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你不想要?【星盟6+】

作品:《凤和鸣

    一直折腾到了傍晚,院子里的人才松了一口气。.: 。

    好歹小孩看起来没有大碍了,只是可能是生了一场病,或许是姜元羲的焦急太过‘激’烈和真实,小孩对她的忌惮逐渐消去,并且变成了一步都不肯远离她身边。

    这让阿方柳眉倒竖,就算这个小孩再怎么‘精’雕‘玉’琢,他还是个小郎君,就算比五娘小,那也是过了七岁!

    可小孩即便因为生病颓靡,依然不改野‘性’,只要阿方试图将他从姜元羲身边‘弄’走,他都会朝阿方低吼,以至于只是短短几个时辰,小孩对阿方的敌视是所有人中之最。

    因为自己的固执己见,或者说是自傲自得,差点活生生害死了一条人命,姜元羲对小孩非常包容,哪怕是到夜里,也制止了阿方的不满,将他留在自己身边。

    在姜元羲看来,小孩什么都不懂,就如雏鹰,懵懂无知,连人言都听不懂,又怎能苛求他知道礼义廉耻、男‘女’大防?

    等小孩撑不住,在她身边睡着之后,她也阖上眼睛。

    “老头,你说的以畜生行事之,该如何做?”姜元羲‘舔’着脸,讨好的问道。

    “哼。”

    黑衣老者冷哼一声,嗤笑道:“不是不想听我的吗?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可以将他掰过来吗?”

    姜元羲即刻摇头,好像拨‘浪’鼓一样使劲摇,“是五娘见识短浅,是五娘太过想当然,还是师尊您老人家厉害,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后五百年未有不知之事......”

    “好了,别拍马屁了。”黑衣老者没好气的打断她的奉承,看着小‘混’蛋一副“天上地下您最厉害”的神情,嘴角‘抽’了‘抽’,“这幅狗‘腿’的样子,真是让人眼瞎。”

    “哦。”

    姜元羲闻言,瞬间收起狗‘腿’样子,端正了身子,世家‘门’阀最端庄的礼仪就出现了。

    “老头,方才你也看到了,那小孩吃不得熟‘肉’,只好让人煮了一点粥给他吃,费了好大劲才让他吃下去,可他总不可能永远吃粥吧?”

    说起就犯愁,到了傍晚的时候,小孩肚子响如擂鼓,没有‘肉’食又躁动不安,竟然趁着姜元羲不注意,偷溜出去抓着厨房里的生‘肉’就啃,吓坏了正准备做晚膳的阿方等人。

    幸好阿方跟在姜元羲身边胆子也大,敲掉了他手中的生‘肉’,又扬声吩咐人来抓他,院子里一阵‘鸡’飞狗跳的。

    还是姜元羲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制服,让他乖乖吃了粥。

    “我又不是大夫,我怎么知道他要怎么调理饮食?”

    黑衣老者没好气的瞪了小徒弟一眼,真当他是神啊。

    “那您说什么畜生行事之?”姜元羲同样没好气的道。

    “我只是告诉你,该如何改正他的坏习惯而已。”

    黑衣老者淡淡的道,“在兽族中,同样也有阶级强弱之分,同样也会遵守拳头即道理的原则。

    他不是要吃生‘肉’吗?那就打他、饿他,又用饮食‘诱’‘惑’他,慢慢改变他的坏习惯。

    他不会直立行走?同样打他、饿他、教他,其他行事也是如此。

    你对着一个畜生用礼义廉耻?这不是可笑吗?只有拳头才能让他听命行事。

    可你要记住一点,在你调教他的过程中,一定不能磨灭他的野‘性’,也不能磨灭他的凶狠。”

    这个要求着实是古怪,姜元羲想不明白,“为何不能磨灭他的野‘性’凶狠?”

    “他应当是从小被老虎养大,所以生活习‘性’都跟老虎相差无几,比你还小上一些,却能在没有习过任何武艺的情况下与熊瞎子搏斗,这种战斗的天赋,比之你还厉害,你要将一只老虎养成一只家猫吗?”

    黑衣老者明晃晃的鄙夷,让姜元羲‘摸’了‘摸’鼻子。

    “且你自己也发觉了,兴许是你将他久攻不下的熊瞎子一枪刺死,将他从死亡中拉回来,又处处压制着他,接着你对他又紧张过了头,他对你从忌惮害怕慢慢变成了依赖信任,这样一个对你有着雏鸟心态的天生战士,你不想要?”

    黑衣老者瞥了她一眼,状若无意的提醒,“不是已经跟你祖父放了豪言吗?既然要展现自己的拳头,有一个能只听从你的话,能让你无条件信任的手下,你不想要?”

    想要吗?

    当然想,姜元羲做梦都想,只是她担心的是:“可他从小就长在深山老林中,等他学会听懂人言、会说人话,时间不知过去多久了。

    真要能帮上我,还得读书识字、习武骑‘射’,哪样都不能缺,我没有足够的时间等他成长。”

    黑衣老者倒是平静,“你不用担心这个,我观他善于观察学习,一个人能在深山老林存活至今,本事不小,你尽管教,只要他能学会识字,我再送他一场造化。”

    姜元羲越是跟师尊接触,越是明白眼前这个老人的可怕,他能通过她的眼睛看到外面的一切,她接触过这么多人,到目前为止,只有这个小孩能得到他说这一句“送他一场造化”。

    姜元羲眸‘色’一深,那个小孩身上,定然有她不知道的特殊,不然她师尊不会搭理这么一个小孩。

    可惜她无法从师尊面上看出端倪,师尊要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心思,还是不要做无用功为好。

    姜元羲收拾好思绪,又开始详细的问计,师徒两人足足谈了半个时辰,姜元羲才开始日常的修炼、压缩体内能量、学习各种知识。

    等她从那片地界出来,夜‘色’正浓,身边小孩半躬着身体,身上搭着的薄纱被子被他一脚踹开,她伸出手,才刚捻起一角被子,就对上一双清亮的眸子,又哪里像是熟睡之人?

    许是见到姜元羲,眸子又逐渐染上了一层倦‘色’,打了一个哈欠,主动往她身边凑,身子也软和下来,对她袒‘露’了自己的脖颈处。

    姜元羲眸‘色’深深,给他搭上被子,注视他良久,终是没有推拒他的靠近,同样躺在‘床’榻上,闭上眼,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破军,紫微的守护者,同时也是紫微最锋利的一把刀,天生野‘性’难驯,如果无法压制,握刀之人同样会伤到自己......”

    “小‘混’蛋,只能看你自己了......”

    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