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截击(1)

作品:《大明1630

    天雄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京城之前,崇祯皇帝刚刚得到了洪承畴的捷报,他又一次大败李闯,如今李闯身边已经只剩下十几个骑兵了,覆灭指日可待。崇祯也难得的心情好了一点,晚餐的时候破例的吃下了两碗饭。然而不久之后,天雄军覆灭,前来勤王的关宁军溃逃(其实是不战而逃)的消息就传入了北京。崇祯皇帝不得不做出了召回洪承畴的决定,在崇祯看来,既然李闯已经只剩下十几个人了,将大军调回来,只留下少量的部队,应该就足以消灭他了。

    建胬军队继续四处劫掠,直到第二年年初,才开始向北缓缓撤退,而包括洪承畴在内的勤王军都只敢缓缓的跟在清军后面差不多一天行程的距离上,然后不断地向朝廷发出恢复某地的“捷报”。

    静海的基地又一次紧张了起来,这次和上一次不同,整个的港口都封冻了,虽然利用这些天收集到的流民,进行了大规模的凿冰,但是由于天气严寒,往往是白天凿开了一点,到了晚上,就又封冻了。所以如今整个的港口其实只剩下一个泊位和一条通往更远的无冰区域的狭窄航道,至于让满是重炮的巡航舰沿着海岸线机动,以及更轻一些的战船沿着海河机动就完全不可能了,甚至于原本安全的海岸方向,如今也成了需要严密设防的地方了。

    不过郭怀一对于静海据点的防御反而不是特别的担心了。因为静海据点本身的防御有有所强化。更多的大炮被投入到了静海,同时在海上凿冰凿下来的冰块也被派上了用场,它们被沿着海岸方向垒了起来,构成了南北两座雪白的棱堡。主工事的战壕后面,也用海冰构筑起了一道折线形状的,两米高,两米厚的冰墙,如今的战壕倒是真的变成了原来意义上的壕沟了。配合着数十门火炮,上千只燧发火枪,郭怀一和吕西安都觉得,如今就算是建胬一次将入关的几万人都压上来,在弹药耗尽之前,他们也顶得住。至于弹药耗尽,既然还有一条能通往外海的道路,在建胬死光之前,弹药就永远不可能耗尽。

    上次立了大功的郭怀一已经被朝廷提拔成了副总兵,当然,朝廷如今的副总兵,甚至是总兵也已经比以前廉价多了。依照规矩,一百多个人头,尤其是四十个八旗的人头应该能换回不少的银子,但是因为建胬还没走,这笔钱也就还没给郭怀一送来。

    而第一次静海据点保卫战的实际指挥者吕西安当然不可能从大明那里得到什么奖励,但是在模范军中,他的职位却得到了提升。郑森将原本的护厂队整编成了两个团,吕西安成为了如今在静海的模范军第一团的团长。当然,随之而来的,就是他的工资一口气翻了两番。

    为此吕西安士气高涨,整天都在盼望着那些野蛮人会再一次经过静海,然后再一次在他的防御线前面撞得头破血流。

    然而,吕西安却注定要失望了。崇祯十二年一月底,满清的军队再次出现在静海附近。

    “这就是那些荷兰人的据点?”站在远处的一处高地上,多尔衮眺望着静海据点,向跟在旁边的豪格问道。

    “是。不过比上次还多了一些东西,比如那道冰墙,虽然不算高,但是要爬也不是那么容易,而且,那些荷兰人的大炮和火枪可不是明军的破烂能比的。数量又多,威力又大,打得也特别准。盾车根本挡不住。”豪格说,颇有点不堪回首的感觉。

    “你说上次去的时候,对面至少有五十多门大炮?如今过了这么久,怕是大炮会更多一点。而且有了这么长的时间,这里面值钱的货物怕也都运走了吧。”多尔衮说。

    “如今还能有什么客商?这里面的货物不搬到别处去卖,赶紧变成可以流动的现钱,难道还留着发霉?”和尤瑞打过了一段时间的交道之后,豪格对于做生意的东西多少也懂了一点。

    “这就是一只刺猬呀。要是里面的人够多,而且和天雄军一样敢拼命,不死上上千人,怕是根本就啃不动。”多尔衮望着静海据点感叹道。

    “就是一只刺猬,还没什么肉。”豪格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他们有那么多的大炮,要是能拿下那些大炮,那也是好大一块肉。”多尔衮望着据点又说道。

    “我听尤瑞说过,泰西军队在打仗的时候,有快速破坏大炮的法门。就怕死伤一大堆人,然后抢到的都是没法用的废品。”豪格说。

    “要不要让人试探一下。”多尔衮问道。

    “要试探,你去。”豪格说,“试探的话,多半只有碰一鼻子灰一无所得。”

    多尔衮听了,又眺望了一下那道在阳光下有些耀眼的冰墙,叹了口气说:“这一趟已经赚了很多了,除非他们自己从乌龟壳里出来,要不还是算了吧。”

    ……

    吕西安满心欢喜的看着那些野蛮人的军队出现在视野里,然后又无比失望的看着那些野蛮人渐渐远去。吕西安甚至发动所有的士兵朝着那些野蛮人破口大骂,但是还是毫无作用。不过吕西安还是找到了一个机会。这次入关,满情投入的军队不过数万人,但是掳掠的人口却高达数十万人。右路军的指挥岳托因为染上天花死在路上了,所以两支部队合兵一处,双方掳掠的人口加在一起足有四五十万,这些人也都被清兵驱赶着从距离据点不远的地方经过。

    显然,几万满清军队不可能分散开来将这几十万人围着,基本上清军是一前一后的分成了两个集团,将这些难民放在中间,至于中间也就是布置点轻骑兵看守,免得这些人逃跑。因为要经过静海据点,为了避免静海据点中的荷兰人的干扰。满清留下了两百来个骑兵用来震慑静海据点中的“荷兰人”免得他们出来捣乱。在满清看来,留下两百来个披甲的骑兵,就足够让这个据点里的荷兰人不敢轻举妄动了。

    就在吕西安望着远去的野蛮人主力而满心懊恼的时候,更多的被胁迫的难民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郭,郭,你看,那里有那么多的中国人,他们被野蛮人绑架了,我想我们应该杀出去,把他们救回来。而且少将军也希望我们这样做的,台湾需要更多的移民。”吕西安指着那些难民说。

    “少将军的确希望我们能借机会把这些人救下来。不过他也说了让我们量力而行。现在敌军主力还不远,所以我建议应该再等一段时间,让敌人的主力走的更远一些。而且那一队骑兵也始终是个麻烦。”郭怀一想了想回答说。

    “那队骑兵不是问题。”吕西安说,“单靠他们是打不过我们的模范军的。”

    “他们会把人群向着和我们相反的方向驱赶。”郭怀一又说。

    “这没用,人群移动的速度肯定比不上我们移动的速度。而且他们如果要去赶整个的人群,只会造成更大的混乱。混乱中我们就能揪出更多的人。”吕西安不以为意的回答说,“不过敌人的主力部队确实是还太近了一点。我们的确要等等。”

    “报告!”吕西安正在和郭怀一商量的时候,突然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兵走了过来,举起手向着吕西安行了一个军礼。吕西安也挥挥手还了个礼问道:“常,你有什么事情吗?”

    “团长。”那个少年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声音也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我们a连全体战士向您请战,请求您允许我们向那些建胬发起攻击,救回我们的同胞!这是我们所有人的请愿书。”

    一边说,那个姓常的少年,一边拿出一卷白布,递给吕西安。吕西安接过来,看到这是一卷绷带,他将它展开来,上面满满的都是一个个鲜红的名字。

    看着这份请战书,吕西安皱起了眉头道:“少尉,相比用自己的血写东西,我更喜欢用敌人的血来写。”

    常姓少年激动地说:“团长,您是答应我们出击了?”

    “是,但不是现在,我们还要等一等。等待最好的时机。常,你和他们都受过教育,应该明白这一点。另外,你们无故浪费战备物资,我会把这事情记下来的。”吕西安微笑着说,“好了,常你可以回去安排你的士兵准备了,到了合适的时间,我……”

    “报告。”那边又响起了一串的报告声。吕西安回过头,看到好几个少年都在向他举手敬礼。

    “你们该不会也是来向我交请愿书的吧?”吕西安一边还礼一边问道。

    ……

    难民的不断地从据点外面经过,一转眼已经又过了快一个时辰,外面的难民还是无穷无尽。而这个时候,在冰墙后面,模范军的步兵们也在紧张的准备着他们的第一次面对强敌的主动进攻。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