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星河风云 0746、天牢营救(1)

作品:《圣武星辰

    李牧做梦都没有想到,身为白狐族驿站驿丞的东方漂亮,竟然是玄黄族埋在天狐族母星的暗桩,就像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花想容竟然差点儿把整个【狐神之据】给掀翻了。

    “【白云仙子】实力之强,震撼各方,先后数次,冲击天狐神殿天牢,杀的天狐族闻风丧胆,差点儿就将步非言姐妹救出去,若非是白元狩亲自出手,只怕是【狐神之据】神城之中,已经没有人可以制的了她了。”

    郑伟安道。

    李牧听了,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至少花想容还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这算是最好的消息了,否则,一旦花想容出什么意外,李牧觉得这一辈子,自己都会后悔莫及。

    “这么说来,步非言姐妹,被关押在了天狐神殿的天牢之中?”李牧又问道。

    郑伟安脸上浮现处惭愧之色,道:“回禀掌兵使大人,正是如此,属下无能,不能阻止天狐神殿将人带走。”

    李牧摇摇头,道:“东方……郑大哥不用这么说。小不忍则乱大谋。”

    就算是郑伟安拼尽全力,也不可能救下步非言姐妹,反而是会将自己搭进去,结果会更加糟糕。

    “对了,花儿她现在人在何处?”李牧又问道。

    郑伟安面色惭愧地摇摇头,道:“属下无能,还未打听出来,天狐族在全城搜捕通缉【白云仙子】,先后数次设伏,发生过数次激战,不分胜负,【白云仙子】就藏身在这城内,但是具体在哪里,没有人知道。”

    李牧揉着太阳穴想了想,又问道:“那天狐族老祖可曾现身?”

    郑伟安连连摇头:“未曾现身……传闻中,天狐族老祖已经寿元耗尽而死了啊。”

    那几个老东西,可都没有死啊。

    李牧心道。

    不过,这几个老祖级的人物,都没有现身的话,应该是去争分夺秒地融合所谓的‘神血’了。

    战神白君将两滴心头精华神血,拿了出来,他的体内,还有神血,虽然丧失了大部分的神性精华,但是对于六大老祖来说,必然是还有效果。

    六大老祖拿到‘神血’,迫不及待地想要融入到自己的武道力量之中,从而打破桎梏,成为真神。

    如今在【狐神之据】神城之中,发生的一切,对于六大老祖来说,可能就像是小孩子的玩意儿,小打小闹,不成威胁,所以也绝对不会在意。

    他们的图谋,更加远大。

    这对于李牧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只要六大老祖级别的存在,忙于闭关修炼,不插手眼前事的话,那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更有把握了。

    “郑大哥,你帮我盯好城内的动静,一旦有花儿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先去想办法把步非言姐妹救出来。”

    李牧道。

    郑伟安一听,急忙道:“之前【白云仙子】初次冲击天狐神殿的天牢,导致现在天狐族重兵设防,还有各种陷阱,严阵以待,大人,只怕救人没有这么简单啊。”

    李牧道:“我自有计划,你不用担心。”

    不管怎么样,时间都有点儿来不及了。

    按照之前东郭药师说的话,步非语的神魂之伤,最多镇压到今夜,如果还得不到【补天回魂草】的话,那就回天乏术了。

    所以,他必须在入夜之前,进入天牢。

    李牧想了想,对金银蝠王道:“你想办法,去天狐神殿的天牢中,弄清楚步非言姐妹的位置。”说着,将两姐妹的外貌形状,大概描述了一遍,道:“争取在一个时辰之内,告诉我结果,千万不要出问题,懂了吗?”

    金银蝠王答应一声,化作一道金银淡光,消失在了李牧的肩头。

    郑伟安心中微微吃惊。

    这只金银老鼠的修为,似乎是很强啊。

    李牧想了想,又对郑伟安道:“找一个离开【狐神之据】的办法,准备撤离吧。”说着,又补充了一句,道:“注意安全。”

    郑伟安的脸上,露出感激之色。

    谍报工作人员,一旦从潜伏期被激活,开始进行各项活动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以完成任务为主,哪怕是牺牲很多人,也在所不惜,尤其是在遇到一些冷酷的上司,那很有可能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死伤在所难免,但李牧显然并不是那种只顾自己的冷血之人。

    ……

    ……

    “妹妹,你要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啊。”

    冰冷潮湿的牢房里,步非言神色憔悴,看着躺在冰冷石床上的妹妹,眼眸之中的光华,正在一点一滴地暗淡下去。

    时间已近黄昏。

    距离日落,还有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弯刀luoli躺在冰冷粗糙的石床上,呼吸逐渐微弱,面容也变得青冷起来,任谁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生命的气息,在这个年轻的女孩子的体内,先是漏气一样飞快地流逝着。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亲爱的妹妹,一点一点地被死亡吞噬,步非言这样坚韧多谋的‘女强人’,近乎于崩溃了。

    之前,她心中还有侥幸,希望李一刀还活着,在最关键的时候赶来,奇迹一般地拿出【补天回魂草】。

    但是现在,她绝望了。

    “不,小语,你不能死啊,我答应过爸爸妈妈,一定要照顾好你,你不能死,绝对不能死。”时间的流逝像是世间最残酷的刑罚,在折磨着步非言。

    她冲到牢门前,疯狂地拍打着牢门,道:“来人啊,我妹妹要死了,快去帮我请药师,我要见东郭药师,来人啊,来人……”

    砰砰砰!

    震耳欲聋的敲打声,还有尖锐刺耳的喊叫声,立刻就引起了看守的注意。

    “干什么呢?安静……疯婆子,你找不自在是吗?”

    骂骂咧咧之中,十几名天狐族甲士,来到了牢门前。

    为首一位相貌粗犷的光头中年男子,一脸的阴鸷,透过牢门缝隙,看着步非言,冷笑了一声,道:“进了这牢房,死一两个人,算是什么?难道你还想要活着出去不成?给老子闭嘴,你再吵,老子先拔掉你的牙,再扒了你的皮。”

    步非言近乎于崩溃。

    “求求你,请一下东郭药师,让他救救我妹妹,求求你了。”脑海之中,关于挽救妹妹的执念,放大了千万倍,将她整个人都彻底占据。

    哪怕是只能延续一天,不,延续半天,都比现在这样无声无息,先是寒风之中的一朵小白花一样凋零要好得多。

    “请药师?哈哈,你以为你是谁?”那光头中年狱卒头领,似笑非笑地道。

    步非言苦苦哀求:“求你了,只要能请来药师,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救救我妹妹吧。”

    “哦?”中年狱卒头领眼睛盯着步非言上下打量,道:“任何代价?行啊,那你现在,就给我脱光了衣服,展现一下你的诚意吧。”

    周围其他狱卒,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之中,带着猥琐的期待。

    --------------

    还有一更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