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779章 若松空布也!

作品:《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最快更新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最新章节!

    同一类人,关兴权能够理解“拿枪的手用来卖鞋子”有多不合适!

    不是干不了卖鞋这活,华夏军人什么艰苦工作都能胜任,还会怕卖鞋子?

    是生活节奏上的不适应,不然关老大自个当年也不会瞧不上企业保卫科的工作,想着跑去搞**。

    这趟典型的属于巧遇,关兴权不介意在闲逛的时候顺便给联合力量的欧洲分公司顺道找个好手。

    在他的脑袋里,两山轮战出来的这帮子老伙计,都是经历过一年以上战争洗礼的,国家培养了这么多年,枪林弹雨、地雷阵、该死的猫耳洞都过来了,就该能凭本事赚大钱、过上好日子!

    这头的吴伟是真想抓住这次机会,眼神也就失去焦距那么一会,坐着的腰杆子一正,对关兴权道:“我瑞安人,老家农村,自己居民户口。

    64年9月出生,虚岁31,军龄七年,当过三年班长,立过一次一等功,陆军步兵团一级作战需要的装备全会使用,会特种驾驶。

    华夏仿制的欧式轻武器也还行,精通丛林和城市特种作战,华夏国产的几种坦克和装甲车也能用,就是太先进的没碰到过。

    家里只有老人,还没结婚,欢迎家访,复原后带回来的东西都在老家,这里没法证明我的部队履历。”

    关兴权一听,道:“怎么没结婚?”

    吴伟略显尴尬道:“找不到合适的,***时候顾不上,年纪也还小点,复原了没要分配的单位工作,就想着学做生意。

    那两年时候心气也高了点,想着对象也得找个居民户口的,结果两三年功夫就没赚到什么钱。

    出来打工,这外头的月亮没比国内圆,人倒是变得快。

    就算是咱华夏人,这女孩子眼界用不了几年就高得很,咱这种打工的想要找个合适的基本没机会。”

    得过一等功,那是要安排国家单位工作的,这个关兴权清楚:有这功劳,复原了是要给居民户口的,就算没去上班也给这项福利。

    两山轮战时的一等功没那么好立,就算有人说相对而言84年的功比79年好立,这得一等功的也基本上都是在墙上挂着了的。

    至于79年,军功章先得分给牺牲、伤残的弟兄,谁认为自己立了大功但为啥没勋章、觉得委屈,那先摸一摸自己吃饭的家伙在不在、有没有少其他零件。

    如果都还在,那就别他娘-的抱怨!

    这会关兴权有了点考核人家的味道,就问:“一等功怎么来的?”

    吴伟一听这个,咧了下嘴,道:“运气好...越南猴子玩营级进攻,还有一个排从侧翼剑麻地窜上来搞偷袭。

    我带着一个班原本要从那边阵地晚上就出发渗透,临时给拉壮丁守着阵地侧翼,后侧方一公里多外一个团长加两个营级干部正好拿着望远镜看得清楚。

    侧翼有挺守备部队留在那的67式,装了三脚架,我给抢了过来,两百多米就打了十几个点射,三下五除二就把偷袭的给干完球。

    运气好,后来一数,剑麻地里猴子躺了36个。

    后头的领导看得清清楚楚,说是看得比割稻子还爽,一个点射就干趴下三四个,我自己是根本没顾得上点人头,打起来也看不清楚,就是班里其他兄弟也是一枪未放,光顾着看热闹了。

    36个人头全算我头上,就这么稀里糊涂得了个一等功。”

    “你牛!运气更好!”关兴权不由赞叹了句。

    运气好那也是实力,不然真以为用**扫射很爽?

    你当人家的迫击炮、无后坐力炮吃干饭的?!

    重**状态下的通用**阵地一旦暴露,猴子的各种轻重火力都会给吸引过来,**手的伤亡概率可是要大于普通士兵的。

    其它不论,看来吴伟同志至少是个一流的**手,至于这些年有没有把老手艺丢了,到时候试一试就行。

    “现在的收入怎么样?换成美元,我讨厌算里拉那一堆零蛋。”关兴权又道。

    要赚大钱、冒风险,那也得看看如今的收入高不高。

    要是当个营业员都年入五万美刀,鬼才愿意去当玩命的雇佣兵!

    听了这句,吴伟叹了口气,“不多,一年不吃不喝也就不到8000美元。

    家里人都以为我们在外头赚大钱,过逍遥日子。

    是,和国内上班、打工的比,我们这些在意大利的是赚得多得多。

    可在这边咱就是二等公民,好的工作这帮意大利佬只给他们自己。

    我去年拿了这边的永久居-留权,算是能找正式工作,可也就在大市场这一片混日子,外头我们华夏人根本找不到像样的工作,扫大街都没人要。

    就算能在清洁公司找个活,薪水也就本土意大利佬的六七成到头,同工同酬是扯淡。”

    “这么少?”

    “不少了,关哥。我是有我叔叔作保才申请居留权成功,还花了不少力气。

    在意大利打工的外国人,不少就是在打黑工。

    在那些个地下工厂里累死累活,一天干12小时,多得17个钟头,时薪不到两美元。

    拖欠、克扣工资是家常便饭,吃了亏还不敢去告,不然关完笼子再遣送。”吴伟无奈道,“出门在外的都是报喜不报忧,省吃俭用存点钱寄回家,没几个知道我们这帮人在意大利过的是什么鬼日子。

    我叔叔对我不错了,还管住宿,吃饭咱自己做,大市场里都是咱温州人,自己人买东西也便宜,省钱,比那些打黑工的好上一大截。”

    “那你走了,这店谁看?”关兴权问。

    “新来的呗,看店的活有的是人要干,亲戚都不少,都不用叫外人。

    咱叔对咱不错,赚了大钱,咱也不会亏了他不是。”

    吴伟说得挺实在。

    关兴权想了想,又道:“你外语水平怎么样?懂不懂英语?”

    这个能理解,这是在国外。

    “意大利语能说,还基本看得懂,但不大会写。

    法语能说简单对话,看不懂,这离法国不远,不少法国人会来咱这买东西。

    英语不会,就认识字母。

    对了关哥,越南话算不算?我还记得不少。”

    听到这,关兴权都笑了起来,道:“若松空布也,种待宽宏毒兵!”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