边有一道箭在中途碰上了一号好汉的第一箭,是六号好汉的箭截住了。

    “好!‘射’得好!”压六号好汉的人轰然叫好。

    压一号的人也不甘示弱,甚至还有人站起身来叫嚷,“一号好汉,快点把苹果‘射’中!”

    这些年轻人都喝了酒,面‘色’带着红晕,被场内气氛的烘染得更加兴奋。

    一号好汉又‘抽’出第二支箭,眯眼‘射’了出去,旁边又有一支箭截住了第二箭。

    “好!好!一号好汉好样的!”

    此时‘侍’‘女’已经被利箭带起的力道倒地,她腰间挂着的苹果,赫然有一支箭‘插’在其上,原来一号好汉在‘射’出第二箭之后,又立即‘射’出了第三箭,六号好汉阻拦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苹果被‘射’中。

    “承让了,多谢你们的金子!”

    压赌一号好汉的郎君起身,朝与他对赌的人拱了拱手,大笑着说道。

    按照规矩,一开始对赌之人,在拿回自己赌金之后,可以拿到对方所有人对赌的总赌金的三成,剩下的七成,是跟压赌而赢的人分。

    一号好汉被赏了五金,其他好汉见着,目光也带上了‘艳’羡。

    苏家也地道,那位‘侍’‘女’不用继续第二轮了,可以下去休息了。

    姜元羲从自己赢来的金子中,拿出五金,当众赏给了那位‘侍’‘女’,她赏金之时还笑着道,“你们怎么能赏了好汉却把‘侍’‘女’给忘记了,既然赏了,就一并同仁嘛。”

    这不过是小事,也没有人会跟姜太傅的孙‘女’较劲,那位惊魂未定的‘侍’‘女’千恩万谢的拿着金子退了下去。

    姜元羲继续埋头吃着菜,她只是觉得那个‘侍’‘女’做靶子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她改变不了‘侍’‘女’的命运,只能让她有所得而已。

    很快第二个‘侍’‘女’同样被顶着苹果带上场,一个郎君站起身,朗声道:“我压三号好汉,中头顶之上的苹果。”

    还没有等与他对赌的人起身,那个‘侍’‘女’浑身一软,倒在了地上,竟哭了出声,嘴里叫着,“不要,我不要做靶子......”

    只是刹那,场上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苏郎君的面‘色’,陡然冷如冰霜,看向‘侍’‘女’的眼神,宛如看死人。

    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