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姜太傅很惆怅【周末愉快+】

作品:《凤和鸣

    就是这个小孩,让大‘女’儿跟孙‘女’儿杠上了,要不是看五娘很喜欢他,姜太傅说什么都不会留这个祸害在家中的。

    现在听到五娘说这小孩竟然是绝世狠将,姜太傅没好气的朝她挥挥手,“好了,祖父知道你惯会哄祖父开心,放心,祖父没生他的气,你要是想留他在身边,那就留着,姜家还养得起一个小孩子。”

    姜元羲着急了,“哎哎,祖父,五娘可没有说谎,我可以现在就试给你看的。”

    要邵兕虎成为她的左右干将,必要趁着如今就得到大部分的资源,不然单靠她自己一个人,何年何月才能把邵兕虎培养出来?

    祖父的支持,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姜太傅轻挑眉头,也来了兴致,“行,祖父就看看你说的绝世狠将是个什么样的风采。”

    姜元羲走出屋子,问姜福生要了一些武器,又吩咐人将院子‘门’关上,她朝邵兕虎招招手。

    邵兕虎扔下手中的树枝,飞跑到她身边,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

    姜元羲习惯‘性’的‘摸’了‘摸’他的光头,柔声道:“小虎,还记得我们前几天一起玩的玩乐吗?我做什么,你就要跟着一动不动的做什么。”

    “玩乐”两个字这些天邵兕虎最期待听到的,只要听到这两个字,就代表姜元羲要放下所有事情,专心致志的陪他一个人玩。

    邵兕虎连连点头,等看到姜福生带着人拿着武器过来,眸光发亮。

    姜元羲从家仆手中接过两根长枪,自己手中拿着一根,另一根被她抛向了邵兕虎。

    姜太傅和姜福生两人都提起了心,五娘就这样朝那个小孩扔长枪,那小孩还傻愣愣的站着不动,这要是砸中了......

    姜福生都急得上前两步了,又猛的站住了脚,目瞪口呆的看着邵兕虎干脆利索的接住了长枪,还好奇的挥了挥。

    那根长枪,比他还高一个头......

    “小虎,看仔细咯!”

    姜元羲一声娇喝,站在院子空地上,右手一抖长枪,开始挥舞起来。

    长枪如游龙,又泛着银光,在空中跳跃升腾,游戏人间,看得姜太傅和姜福生等家仆流连忘返。

    一套枪法下来,姜元羲脸不红气不喘,手持长枪,问道:“小虎看清楚了吗?你来一遍。”

    姜太傅觉得孙‘女’儿觉得此举强人所难,她就耍了一次,就是他这种过目不忘的人,也不可能记一次就全部记住,毕竟这是舞枪,又不是背书。

    哪想那个小孩竟然点头了。

    就见他拿着长枪同样现在空地上,开始挥舞起来。

    因为第一次姜元羲挥舞得慢,姜太傅还能记得一开始的枪势,他惊奇的发现,那个小孩到目前为止,枪势都是对的!

    再一看孙‘女’,见她现在旁边,不断的点头,显然是那小孩确实没出错。

    片刻之后,姜太傅已经记不得后面枪势的走向了,却听五娘叫了一声,“小虎,这里错了,你看我的。”

    邵兕虎顿时就止住了枪势,认真的看着姜元羲的动,等她将剩下的那部分又一次舞完,邵兕虎也开始动了。

    这一次,一直到最后,姜元羲都没有出言纠正,甚至当邵兕虎从头再来的时候,姜元羲也忍不住拿起长枪加入了进去,与他一道挥舞。

    姜太傅所见,就是两个身高差不多的人儿同样的举动,同样的频率,就连跳跃起来的高度都一模一样,明明是两个人在动,却只能看到一个人的动。

    “看招!”姜元羲陪着邵兕虎挥舞了一次枪法之后,突兀的变招,一枪就刺向了邵兕虎。

    姜太傅等人已经被场中的变化吸引,看到姜元羲突如其来的攻击,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生怕邵兕虎会被这一枪刺中。

    “锵”

    邵兕虎一枪接住了姜元羲的突刺,然后毫不客气的反刺她。

    两人你来我往的打了起来,越来越快,从东边打到了西边,还在院子四角伺候的家仆们早就跟着姜太傅躲进了屋子,看着两人打得眼‘花’缭‘乱’。

    最后是以姜元羲把邵兕虎的枪挑开为结束。

    姜元羲依然呼吸绵长,邵兕虎却微微红了脸,喘了喘气。

    姜元羲将长枪‘插’在地上,捡起一把刀,眸光晶亮的看着邵兕虎,“小虎,我们来玩刀!”

    说罢,她提起刀,又开始耍了起来。

    紧跟着又如同长枪那般,最后两人拿着大刀打得火热。

    姜太傅一边看,一边从袖子里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有余悸的问身边的姜福生,“福生,你觉得都城里有哪个郎君文质彬彬还脾气好的?”

    五娘把长枪和大刀舞得这么溜,日后的夫婿一定不能找个武艺高强的,不然两口子要是口角不合,那就不是五娘哭哭啼啼跑回姜家找他们为她做主,而是直接就抄起长枪跟夫婿干架了!

    都说武功高的人,脾气不好,还是找个脾气好的,不容易发生口角的郎君为好,不会武功的话,也不敢跟五娘对着干嘛。

    姜福生还在努力的想着有哪家郎君不会武艺,好脾气又能接受自己媳‘妇’儿舞刀‘弄’枪的,还没有想出个人来,又听家主摇头否定了。

    “不妥不妥,这要是找个不会武艺的,要是他不小心惹了五娘,被五娘这么一枪下去,我们姜家可赔不回一个郎君给人家,还是得找个会武艺的,武艺还不能弱的,不然还是要被五娘胖揍的份。”

    姜太傅犯愁了,“哎哟,我只听阿齐说五娘武艺天赋高,可他没跟我说五娘拿起刀枪就跟换了个人一样啊!

    怪不得上次李仲闻那小子来家里,跟松儿切磋,五娘说松儿打不过还有她呢,我当时以为她给自己脸上贴金来着,没成想她还谦虚了不少。”

    姜太傅看一眼宛若被犁过的院子空地就哀愁的叹一口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这里来了强盗头子,将他院子的地都给挖了一遍,找宝物呢。

    姜元羲将刀扔下,浑身舒爽的走到祖父面前,宛如一个得胜的公‘鸡’,昂着头,一脸“祖父快夸我”的神情,状若谦虚的道:“祖父,您觉得怎么样?”

    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