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七十八章,强攻

作品:《大明1630

    就在清军的刀盾兵扑上来的时候,模范军的后续部队也跟了上来,这些后续的士兵装备的是普通的燧发枪,枪膛里只有一颗子弹。他们采用了这样的一种战术:每五个人一组,四个士兵用刺刀和敌军相持,然后一个士兵腾出手来,近距离向敌军射击。当他开完枪之后,就上前去掩护,换另一个士兵来射击。在这样的距离上开枪,命中率高得惊人。而且清军无论是手中的藤牌,还是身上的棉甲都抵挡不住燧发枪的打击。

    其实在白刃战中开枪很多时候并不是一种好战术。它存在如下一些问题。

    首先,白刃战中士兵双手持握的位置和开枪的时候是不一样的。在开完枪之后,需要重新调整手握的位置,这当中的空隙容易被人抓住。其次,在白刃战中开枪容易误伤。尤其是倒了后世,步枪子弹的穿透力非常强,在近距离往往能穿透数人。当双方混战的时候,一枪打去,也许能打倒好几个人,其中既有敌人也有自己人。所以在后世,很多军队在使用刺刀白刃格斗的时候,都不允许开枪。但是例外也是存在的。

    模范军现在使用的这种在白刃战中开枪的战法其实是来自后世的某支按朝廷定饷只应该有四万五千人,但却严重超编,弄得一个连上千人,一个独立团上万人,总人员多达近百万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他们因为弹药缺乏,所以在和日本蝗军的战斗中总是倾向于利用埋伏,拉近距离,最多打三发子弹,就进入白刃战。但在白刃战中,其实他们也并不占上风,因为他们的训练和营养都比不上对手。所以他们就发明了在和日本蝗军的白刃战中,在超近的距离上开一枪的战术,以此来获得较好的交换比。

    而且这支军队的装备大多非常老旧,使用的步枪的年龄往往和士兵的爷爷相当,以至于这些步枪枪膛内的膛线早就被磨秃了。这当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射出的子弹只要一出枪口就会出现翻滚,就会到处乱飞,远距离射击的精度自然是一塌糊涂。但在近距离,这一缺点却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那就是一方面降低了子弹的穿透性,一方面又加强了子弹的停止作用。翻滚的子弹穿透力自然下降了,而且它击中敌人之后,在敌人体内翻滚,将所有的动能都释放在敌人体内,使得在近距离,这样的子弹只要命中敌人躯干,几乎立刻就能要他的命。这样一来,这支军队在白刃战中用他们的老枪开火,误伤的几率就比正常情况小得多了。因此,十八集专门发展出了这样的一种在白刃战中几个人掩护一个人开枪的战术。

    模范军战士手中的燧发枪在某种意义上和十八集战士手中的老套筒之类的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说他们手中的枪都没有膛线,所以子弹很容易失稳,对比较厚的东西的穿透力都不够好,但停止作用都很出色。模范军的燧发枪射出的是没有披甲的铅弹,这东西打入人体后,肯定会发生碎裂,几乎不可能击穿敌人的身体,误伤后面的人。而碎裂的铅弹会把全部动能都留在敌人体内,所以停止效果特别好,几乎不可能出现某人身中数弹,还能挥舞着刀剑冲上来砍人的事情。所以,十八集的白刃战战术也就格外的适合模范军使用。

    但是即使是有着这样的战术,白刃战中依旧是非常残酷的,整个战场变成了一个血肉大磨盘,双方的军队不对的被投入进去,然后不断地被这个大磨盘碾碎。

    潘大星已经记不清自己在这个血肉磨盘中战斗了多久了。也许很久,但也许其实也没多久,激烈的战斗总会破坏人的时间感。他的双管霰弹枪中的两发子弹已经打出去了,击倒了两个建胬,然后便用刺刀和敌人拼杀在了一起。

    一开始的时候,他和另外四个战士相互掩护,但是很快,一个战士就牺牲了,其他人也都被冲散了。这时候一大波的清军举着盾牌就直撞了过来。潘大星盯着距离他最近的那个刀盾兵举在前面的盾牌,估计着他的手臂的位置,就在那个清军撞上来的时候,他挺着刺刀向着盾牌中心偏上一点的地方猛地刺过去。

    借着双方对撞的力量,钢制的三.棱.刺刀一下子就刺穿了由生牛皮松木制成的盾牌,接着刺入那个刀盾兵举着盾牌的手臂并穿透过去。那个刀盾兵手臂一疼,便撑不住盾牌了,同时猛冲过来的惯性又让他刹不住脚,于是他整个人便在惊呼中撞在了直透过盾牌和他的手臂的刺刀上。

    潘大星的刺刀深深的扎进了那个满清刀盾的胸口,他双脚一软便倒了下去,只是潘大星的刺刀却被那个清兵倒下的尸体挂住,沉了下去,就在这时候,后面又有一个清兵冲了过来,一刀便朝着他持枪的双手砍来。潘大星来不及拔出刺刀,只得舍了霰弹枪,向后一退,不想脚下却被一具尸体绊了一下,顿时变失去了重心,仰面摔倒在地上。

    那个刀盾兵又上前一步,举起刀便要砍下来。这时候斜侧里刺过来一刺刀,却逼得那个刀盾只能转过盾牌去格挡。潘大星赶忙想要爬起来,却不想背后又过来一个人,和他一撞,将刚刚要爬起来的潘大星又撞倒在地上。那个人自己也倒在了地上,两个人倒在了一起。

    潘大星定晴一看,却见到在自己身边的是一个白甲兵,不由得吃了一惊。他的身上如今也没有什么武器,他便斜眼向旁边一望,见旁边的地上有一把顺刀,便伸手要去拿。但那个白甲的行动却更快,他已经一刀朝着潘大星砍了过来。

    这一刀砍在了潘大星的头盔上,好在那个白甲自己也躺在地上,他的腰刀太长,不便发力,这一刀却没能砍开头盔,只是敲得潘大星有些头晕而已。那个白甲便丢了腰刀,去腰间拔出一把匕首,手脚在地上一撑,便扑了过来。

    潘大星正被那一刀劈得有点晕,反应稍慢,便被那个白甲压在了身下。那个白甲一手按住潘大星的头盔,想要把他头盔固定住,一手便拿着匕首准备从面甲的缝隙里捅进去。潘大星赶忙猛摇脑袋,伸出手来,双手握住那个白甲按在自己的头盔上的手,往旁边一拉,那一匕首便捅歪了,斜斜的在潘大星的前臂上割了一个大口子。

    那个白甲又举起匕首,这一次却是照着潘大星的右臂刺了下来。潘大星被压在下面,难以动弹,这一刀便刺在他的右臂上,他的右臂一软,顿时就抬不起来了。

    那个白甲狞笑一声,正要继续下刀子,却冷不防从他侧后飞来一枪托,砸在了那个白甲的头上,将他的头盔砸得飞出去三四丈远。那个白甲口中喷出一口血,便倒在地上死了过去。

    潘大星用力的将那个白甲的尸体推开,努力的爬起来,却见清军已经顶不住模范军的攻击,已经在纷纷溃逃了。而刚才一枪托打翻了那个白甲,救了他一命的那个模范军战士也已经挺着带刺刀的步枪朝着前面追了过去。

    潘大星捂着胳膊,四下望望,见那个白甲丢下的腰刀还在旁边,便捡起那把腰刀,也跟着追了下去。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