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兄弟就要两肋插刀

作品:《凤和鸣

    李仲闻真是觉得这个小丫头有趣极了。

    这会儿跟方才他暗中观察的样儿,又不同了。

    对他淡淡的,更有一种疏离,仿佛他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

    李仲闻有些怀疑都城五俊的名头在他游学的几年里,已经没有了号召力。

    李仲闻抬起头,好似欣赏景‘色’一样,不着痕迹的将在场众人的神态收进眼底。

    不对啊,他几年没回都城,一回来,还是有不少贵‘女’羞涩又偷偷的将目光投在他身上。

    这说明他还是能吸引贵‘女’的嘛。

    李仲闻又转头看了小丫头一眼,而后‘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跟一道点心比吸引力,貌似有点掉份。

    李仲闻仿若好奇的看着姜元羲,问道:“为何说这道菜适合我?”

    颇有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执着。

    姜元羲手上一顿,将伸向一块‘肉’食的筷子收了回来,侧头看了一眼李仲闻手上的酒杯,慢吞吞的吐出几个字,“因为你喝酒啊。”

    心中却嘀咕,为何这位五俊会问这么傻的问题?这名声到底是怎么来的?李家运的?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到方才她的眼神里透着一种“这人有点傻”的感觉。

    李仲闻扫了一眼姜元羲的案几,在她跟前确实不见酒壶,不过她与崔六娘合用一个案几,崔六娘那里却有,所以她是因为她跟前没有酒,才将这道小菜给他?

    这是个什么道理?

    李仲闻认真的想了想,突然间发现竟然有些搞不懂小姑娘的想法。

    李仲闻将这个问题抛在脑后,看了一眼热闹的‘花’园,给自己续了一杯酒,一边喝一边问:“你怎么不去斗艺?你看那些贵‘女’们,个个都拿出了拿手本领。”

    兴许是被顾以丹刺‘激’了,接下来的世家贵‘女’们纷纷拿出了自己最擅长的,仿佛成了孔雀一样,个个在争相斗‘艳’。

    一时之间,‘花’园中处处都是拍掌击叹的声音。

    姜元羲拿着团扇,一下又一下的扇着,“我才疏学浅,只认得几个字,哪能跟那些姐姐们比试。”

    李仲闻刚想说什么,眼前就被一角衣袍挡住了,“五娘,可吃饱了?等会开宴还不知什么时候,要是肚子饿了,就叫‘侍’‘女’给你上点吃食。”

    “啊,崔四哥,你来啦。”姜元羲浅浅一笑,眉眼弯弯。

    李仲闻微微挑了挑眉,这丫头对着崔四郎,瞬间又换了一张脸。

    李仲闻很认真的打量了一眼崔‘玉’书,还是觉得自己比崔‘玉’书更加俊秀,不过怎么待遇差这么多呢?

    崔雅娘也叫了一声,“四哥,你怎么不关心一下你妹妹呢?”

    崔‘玉’书理直气壮的,“你不是说为了苗条,日常不能吃太多?五娘还小,正在长着个子呢,当然要吃饱。”

    崔雅娘朝崔‘玉’书挥了挥小拳头。

    李仲闻无语的看着崔‘玉’书一撩衣袍坐在他身边,这一坐,就将他与姜元羲隔开了。

    “你怎么来我这里?那边不是给你备了案几坐席?”

    李仲闻指了指不远处的案几,没好气的道。

    “我家妹妹在这里,我来这里不是天经地义?”

    崔‘玉’书自顾自的坐下来,还吩咐‘侍’‘女’给他要了一套碗碟和酒菜。

    “你不是最喜这种场合?怎么不去跟他们斗艺?”

    李仲闻手指敲了敲案几,似笑非笑的看着崔‘玉’书。

    崔‘玉’书一副奇怪又诧异的样子看着他,神‘色’有些夸张,“你不知道?我这几年已经跟在祖父身边学习了,这种场合哪还适合我?”

    然后崔‘玉’书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也对,毕竟你都离开都城好几年了,有些不清楚都城的状况也是应有之义。

    不过你不是很欣赏那位顾小娘子么?怎么不去与她畅谈一番?”

    这话一出,就是百无聊赖的姜元羲都看了一眼李仲闻,更不用说一直就看不惯顾以丹的崔雅娘,已经略带不满的看着李仲闻了。

    李仲闻无语的看着好友颠倒黑白,先是声若蚊蝇的嘀咕,“崔四郎,过几天我们比划两手。”

    崔‘玉’书斜睨了一眼,应下了挑战,“正好也想试试你这几年有没有长进。”

    紧接着,李仲闻就将声音微微提高,为自己解释:“真正欣赏顾小娘子的是你四哥,我可是一来‘花’园就在这里坐下了,你四哥方才还去跟顾小娘子说话了呢,聊得好不开心。”

    而后崔雅娘就将狐疑的目光投在自家哥哥身上。

    “噗嗤”

    姜元羲却忍俊不禁,因为她已经听到方才李仲闻和崔‘玉’书两人之间的小声‘私’语了。

    坐在她身边,就算再小声,又怎么可能躲过她这个修炼万物生的人?

    很明显这两人就是在互相拖后‘腿’。

    姜元羲突如其来的笑声,让李仲闻、崔‘玉’书两人一愣,见到他们投过来的目光,姜元羲眉眼弯弯,“崔四哥跟闻公子的感情真好。”

    两人齐齐嗤笑一声,“谁跟他感情好?”

    有了崔‘玉’书做缓冲,李仲闻总算是与姜元羲说笑几句了。

    这边四人在说笑,殊不知早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今天是李太尉的大寿,为他的孙子,李仲闻本身就引人注目,更不用说李仲闻有一种潇洒不羁的风度,容貌清新俊逸,哪怕是他手中拿着酒杯的动,都带着一种让人挪不开眼的‘迷’醉。

    至少场中不少小娘子们都偷偷将目光投在他身上。

    且在九卿之中,除了太傅和大将军之外,就属太尉的权责最大,为李太尉备受宠爱的嫡长孙,可以肯定的是,李仲闻未来的前程必定是锦绣的。

    更重要的是,李仲闻已经年十五,到了知爱慕的年纪,万一被他看上了眼,入了心,日后还怕嫁不进李家?

    见到李仲闻与崔‘玉’书两个贵公子跟两个小娘子有说有笑的,不知多少小娘子暗恨。

    顾以丹微微咬了咬‘唇’,看着姜元羲那个案几,觉得她很碍眼。

    先前嘲笑她不说,如今还抢了李仲闻和崔‘玉’书的注意,她早就打听清楚了,五姓之一权势最大的是陇西李氏,而九卿之中权势滔天的,李太尉是一个,就是其他五姓的九卿也比不上的。

    加之李仲闻又身材颀长、俊逸潇洒,这样一个贵公子,真真是夫婿的好人选。

    不是说都城五俊文采学识很厉害的么,为何李仲闻和崔‘玉’书对她的诗词没有王星津和卢子晋那般热络欣赏?

    顾以丹心中恨得直跺脚。

    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